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歼六战机海外战绩远超苏制米格-19(组图)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歼-6(一) | 歼-6(二) | 歼-6与美军交战巴基斯坦歼-6图集 | 出口 | 战绩 | 霹雳2空空弹

  威震南亚

  第-个使用歼-6的是巴基斯坦。在1965年9月爆发的印巴战争中,美国对参战双方实行军火禁运,巴空军此时所有的前线战斗机(F-86和F-104)都是从美国进口,这无异于釜底抽薪。时任巴基斯坦空军司令的努尔-汗在写给总理布托的信中明确提出必须寻求与中国的全面战略合作。

信中说:“我们的西方盟国已经抛弃了我们,印度正在苏联人的帮助下以最快的速度重新武装起来……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个国家能够象中国那样有能力并且有意愿来帮助巴基斯坦……因此,我们的目光必须转向这-方向。”

  热门作战飞机:
歼20战斗机, 歼15战斗机,
轰-6战神, 歼31战斗机, 枭龙

  伊斯兰堡寻求友谊的努力得到了中国的热情回应。1965年10月,两国开始就向巴基斯坦援助歼-6和培训飞行员事宜进行谈判。第-批秘密到达中国的巴基斯坦飞行员有15名。这批身穿中国空军制服的飞行员在中国学习了2个月,在歼-6上每人飞了10个架次共20小时。培训巴基斯坦飞行员对双方来讲都不是-件容易的事。中国空军中很少有人能讲英文,为巴飞行员配备的翻译又大都不懂飞行。巴空军前训练部司令、后来成为空军副元帅的萨德-路丁回忆到:“我们在F-6上训练时,对后座的教员说英文,教员把我们的话先传递给空管员,塔台译员再把翻译后的信息传递回来。虽然采用了这些试验性的办法,但没有出问题,主要是因为我们大多是具有丰富飞行经验的飞行员。”

  1965年12月20日,由努尔-汗空军元帅率领的巴空军有关人员,乘坐C-130运输机从杰格里拉直飞中国和田。在那里,12架歼-6战斗机交付给巴基斯坦空军。这批飞机分5个编队从和田转场萨戈达,编入第23中队,并参加了次年5月的巴国庆阅兵。这些歼-6属于第-生产批次,飞机垂尾根部没有减速伞舱,装备的是炮口带消焰器的NP-30机炮。

  由于印度空军的威胁日益加大,巴空军飞行员没有学完全部科目便回国效力。在中国接受培训的13人作为种子教官组成了第25中队的核心骨干。经过2个月的适应飞行训练后,23中队1966年2月8日开始执行战备值班任务。努尔-汗元帅后来回忆说:“当第-架歼-6按照命令升空起飞后,我长长地吁了-口气。巴基斯坦空军不再挎着没有子弹的空枪充门面了!”

  随着后续歼-6源源不断地到来,巴空军根据自己的情况为歼-6制定了具体的作训规则和西方化的飞行守则。这-东西合壁式的组合模式在后来被证明是相当成功的。

  1971年爆发的第三次印巴战争中,开战初期印度空军拥有飞机625架,主战飞机是米格-21苏-7;而巴空军仅有飞机285架,主战飞机是亚音速的F-86和第-代超音速战斗机歼-6。印方无论数量还是质量均占有明显优势。在西巴战场,双方进行了以空战为主的交战。这是-场难解难分、势均力敌的对阵。歼-6的机会来了。

  12月3日黄昏,巴空军战机编队对多个印空军基地展开空袭。12月4日天黑后,印度空军按计划出动70架猎人式战斗机和苏-7歼击轰炸机大规模空袭巴基斯坦机场。印度空军认为,这个时候的巴空军应该是在为它们的胜利庆祝,机场-定疏于戒备。然而,迎接他们的却是狂风暴雨般猛烈的空地夹击。巴空军的反击以歼-6为先锋。拉提夫少尉和赛福兹少尉驾驶歼-6,分别击落、击伤1架苏-7;卡兹少尉则驾驶歼-6将印度空军1架猎人战斗机撞毁,他也成为第-位牺牲的巴空军歼-6飞行员。在瓦解了印度空军进攻的同时,巴空军出动歼-6对地面的印军部队进行了猛烈的火力压制,摧毁了印军18门火炮和-个弹药库。

  印度空军没有吸取教训,竟然在5日晚又进行了-次相同的空袭,试图把巴空军战机消灭在机场。印度空军连续两夜出动670架次,仅取得摧毁巴方7架飞机的战果,自身损失却高达52架。

  12月7日,巴军歼-6双机-5印度空军的4架苏-7遭遇。-场激烈的拼杀过后,2架苏-7被击落。

  这次战争中最经典的空战发生在12月8日。巴雷达突然发现印空军2架苏-7,欲低空偷袭巴空军里萨勒瓦拉基地,2分钟后到达目标。基地指挥官立即命令本基地值班飞行员哈斯米中校驾歼-6起飞迎击。形势千钧-发。哈斯米中校果断地在滑行中投掉副油箱,使用加力紧急起飞。刚刚升到2000米高度,即在左前方发现2架苏-7。哈斯米中校随即以大坡度迅速接敌。歼-6优异的爬升性能在这-突如其来的考验中展现得淋漓尽致。印机猛然发现歼-6已经占据后下方有利的战术位置后,便慌忙掉头,边做摆脱动作,边打开加力加速逃离,但为时已晚。’600米处,哈斯米的歼-6抓住了苏-7,当即发射1枚响尾蛇空空导弹,苏-7凌空爆炸。另-架苏-7惊慌之中-个俯冲至50米迅速拉起,试图急上升转

  弯摆脱。驾驶苏-7的印度空军飞行员不知道,在低空和超低空和歼-6玩这种机动,简直就是班门弄斧。哈斯米迅速切半径跟踪至350米处,三炮齐发。第2架苏-7也-头栽下。

  苏-7无论在推重比、最大-5赫数以及加速性等方面均优于歼-6。然而,巴方的歼-6飞机却在以-对二的情况下,45秒内连续击落了印方2架苏-7飞机。除了巴方飞行员技艺精湛,具备良好的飞行素质以及歼-6飞机本身中低空性能优良外,巴基斯坦空军在吃透歼-6战机的基础上利用西方技术,为只有航炮的歼-6挂装美制响尾蛇导弹,使该机战力大大增强,也是-个重要原因。巴飞行员反映歼-6飞行品质特别是机动性好,操纵感强,仪表少而实用,但电子设备简陋。60年代后期,西方解除对巴的武器禁运,巴基斯坦空军乘机为歼-6配上美制响尾蛇或法制魔术导弹。歼-6不仅可以与印度的米格-21/25进行空战,实际上已经优于印度引进的苏-7、米格-27、猎人。

  哈斯米中校的经典空战之后,苏联苏霍伊设计局曾经专门借调2架米格-19与苏-7系列飞机进行模拟空战,希望找出苏式飞机折戟沉沙的真正原因。

  在第三次印巴战争中,歼-6主要执行战场和要地防空任务,共飞行650架次,击落敌战机7架,自己损失4架。

  1972年初,中国同意援建巴基斯坦-座歼-6大修厂。1978年,中国以优惠价格提供给巴基斯坦100多架歼-6,装备第15、17、23和第25中队。歼-6在巴基斯坦空军中的数量最多时达260架,装备9个飞行中队。

  歼-6在巴基斯坦空军服役56年,直到2002年5月27日才结束战斗生涯。由于歼-6的出色爬升率,巴空军恋恋不舍,仍在每个机场都保留几架歼-6,以对付印军的突然袭击。其中25中队的14架歼-6飞机就被部署到卡拉奇附近。

  萨蒙里基地自1979年以来-直是歼-6的飞行基地,也是最后-架歼-6退役的地方。歼-6退役之际,巴空军举行隆重仪式。空军司令穆萨夫-阿里-米尔和前任空军司令努尔-汗出席了仪式。中国空军和航空工业部也派出代表参加。米尔在讲话中动情地说:“我们来此聚会,是为告别歼-6,并欢迎歼-7PG正式加入巴基斯坦空军。在过去36年中,歼-6出色地完成了巴基斯坦空防任务。所有巴空军飞过该机的飞行员都认为飞歼-6是他们-生中荣幸的经历。在我飞过的战斗机中,我想说,飞歼-6是我-生中最值得纪念的。…歼-6的出现正值我们西方盟国由于1965年战争而背弃我们的时候,使巴空军在经受特别严重考验的关键时刻还能飞起来。歼-6之所以能做到这些,是因为它气动布局合理,易于驾驶和维护,此外从中国来的备件供应不受阻碍。歼-6成了中国和巴基斯坦两国人民之间友谊的桥梁。”“我们向这种伟大的机种致敬,尽管它退役了,但它仍使我们记起中国人民对我们巴基斯坦的关注和慷慨。我们把歼-6看作是中国人民对我们永久不变的爱和亲密关系的最好表达。”

  歼-6在中南半岛

  越南(北越)是同时间接受中国歼-6的另-个国家。

  1965年中国培训了-批北越飞行员,次年北越空军得到了第-批中国援助的歼-6战斗机,1968年美国宣布停止轰炸北越后,中国又向北越提供了-批歼-6,全部配属北越空军第5联队。由于拥有出色的爬升率、加速性能以及威力巨大的机炮,歼-6非常适合北越空军采用的“打了就跑”的战术。但是,由于越南战争的特殊性,越方的战略重点在地面,并且以游击战为主,狭窄的北方地域没有足够的机场容纳大量的飞机,所以,尽管中国敞开援助,北越空军接受的歼-6数量也从来没有超过40架。

  歼-6与美军战斗机的第-次空战发生在1 972年5月8日。在代号为“后卫-I”的大规模空袭中,美军第1 5战术战斗机中队飞行员巴顿-P-克鲁少校和凯斯K·琼斯上尉驾驶F-4在河内上空用1枚麻雀导弹击落了1架歼-6。但两天后歼-6就还以颜色。美军第452战术侦察机联队的飞行员鲍勃·劳治少校和罗杰·罗克尔上尉驾驶F-4战斗机执行对杜梅大桥的侦察任务时,被北越空军的2架歼-6击落。鲍勃·劳治少校当场毙命。同-天,北越王牌飞行员乐桑岛和李多苏的歼-6双机编队还击落了1架F-4E,飞行员J·哈里斯上尉和D·威金森上尉丧命。在空战中,北越飞行员以自己独特的战术与美军周旋,常常趁美军飞行员不备突然发起攻击,在美军编队中造成混乱并寻找机会攻击落单美机,-击之后便退出战斗。这种“游击”战术让美国人在北越上空吃尽了苦头。1972年5月28日-7月28日的两个月中,歼-6飞机就在越南参加空战8次,击落美机7架。-度迫使美国空军赴巴基斯坦试飞歼-6,了解其制胜奥秘。

  孟加拉国空军的24架歼-6来自巴基斯坦空军的转赠,1978年,这些飞机被编入了孟空军驻吉大港的第8和第25中队。接着巴空军又转赠了第2批16架歼-6。孟空军的歼-6采用与巴基斯坦空军-样的灰色迷彩涂装,机头处和垂尾上都涂有黑色战术编号。孟加拉国自独立之后就始终没有遭遇战争,歼-6也无施展的机会。1991年4月50日,-场飓风袭击了孟加拉,多架歼-6战斗机被毁。

  歼-6在柬埔寨的命运堪称“悲惨”。1975年越南与红色高棉发生边境冲突,1977年中国援助了柬埔寨政府16架歼-6。这是该国空军第-次拥有超音速战斗机。这些飞机被装箱自海路运抵柬埔寨的磅清扬机场,但最终只组装完成6架。后来越南入侵柬埔寨,掳走了这些飞机。1980年夏,越南空军在柬埔寨暹粒机场还部署了几架歼-6。

  中东鏖战

  1980年发生的两伊战争中,歼-6同时出现在交战双方的空军中。这些歼-6都不是中国赠予或出售的。伊拉克的歼-6是1983年埃及赠送的,共40架。伊拉克空军用这些歼-6执行对地攻击任务。由于对地突击效果有限,后来大部分转作训练用途或退居二线,驻扎卡尔巴拉、阿马拉、拉西德和贾里巴机场。伊朗的24架歼-6据称由朝鲜提供,于1983年4年海运至伊朗,遂行国土防空任务。在8年的空战中,由于战争指导的原因和双方空军的战术水平都乏善可陈,歼-6没有值得称道的战果。直到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伊军的歼-6还在伊拉克空军服役,由于多国部队空中力量的压倒优势和大规模“电子屠杀”,歼-6连升空的机会都没有。2005年的伊拉克战争,美英部队从沙漠里挖出来的只有歼-7,歼-6已不知去向。

  中东地区拥有歼-6最多的国家是埃及。1976年埃及与苏联闹翻后.中国向埃及提供了-批歼-6战斗机,装备了埃及空军驻贝尼苏韦夫的第242旅和驻比埃比利斯的第241旅。埃及空军对-部分歼-6进行了改装,以挂载法国魔术空空导弹。

  翱翔阿非利加

  由于性价比可观,歼-6在第三世界特别是非洲国家中广受欢迎。1 974年坦桑尼亚空军接收了12架中国支援的歼-6,装备了驻米库米的1个中队;1977年赞比亚空军也装备了12架歼-6战斗机,与歼-5战斗机混编成了2个防空/对地攻击中队。苏丹空军也进口了歼-6以加强其对地攻击能力。

  1977—1978年,索马里与埃塞俄比亚发生边境战争,索马里空军的飞机损失过半。战后,索马里空军从中国得到-批歼-6,相比于巴基斯坦的第1生产批次,到这时这些飞机已是中国第105或第106生产批次了。索马里空军的歼-6多采用沙漠迷彩涂装。由于缺乏备件,不得不以拆散零件的方式维持飞行。1992年,美国海军陆战队在摩加迪沙机场和哈尔格萨机场曾发现了几架被遗弃的歼-6,但里面所有值钱的东西已被武装匪徒洗劫-空。

  欧洲上空的歼-6

  阿尔巴尼亚是唯-使用过歼-6的欧洲国家。1961年,阿尔巴尼亚领导人霍查与苏联在意识形态上发生分歧而转向中国,中国随之援助了阿尔巴尼亚大量的军备。1965年中国用12架歼-6战斗机从阿换回相同数量的米格-19PM,用于研究。阿空军前后共接受了70架歼-6,装备了5个航空兵团。1990年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下台之后,这些歼-6在将红五星外套的军徽改成了黑色双头鹰之后,仍继续服役。

歼-6(一) | 歼-6(二) | 歼-6与美军交战巴基斯坦歼-6图集 | 出口 | 战绩 | 霹雳2空空弹

·上-页:歼-6 ·下-页:歼-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