弹药

返回上一页

“火神”可采用美国M220、M246和M50系列20mm×102电发火炮弹,外形为无突缘瓶颈形。最早起用的是ATK公司M50系列,包括对付地面硬目标的M53穿甲燃烧弹,该弹头部装有铝和纵火剂,中部为金属穿甲杆体。对付飞机和弱防护装备可用装延时引信的M56高爆弹和M56 HEI高爆燃烧弹,后者内含高能RDX炸药和铝热剂,爆炸后具有较好的纵火后效。M50系列还包括M51、M51E6、M55 TP、M220 TPT等训练弹,TPT型带曳光。此外还有M55AI实心弹。在杂志上常看到涂有蓝色的M50系列弹药,均为训练弹。

“火神”后来还采用M221 HEIT曳光高爆弹和M242 HEI-T-SD可自毁曳光高爆弹,均重260克。更新的弹药包括通用动力弹药分部的PGU系列,包括PGU-27/B训练弹、PGU-28/B SAPHEI穿甲高爆弹和PGU-30/B曳光训练弹。PGU系列在当前各国机炮炮弹中较为先进,弹道性能好,威力大,后效强。“密集阵”的“火神”可用贫铀穿甲弹。“火神”现有弹药足以满足任务需要,但因体积较小,在威力上继续挖潜的余度已经不大。

此外ATK、厄利孔等世界知名厂商都在不断开发“火神”的新弹药。如厄利孔的新型脱壳穿甲弹等。值得注意的是脱壳穿甲弹只有“密集阵”可用,作战飞机无法使用。

改进改型

“火神”的基型是M61,但真正大量装备的是M61A1。M61A2是A1的改进型,炮管加长483mm,射速更高。A2通过改进材料和加工工艺,寿命更长,可靠性更高。

“火神”的其他改型包括1992年出现的双管“火神II”,活动部件减少了2/3。93年又开发了三管“火神III”。还有7.62mm的MINIGUN“迷你冈”机枪、A-10攻击机30mm GAU-8七管加特林炮等不同口径的改型。又如AH-1“眼镜蛇”武装直升机的M197三管20mm炮,AV-8B的GPU-5/A五管25mm炮。还有GAU-4/A内能源加特林炮。这些改型可满足对空、对地、反导弹等各种任务的需求。

作战运用

在多数装有“火神”炮的美国作战飞机上,飞行员均可指令火控系统按对空/对地作战的不同需要进行瞄准运算,令“火神”更好的毁伤目标。常用三种对空射击模式,分别是跟踪、扰乱和区域覆盖。借助于越来越先进的火控系统,现在的飞行员可按照雷达截获符号、瞄准光环、距离指示、瞄准操纵点、弹丸示踪线(热线)和速度矢量等信息精确的把“火神”的炮弹送到高速机动的敌机身上。

飞行员从相关仪表上可读取机上炮弹总数。飞行员或地勤可以预先限制一次射击中可用的炮弹数量,这在训练时可以节省弹药。同时,飞行员还可以设置一次按射击钮可发射的炮弹数量,例如设为50发时,即使一直按住射击钮,最多也只有50发炮弹被发射出去。

在实战中,尽管AIM-9“响尾蛇”导弹是美军最重要的近距格斗武器,但M61机炮也有自己的优点。飞行员如果使用AIM-7等中距空空导弹拦截敌机不成,需要切换作战方式进行格斗,这时切换到机炮上比切换到“响尾蛇”上快捷得多。因此虽然格斗时使用“响尾蛇”的命中几率高些,但突然遭遇接近的敌机时,“火神”炮能更快速的瞄准开火,克敌制胜。

装备使用

M61“火神”系列是美军现役战斗机的唯一固定武器。算上不同管数、不同口径的变型,更是一统美军作战飞机高射速机炮的天下。F/A-22也装M61。唯一的例外是F-35选用了德国毛瑟27mm转膛炮,这一例外主要是因为27mm弹药对地攻击效果优于20mm弹。

美军四个军种都曾装备“火神”或其改型。陆军曾大量使用装M197炮的AH-1直升机,A-10则装有GAU-8炮。陆军还将M61加上雷达火控系统,装在M113装甲车上形成M183自行高炮,为地面部队提供最后一层防空保护。海军陆战队除武装直升机外,其AV-8B垂直起降攻击机也采用了改自M61的GPU-5/A炮。海军也是“火神”的大用户,几乎每条舰艇上都有MK15“密集阵”近防系统,每座“密集阵”上都装有一门“火神”炮,用于拦截反舰导弹。“火神”大量出口其他国家,如日本的扫雷艇、导弹艇常用“火神”炮作为主炮。

F-104“星”是第一种计划采用M61炮的战斗机,机炮位于座舱左下方,弹鼓在座舱后方。1954年“火神”装上F-104A后,因故障重重被全部拆除。经过改进,1958年“火神”重新登上了F-105和F-104C。“火神”还曾因射击振动恰好干扰机载导航设备,导致射击时战斗机自动偏航。

“火神” 刚出风头,又遇上了“要导弹不要机炮”的思潮。美军不再为第二代战斗机F-4 “鬼怪” 的早期型号B/C型安装机炮,“火神”一时间前景黯淡。结果在实战中,空空导弹根本就不怎么可靠,格斗时F-4没有机炮,在米格-17等老飞机面前只能被动挨打。由于F-4根本没留机炮的空间,美海/空军只好在F-4B/C机身腹部外挂SUU-16和MK4Mod0“火神”机炮吊舱,后改为机翼下外挂。吊舱前段为机炮,后段为1200发弹鼓、冲压涡轮驱动装置、供弹系统等。之后的F-4改型在机头下方加装长条形固定炮舱,弹鼓则塞进了增大了的机头内。于是“鬼怪”多了一个外形丑陋的下颚。有了“火神”吊舱,F-4可以“平等”的与米格进行格斗,也击落了不少米格。

美军第三代战斗机全部装备了“火神”炮。如F-15“鹰”使用了M61A1。F-15的“火神”装在了右进气道上方的整流罩内。炮口宽敞,没有附加装置,从炮口可以看到“火神”的6个炮口和夹具。弹鼓竖立在接近机身轴线处,由传动轴从驱动装置引入动力。F-15E服役时,改用M61A2,供弹系统参照AV-8B的GPU-5/A炮的优点进行了改进,取消弹鼓,改用一个竖立着的方形弹箱。

F-16装备了M61A1“火神”。F-16上的机炮安装在左翼根,鲨鱼嘴形炮口整流罩开在边条与翼身融合体结合处,有消焰开槽。弹鼓横卧在座舱与机身中部油箱之间,通过无链输弹带连接到机炮上。机身上有多个维护舱门,地勤人员可方便的维修或更换火炮。台湾的IDF战斗机的机炮布局类似于F-16。据称IDF选用M61E2轻型加特林炮,重量较M61A1稍小。

F/A-18使用M61A2炮。“火神”在F/A-18上的安装较为特别,机炮位于座舱风挡前方的机身上表面,弹鼓横卧在炮尾下方,通过无链输弹带连接。因为弹鼓和炮尾相邻,液压马达直接通过齿轮系统驱动弹鼓供弹。炮口紧靠雷达罩根部,除炮口外还有两个较大的消焰口。这一布局优点是火炮位于机身中线,射击时没有偏向力矩。缺点是占用了机头宝贵空间,射击的火焰对飞行员视觉有一定影响。

在正在研制的F/A-22“猛禽”上,M61A2机炮仍是固定装备。全新的供弹系统布局类似于F-15E,但更轻更可靠,改用一个在全机重心处的横卧长条形弹箱。机炮位于右进气道上方,炮口由一个设计巧妙的六角形口盖遮盖,以减小雷达发射面积。即使在超音速状态下,该口盖仍能在射击前后可靠快速的开关,尽量减小炮口的雷达反射面积。通过合理改进,F/A-22的“火神”所需的维护量减小,装弹速度也有所提高。

M61的改型还装备在AH-1、RAH-66“科曼奇”等直升机的旋转炮塔内。越战中UH-1直升机改装的“空中炮艇”常把M61挂在机舱侧面,弹鼓则放在机舱内。AC-130“空中炮艇”和B-52战略轰炸机也曾经装备“火神”。虽然前者对地扫射,而后者用于护尾,但两者结构类似,均把M61放置于射角可调的摇架上,由火控系统瞄准控制。AC-130的机炮火控系统非常先进,有白光、热成像等多个通道和复杂的火控计算机。B-52的“火神”则主要靠雷达瞄准控制。现代战斗机借助空空导弹,可在机炮的防御距离外就发起攻击,因此现役的B-52已用电子干扰系统取代了 “火神”炮。

 

继续阅读:M61"火神"加特林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