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世界 :: 鹰击南疆 -- 海南岛上空的中美空战 -- 歼-5 歼-6 歼-7战史

鹰击南疆 海南岛上空的中美空战

歼-6详解 | 歼-6外销 | 霹雳-2导弹 | 歼-6与美军交战全集巴基斯坦歼-6 | 巴基斯坦图集

歼-6外援出口文章 | 歼-6战绩简介

空军世界 :: 鹰击南疆 -- 海南岛上空的中美空战 -- 歼-5 歼-6 歼-7战史图片说明:中国空军战斗英雄舒积成

60年代,随着美国侵略越南北方的战火日益扩大。中国南部边境的安全遭到严重威胁,美海军舰只频繁地在中国南海游弋,美机不断侵犯中国领空,甚至袭击中方商船和渔船。1965年初,毛泽东主席亲自点将,命令海军航空兵第4师开进海南岛,抗击入侵挑衅的美机。

一、跃升18000米,无人之境落美机

当时,美空军经常使用无人驾驶飞机侵入中国领空,进行侦察活动。这种AQM-34A“烽火”式飞机机体很小,全靠无线电摇控或程序控制,最大时速为0.96马赫,高度18600米至20000米。而随航4师远征海南岛的中国歼-6飞机实用升限只有17500-17900米,高度差成为指战员们遇到的首要难题。
  热门作战飞机:
歼20战斗机, 歼15战斗机,
轰-6战神, 歼31战斗机, 枭龙

1965年2月20日,航4师参谋长辛英元奉命带领10团大队长张炳贤、副大队长舒积成、中队长王相一等空地勤人员,配备歼-6型机2架,组成机动作战小分队,首批开进海南岛海口机场,专门对付美军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

面对高度难关,大家认为,歼-6飞机虽然在理论上飞行高度不够,但还有潜力可挖,可以向极限高度跃升。所谓极限定度,是指某型飞机所能到达的最大高度。飞机上升率为每秒0.5米的高度叫作实用升限。达到实用高度后,如果不采取降低高度的措施,飞机还能继续跃升一定高度,这就是极限高度。

在极限高度上,飞机的推力小于阻力。能停留的时间极短,不能作稳定平飞。该个时候,操纵稍加不慎,飞机就有可能进入螺旋,升力小,开炮时强烈的后座力也容易使飞机进入危险的飞行姿态。

小分队对美国无人驾驶飞机进行了详细分析后认为,无人机的特点是按程充飞行,遇到情况不会随机应变;受攻击时不会机动,也不会寻找反击目标,就像是靶机。因此,只要达到这个危险的高度,就有可能打下美机。

空军世界 :: 鹰击南疆 -- 海南岛上空的中美空战 -- 歼-5 歼-6 歼-7战史小分队开始了突破实用升限的极限跃升。经过认真演练,第一次跃升试飞就达到了18200米。后来他们冒着更大的危险,终于达到了18600米的高度。

高度虽然达到了要求,但要在极短暂的停留时间里,稳、准、狠地开炮命中敌机,还必须苦练射击本领。飞行人员不仅在空中反复演练,回到地上也苦心琢磨在极限高度时的射击要领。

1965年3月24日美军派出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二架侵入海南岛万宁上空。王相一受命单机起飞截击。13点50分,王相一在高度16000米、距美机3800米时跃升逼近,连续3次开炮。美机左翼冒烟,坠落海中。中国海军航空兵取得了截击美机的第一次胜利。

5天后,一架美军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再次犯境,10团副大队长舒积成奉命单机起飞截击。他在距离39公里处发现了高空拉烟的美机,为了确保命中,他一直迫近到距敌110米,此时敌机的投影已超出了瞄准具光环,黑影几乎罩住他的座舱益。舒积成果断接动炮钮,敌机左右两翼被打得冒起火星。差点撞在舒积成的飞机上。舒积成一压杆闪过了敌机。美机坠落在三亚以北地区。

4天后,舒积成被国防部授予“战斗英雄”称号,之后又受到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

1965年8月21日,舒积成以同样沉着稳住的动作,在海南岛上空再次击落美军无人驾驶高空侦乘机一架。

二、4比4持平美机“麻雀”不认自家人

1965年4月9日,美军8架F-4B型“鬼怪”式超音速战斗机突然侵入中国海南岛上空。第一批4架向莺歌海靠近,接着经过白龙尾岛,随后循原航线逸去。第二批4架窜入中国领海后,从黄流入陆继续北犯。

这种F-4B型战斗机最大时速2338公里,实用升限15300-18000米。飞机上装有搜索警戒雷达,携带4枚麻雀-3导弹,杀伤半径12~15米,可在任何气象条件下发射。

接到作战命令后,海军航空兵第8师立即派大队长谷德合带领2号机程绍武、3号机魏守信、4号机李大云驾驶歼-5飞机向战区飞去。鉴于第一批美机已从原路逸去,航8师决定打击尚在中国领海领空扰乱的第二批美机。

谷德合率队按地面指挥引导穿出云层后,李大云首先发现目标,并迅速逼近美机至300米左右,请示攻击。

当时,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中央军委指示海军航空兵对美机一般不主动攻击。谷德合严格执行这一政策,虽然知道李大云战位极佳,仍命令他退出。

李大云退出时,美3号机突然迫近李大云后方。李大云急忙左转,迅速反扣过来,再次逼近美3号机,占领战位,一面瞄准,一面再次请示攻击。李大云还没有听到指挥员的回答。美4号机已旋风般逼近李大云身后,连续施放2枚麻雀-3导弹。

由于李大云正好侧身急转,这2枚导弹并没有击中李大云,却弄巧成拙,击中了在前面的美3号机。美3号机立即起火,坠落在海南岛莺歌海地区。

这时传来师指挥所愤怒的声音:“坚决回击!”此时美机两架正在编成左梯队迅速向谷德合金近。魏守信、李大云当即向美机扑去,美机射出剩下的导弹,爆炸点偏离谷德合的飞机甚远。魏守信和李大云乘美机发射导弹后分别向左右转弯之际,准备实施截击,美机却以大坡度下滑逃脱。考虑到飞机燃油已剩下不多,地面指挥所下令返航。

这次空战,中美双方使用的兵力是4:4。在美机的性能和武器都占优势的情况下,谷德合中队始终坚持4机一体,集中兵力近战格斗。战术上可谓技高一筹。在与美机周旋过程中,谷穗合中队既严格执行对敌斗争的政策,又不给对方以可乘之机,而美机连续施放导弹,反而击中了自己,在技术和心理上,都显得逊色了。

当天航8师的战斗日志上写道:美国飞机在中国海南岛上空,施放“麻雀”导弹,击中美国F-4B战斗机一架!

三、接好“擦边球”美机坠毁在中国领海

自美机发射导弹,主动向我机攻击后,我方对美机入侵的政策,便由原来的一般不予攻击,改为坚决打击。

空军世界 :: 鹰击南疆 -- 海南岛上空的中美空战 -- 歼-5 歼-6 歼-7战史图片说明:海航4师10团大队长高翔(左)与副大队长黄凤生

而美机遭此挫折,也愈发小心谨慎,改变了原先直进直出的入窜方式,采用了在中国领海线上空作“S”形飞行,忽进忽出的“擦边球”战术。这种战术包藏着阴险的诡计:若被中国飞机击中后坠落在公海上,美国就可以借此制造事端。

现代飞机时速可达2000公里以上,一秒钟之内飞机可前进数百米,因此,中国飞机必须在美机入侵领海的瞬间将其击落。

截击入侵美机的海空斗争出现了新的难点,南海舰队航空兵指战员认真研究对付“擦边球”的对策。大家认为:只要我机能适时起飞到一定空域待战,选择好时机,抓住有利战机攻击,就完全能将窜犯领海的美机歼灭,让它坠毁在中国领海。

1965年9月20日,美国一架F-104C型战斗机飞临海南岛西岸,向北移动,随后在白马井以西海域上空忽进忽出,擦边挑衅。

F-104是美国当时的先进飞机,最大时速2400公里。机上除机关炮外,还可携带2-4枚“响尾蛇”导禅。

接到战斗警报,航4师10团大队长高翔、副大队长黄凤生迅速驾驶歼-6起飞截击。

狡猾的美机始终在中国领海上空时出对入。南海舰队航空兵指挥所机智地把高翔双机引导到加来地区,迷惑敌人。美机果然改变航向,横穿雷州半岛。指挥员即令高知前去拦击。

高翔和黄风生按照地面引导迅速折回,在距离目标30公里时,以最快速度构正在爬高的美机扑去。

高翔从距离291米处开炮,直打到30米,美机顿时凌空爆炸,连高翔自己的飞机也被美机爆炸的碎片击伤了13处,一台发动机停车。高翔沉着冷群地依靠另一台发动机,驾驶着飞机同黄风生一起胜利返回机场。

空军世界 :: 鹰击南疆 -- 海南岛上空的中美空战 -- 歼-5 歼-6 歼-7战史

图片说明:被击落的美机飞行员菲利普·史密斯跳伞被海南民兵生俘。

空军世界 :: 鹰击南疆 -- 海南岛上空的中美空战 -- 歼-5 歼-6 歼-7战史事后,美国电台惊呼:这样先进的飞机被中国击落,政府感到“震惊”,军方也感到“不可理解”,因为这是F-104C战斗机第一次在空战中被击结。

一次空战失败,并没有打消美国打“擦边球”侵犯我领海领空的图谋。

1967年6月26日,在海南岛文昌县东南135公里上空发现美F-4C战斗机一架,高度8500米,时速850公里。

当时负责海南岛空中防务的海军航空兵6师指挥员判断:美机可能从海南岛东部入侵,沿国际航线南下,以国际过航机为掩护,从铜鼓角以南到陵水一带进行活动。

为争取时间,指挥员立即命令16团副大队长王桂书和飞行员吕纪良出战。双机起飞后,迅速赶到战区。

复杂的气象条件严重影响了战斗的展开。9000米上空有大面积浓积云和积雨云,600米低空则雷雨交加。王桂书驾机爬高到10000米,正准备左转对敌机发起攻击时,美机突然左转下降高度,溜出了中国领海线。几分钟后,美机从万宁以东又钻进中国领空。王柱书又一次准备,美机却再次突然飞出了领海城。

美机跟我机在空中玩起了“捉迷藏”游戏。领航员以静制动,根据指挥员意图,决定采用“敌向外、我向内,敌反转、我拉出”的方法,引导王柱书和吕纪良在海岸线上巡逻待机。当美机在陵水55公里处右转第3次侵入中国领空时,王桂书立刻向左急转,迅速逼近,在距离250米时3炮齐射,一直打到距敌204米,将美机右水平尾翼打掉。接着吕纪良又补了几抱,美机当即爆炸坠毁。

四、从高空高速打到低空低速

1967年11月,美机对越南北方机场和河内地区狂轰滥炸。越南北方飞机由于无处栖身,曾迫降于广西宁明机场。对此,美军气势汹汹地宣称:地面要越过柬埔寨和老挝,空中要追至中国,轰炸越南飞机在中国境内使用的基地。

l968年2月14日,天空中阴云密布。美军A-1型舰载机2架,在陵水以东海面230公里处向中国领海靠近。A-1型舰载攻击机别名“空中袭击者”,专门用于特种战争。机上配备有两门20毫米炮,12枚127毫米火箭,还可投掷炸弹、鱼雷和小型核弹。A-1型飞机的特点是擅于低空、低速,而且盘旋半径小,机动性能较好。

航6师奉命**机可能在陵水和万宁之间侵入我领海领空,遂命令18团副大队长陈武录和飞行员王顺义驾驶歼-5型机起飞,到万宁和乐会之间的领海线上空巡逻待机。

美机依靠低空、低速、灵活的优越性能侵入我国领空后,果然直扑万宁上空。

空军世界 :: 鹰击南疆 -- 海南岛上空的中美空战 -- 歼-5 歼-6 歼-7战史航6师地面领航员根据美机的位置将陈武录双机引导到与美机航线成60到90度交叉角,背向阳光占据有利位置。

陈武录在距离15公里处发现目标,但由于美机速度慢,陈武录速度快,引导出击时机稍晚,不利于攻击。陈武录机智地让美机冲过侧后方,再向左急转隐蔽进入攻击,连续3次开炮,从距离310米打到231米,将美僚机击落,美飞行员跳伞逃命。王顺义迅速扑向美长机,两次开炮,从距离326米打到91米。美机被击伤后逃不多远,坠落在南越岘港海面。

从1965年到1968年,海军航空兵奉命在海南岛上空抗击入侵美机,以劣势装备对抗优势装备,先后击落美机7架,击伤1架,已方却无一伤亡,创造了8:0的辉煌战绩。

自从1964年美国悍然空袭越南北方,中国西南边境便蒙上了战争的阴影。美军除对越南北方连续轰炸外,还经常出动战斗机侵入中国领空,进行挑衅。那时,我国驻边境地区的部队全部进入战备状态。他们日日夜夜严密注视着美军动向,以对付可能发生的突然袭击。

为了捍卫祖国领空不受侵犯,保卫西南、中南地区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支援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战争,中国空军对入侵的美机给予坚决有力的打击。同时,根据越南政府的要求,中国空军派防空部队出国,重点参加保卫越南北方的交通干线的战斗。

从1964年至1969年,美国空军入侵中国领空的飞机主要是无人驾驶侦察机和战术战斗机。当时美国空军使用的是BQM-147G型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这种飞机体积小,飞得高,速度慢,电磁反射回波弱,雷达不易发现,生存力强。开始,由于对其性能和活动特点不甚了解,中国空军多次出动飞机拦截,都未获战果。对此,中国空军负责人亲赴前线,同指挥员、飞行员和战勤人员分析敌机性能、弱点和活动特点,制定相应对策。1964年11月15日,航空兵一师作战分队首次击落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1965年1月2日,南宁作战分队又在广西灵山击落一架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这两次战斗的成功,为对付无人驾驶飞机的作战打开了局面。空军总结推广了他们的战斗经验,随后美军无人驾驶飞机连连被击落。

美国空军在屡遭打击后,1966年改用性能更好的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但仍逃脱不了被中国空军击落的命运。1967年6月12日,美机以时速650公里,高度1.8万米侵入广西上空,航空兵三师飞行员刘光才驾驶高空侦察机,冒着与敌机相撞的危险,勇敢地接近敌机,相距180米时,用火炮攻击,一举击落敌机。以后,中国空军相继用机上火炮、火箭、地空导弹接二连三击落敌机。从1964年8月到1969年年底,美国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入侵中国南部领空97架次,被人民空军击落17架。

美国继U-2高空侦察机之后,又抛出了一种新型的“火蜂”式高空侦察机,骚扰我国领空,窃取军事情报。这种飞机先由“大力神”——C-130运输机挂载,飞至中国边境南海上空投放,入海南岛,经南宁、兴宁、厦门出境,在台湾、澎湖北回收。无人驾驶飞机脱离母机后,按预定侦察航线自动摄影侦察。其照相容积直径可达100公里,纵深数百公里,侦察航线长达1000余公里。它的特点是:体积小,雷达反射面小,地面、机上雷达都很难发现;它的飞行高度达1.76万米,时速920公里。这种飞机颜色很暗,飞行时发出一种凄厉的怪叫,中国空军指战员都叫它“讨厌的黑乌鸦”。

“黑乌鸦”被美国吹嘘为“世界上第一流的侦察机”。美国狂妄地说:“中国没有能对付它的飞机。”的确,中国人民空军要想击落它,难度是很大的。1964年9月至11月,“黑乌鸦”连续4次入侵我国领空,我机4次截击,4次失利。9月29日,我一架歼-7飞机在1.8万米高空发现敌机,发射一枚空对空导弹,因距离过远,未能命中目标。10月13日,我一架歼-6飞机,在1.76万米高空发现敌机,攻击3次,炮弹打完也未击中要害。“黑乌鸦”的侵略行径激起了中国空军指战员的愤怒。“我们到底能不能揍下‘黑乌鸦’?难道就眼瞅着人家在头顶上逞凶?不,绝不!”中国空军人员决心打下“黑乌鸦”,他们组织了“专打小分队”,经过勤学苦练,终于练出在歼击机升限高度作战中,快速瞄准射击、近距离攻击的过硬本领。

1964年11月15日,歼“火蜂”小分队的某部中队长徐开通驾驶歼-6机,在与“黑乌鸦”的交战中,旗开得胜。他在距离美机300米的距离内,果断机智地拉起机头,对准敌机腹部的发动机喷口,从230米一直打到140米,炮弹直穿发动机,终于将敌机击落。

在此后一段时间内,敌人停止使用这种飞机侵入中国大陆侦察。但是,敌人并没死心,不久他们对“火蜂”式高空侦察机进行了技术改进,高度由1.76万米提高到1.83万米,而时速由920公里降到800公里。飞行航线由长距离少转弯的平直飞行,变成曲折的、多转弯的飞行。敌机性能的改进给中国空军的攻击又造成了新的困难。一是我机升限到这个高度,速度就小于敌机,不能接近射击;二是我机在这个高度上速度小,飞机抖动厉害,飞行状态不稳定,平飞3-5秒就自动“掉高”。因此,要在这个高度上击落敌机只有两三秒钟可用。飞行航线曲折多变又造成了我机压航迹和跟踪上的困难。比如,1965年元月2日,我出动3批飞机截击侵入海南岛榆林港的“黑乌鸦”,都因在跃升的一瞬间,敌机突然转弯,未能形成攻击或未击中要害。

空军世界 :: 鹰击南疆 -- 海南岛上空的中美空战 -- 歼-5 歼-6 歼-7战史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驻海南空军某作战分队的张怀连奉命出击。张怀连苦练出空中200米内开炮的硬功夫,判断跃升拉起观察角,误差最大2度;判断400米至200米距离的误差,也只有10-20米。当他到达战区时,敌机已离国境线不远了。稍有迟缓,它就会溜掉。“快!”张怀连无声地命令自己,迅速投掉副油箱,加大马力,一下子跃升到1.74万米,逼近了敌机。在200米左右,张怀连猛然按动了炮钮,从距敌175米一直发射到距敌机65米处,“火蜂”拖着一道浓烈的白烟向下栽去。在总结战斗经验时,张怀连深有感触地说:“在有相撞感觉之时,正是有效歼敌之际(距敌200米左右)。”这意味着飞行员首先要有不怕死的精神,同时还要有精湛的技术。

在这次战斗后,1965年4月18日,“黑乌鸦”又从1.83万米的高度入侵我领空,偷摄我导弹基地。张怀连又一次出征迎敌。他显得更加老练,信心十足。张怀连从1.65万米高度拉起,盯住压在头顶上的敌机。他目不转睛地瞅着高度表,在距敌机还有100米高度差时,张怀连驾驶的飞机像万顷波涛中的一叶小舟,强烈地抖动起来,情况十分危急。他索性不顾这一切,一面谨慎地修正航向,一面继续拉杆上升瞄准。终于和敌机拉平了,就在飞机自动下掉的一瞬间,张怀连按下了炮钮,3条火龙直扑敌机准。“黑乌鸦”中弹起火。张怀连的飞机也失速反扣下去,在万米高空中翻滚。张怀连没有慌张,采用早就练就的一套动作,制服了下坠的飞机,在1.35万米的高度上恢复了平飞状态。张怀连驾驶着战鹰胜利返航。这就是中国英雄的空军战士。

在云南边防前线,中国空军同样取得了可喜的战绩。1966年元月3日14时26分,我雷达在云南蒙自以南270公里处,发现美国无人驾驶侦察机1架,从河口侵入中国国境,直窜蒙自,尔后经开远、马关地区回窜。中国空军驻蒙自高空作战分队共起飞歼-7飞机2架,歼-6飞机3架截击。航空兵飞行员鲁祥孝以时速1300公里速度向敌机逼近,用活动光环瞄准,在距敌880米时,一次发射火箭32枚,击中敌机。敌机残骸坠落于越南境内。

1966年2月7日,歼-7飞机又用机上火炮创造了击落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的战绩。2月7日14时20分,美国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1架,高度1.83万米,从老挝琅勃拉邦向蒙自方向飞来。14时45分,从云南江城东南50公里处侵入中国境内,后经江城直窜元江地区。中国空军驻蒙自作战分队起飞迎敌。飞行员冯全民驾驶的歼-7飞机,以时速1440公里逼近敌机,一直跟踪到相距1000米,已经到了火炮的有效射程,而且已经瞄准,可以开炮射击。冯全民为了打得准,打得狠,继续稳杆瞄准。他想,即使打不中,撞也把敌人撞下来!到56分15秒,当距离敌机372米时,冯全民狠按炮钮,只用28发炮弹,当即将这架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击落,创造了世界航空史上第一次在高空高速飞机上用机上火炮击落敌机的先例。在这以后,这支英雄的部队,又用这样的战法,接连两次击落了这种高性能的无人驾驶的高空侦察机。

人民空军以歼-7型飞机接连数次击落美国吹嘘的“世界第一流的侦察机”--无人驾驶高空飞机的事实再一次说明,中国空军不但有对抗“世界上第一流的侦察机”的飞机,而且能充分发挥人的因素,不怕牺牲,敢于近战,采取先进的战术动作,充分发挥歼-7飞机的性能,依靠机上常规武器,将敌机击落。中国空军使用歼-7飞机击落??高空、超音速、大速度差条件下作战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空军世界 :: 鹰击南疆 -- 海南岛上空的中美空战 -- 歼-5 歼-6 歼-7战史美国空海军入侵中国领空的战术战斗机,机型达几十种,而且使用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侦察、航行、电子对抗设备。而中国空军装备的飞机主要是歼-5、歼-6型第一代喷气式飞机,只有少量歼-7型飞机,高炮是三四十年代的老式火炮。中国空军为了打击美国战术战斗机的入侵活动,一方面在接近中越边境地区的凭祥、蒙自等地部署了一些高射炮兵部队;另一方面,在部队中开展了打击入侵美军战术战斗机的战术研究和训练。因此,中国空军与美空海军入侵飞机的空中作战,一般都经过一个先失利后成功的过程,每击落一架敌机都是在战术上同敌人斗智斗勇,在技术上不断改进创新的结果。

在1965年7月中旬以后,随着侵越战争的进一步升级,美国空军在越南的轰炸地区不断北移,同时,对中越边境、海南岛沿岸和北部湾中国南部沿海的侦察、游猎活动骤增,“擦边”进行武装挑衅事件逐渐增多。对这种短暂擦边越界的挑衅行动,空军遵照中央军委指示精神:“坚决予以打击!但反擦边作战,政策性强,不允许越出国界。这既是打军事仗,更是打政治仗。对于美机的擦边窜扰,我们既要从国威、军威出发,高度发扬积极作战精神,敌来则打,打则必歼,决不犹豫;又要以政治外交斗争着眼,掌握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不能随心所欲,随便就打,造成政治上的不利。这就要求指挥员通观全局,善于捕捉战机,决心正确、果断;领航引导必须更加准确,飞行员的动作要神速。我航空兵采取隐蔽出航,在指定空域待战或紧急起飞直奔战区截击的方法出动,以达到打则必歼的目地。”

在1961年5月至1973年3月,历时12年的美国侵越战争中,美国空中力量是用F-4、F-105掩护攻击机进行轰炸,以此争夺制空权和用之于空战。其中F-4是第二代超音速歼击机,飞得快,爬得高,有导弹,机上设备先进,是当时美国性能最好的飞机。美国军方曾夸口说:F-4是世界上第一流的战斗机,谁也奈何不了它。并给它起个别号“鬼怪式”。

1965年4月以后,美国侵略者在越南战场上,进一步疯狂扩大侵略战争,同时,也不断派遣飞机侵犯我国领空,进行军事挑衅,经常出动的飞机就是“鬼怪式”F-4。由于当时中国空军装备的主要是歼-5、歼-6型飞机,在飞行速度、高度和武器装备方面均较F-4差得远。为了制服F-4型“鬼怪式”飞机,中国参战空军首先对F-4的性能、特点作了分析。这种飞机最高时速可达2336公里,但不能超过5分钟,最高高度为2.16万米,作战半径在1.2万米高度可达1000公里。机上雷达探测范围为上下左右60度,最远能在80公里发现目标。攻击武器一般带有4枚雷达制导的“麻雀Ⅲ”导弹,还可增带4枚“响尾蛇”导弹。但是,F-4也存有不少难以克服的弱点。它体大、身重(全重达25吨),高速度飞行时惯性大,操纵反应慢,编队活动受到限制,转弯半径大,水平机动性能差,当处于被动时,只能增速逃窜。由于飞行速度大,加之飞行员防护头盔的影响,搜索视角小,目视发现能力差,主要靠机上雷达来搜索发现,实施攻击。当双方进入混战状态时,其雷达难以分辨敌我,导弹不易获得稳定发射条件,不利于格斗。F-4机上无枪炮,近距离没有自卫能力,而导弹又受各种发射条件限制,“响尾蛇”导弹只能从尾后攻击,也不能面向太阳方向发射。“麻雀Ⅲ”导弹则易受对方无线电干扰,而且发射后不能脱离,需跟踪到导弹爆炸,因此近距离难以发挥作用。F-4机上雷达的波长在中国空军飞机护尾器接受范围内,在5-6公里即可听到信号,我机可机动摆脱威胁。

空军世界 :: 鹰击南疆 -- 海南岛上空的中美空战 -- 歼-5 歼-6 歼-7战史与此同时,中国航空兵还分析了F-4入侵我国领空活动的规律。它们多利用复杂的气象条件入侵。入侵活动一般只4-5分钟,速进速出,使我机起飞不及。根据以上敌机的特点和情况,中国空军参战部队制定了灵活的战略战术。为了狠揍“鬼怪”,航空兵部队在确定设伏的有利截击地段,用歼-5飞机进行“低空、奇袭、近战”的战术演练,从思想上、战术上做好升空作战的充分准备。

空军地勤人员不辞劳苦,不分昼夜,精心地维护着战鹰;雷达兵战士面对繁多的固定回波,充分发挥集体智慧,把探测范围内固定目标的回波形状,牢牢地记在脑子里,练出一套能在敌机施放干扰的复杂情况下,从固定回波中鉴别敌机的过硬本领。高炮兵指战员们,头顶烈日,随时做好战斗准备。中国驻南疆的空军部队,已布下了捕捉“鬼怪”的天罗地网。

1967年4月24日,广西凭祥地区,雨后初晴,阳光灿烂。下午17时左右,空军雷达部队发现轰炸越南谅山至克夫一线后的两架F-4美机,先后间隔40秒正向中国边境方向窜来。这时设伏在板兴的高射炮兵早已做好战斗准备。当美机已进入中国国境,几十门火炮对准敌机猛打。一束集火射击,只见一架“鬼怪”还没有弄清怎么回事就被炮弹击中,冒出浓浓的黑烟,一个跟头栽了下来。另一架“鬼怪”见势不妙,赶快慌慌张张扔掉副油箱,窜出高炮火区。但它哪能跑掉!刚跑出不远,就遭4架歼-5的围攻。带队队长宋义民切半径,迅速逼近敌机,套进光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430米距离上,猛烈开炮射击。敌机像断了线的风筝,摔得粉身碎骨。

这一战斗由于空、炮密切协同动作,以空地整体火力,在美机入侵我领空深度20公里、宽度15公里,时间只有4分钟,战机极短的情况下,把两架入侵的“鬼怪”全部击落。这一胜利充分说明,只要依靠群众力量,采取先进的战术,以劣势装备,也能够战胜具有优势装备的敌人。

A-6A是美国海军双座全天候重型舰载攻击机。机上装备有先进的自动化导航、火控系统和多功能截击雷达,它具有很强的低空突防能力。发明者出于其本性,恬不知耻地给它起了一个别名--“入侵者”。

1967年8月21日,美国的两架“入侵者”被中国航空兵一举击落。那是一次成功的歼灭战。成功在于在短暂的时间内,只用了3分5秒;成功在于全歼,进来的两架敌机,全部落网,一架也没有逃脱。在8月21日下午13时左右,美海军A-6A型攻击机两架从隘店附近入侵我国境内,中国空军飞机立即升空迎战。边境作战,首要的是要防止敌机“捞一把”后,越境逃跑。为此,指挥所下令:配置在这一地带的高射炮火不得对空射击,使我机免除后顾之忧,从而在1分半钟后便迅速到达战区,并大胆迂回到敌机外侧作战,关门“打狗”。

到达战区后,我机在云下,敌机在云上,高度5000米。带队队长果断命令机群加力,穿云上升。穿出云层,他们发现敌机在右前方6公里处。编队立即来了个猛虎扑食,但狡猾的敌人却钻到云层里去了。敌机穿云,我机也穿云!在两层云的夹缝中,我机再次发现了目标。如果先打敌长机,僚机就有可能溜掉。为了争取全胜,空军战士韩瑞阶决定舍近求远,绕到敌机外侧,来了个“关门打狗”。第一次投入战斗的年轻飞行员韩瑞阶,遇险不慌,机智果断地做了个急跃升反转下滑的动作,竟然又转到敌机尾后,紧紧地咬住了敌机。待逼近距敌机200米时,才按动炮钮,从200米一直打到120米,一口气打出80发炮弹,敌机中弹起火爆炸,敌飞行员跳伞。

就在韩瑞阶攻击僚机的同时,三号机副中队长陈丰霞,也紧紧咬住了敌长机,用大速度差迅速抵近。敌机慌忙下滑,妄图绕山沟逃跑。这一带峰峦峡谷,重重叠叠。陈丰霞知道,周围大山的标高都大于800米。虽然是第一次参加战斗,他却毫不胆怯。黑压压的大山隔断了他与地面指挥所的联系,陈丰霞只有一个信念:“两军相遇勇者胜。追!狗东西,今天你逃到哪里,我就追到哪里,非把你打下不可!”

敌机在峡谷中作机动飞行,陈丰霞紧追不舍。在追到500米时,他摸准敌机左右蛇形规律,计算了提前量,待敌机再次从右向左转弯时,陈丰霞射出一排炮弹。敌机如飞蛾扑火,在群峰峡谷中发出一阵震天的轰响,敌机开花!机上4名飞行人员跳伞逃命,其中3人摔死,美海军上尉领航员罗伯特·弗林当了俘虏。

·上-页:歼-6 ·下-页:歼-12


查看更多内容:空军世界

请关注空军世界微博与微信公众号: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空军世界微博与微信公众号

相关解放军军机:

歼-20战斗机 J-15战斗机 歼-10 歼-10B战斗机 L15 歼-31战斗机 J-10B F-10B Fighter 翔龙无人机
歼-20 歼-15 歼-10B 歼-10 L15 vs 高教-9 歼-31战斗机 武直-10直升机 翔龙无人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