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2高空战略侦察机

美国空军U-2高空战略侦察机

分享到:

U-2,美军老牌高空侦察机,几十年来征战全球,曾侦察过苏联、中国、越南等等国家,功勋卓著,但是也有十几架在敌国的领空被击落。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共击落过五架U-2,之前我军用苏制导弹击落国民党侦察机是世界军事史上首例空地导弹击落敌机的战例。

50年前的1955年8月4日,U-2高空战略侦察机悄然起飞,成功完成首次正式飞行。由此,U-2开始了长达50年的秘密飞行,同时也书写了军机历史上的传奇:迄今为止,世界上还没有其他军机能像U-2一样,在经受半个世纪的考验后仍然活跃在万米高空的秘密战场。今年是U-2首飞50周年,是什么样的力量让它50年来在万米高空不断飞行宁又是什么让它依然占据世界战略侦察机的头把交椅?

U-2的诞生

上世纪50年代初,东西方之间的对抗不声不响地开始了。由于传统的情报收集手段不能满足要求,苏联人的远程轰炸机、弹道导弹、潜艇和核武器等重点研制计划从西方世界的视野中彻底消失了。美国迫切需要获得苏联重点国防建设方面的情报,所以,美国军方准备着手研制一种新型高空侦察机。

   

这时,理查德·莱亨出现了。作为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毕业生,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受雇于柯达公司,在欧洲负责美国空军侦察部队照相器材的管理与维护。战争结束后,莱亨回到美国潜心研究照相侦察技术。1946年和1948年,他两次向美国军方提交报告,认为美国需要研制一种携带高分辨率照相机的高空侦察机。在他看来,高度是成功进行越境空中侦察的关键。当时苏联最好的歼击机“米格-17”最多只能达到13000米的高度,如果设计的新型侦察机能在20000米高空飞行,“米格一17”就奈何不了它,而地面防空火炮就更不用提了。

最初,莱亨的建议没有受到重视,但随后爆发的朝鲜战争让美国军方想到了用莱亨的“新型高空侦察飞机”来监视苏联军队在远东地区的部署情况。

美国军方一开始使用的侦察飞机是波音公司的RB一47,但随着苏联防空力量的逐渐强大,RB一47侦察机已经失去了进入苏联领空遂行侦察任务的优势。这肘,美国军方才不得不考虑研制一种飞得更高的飞机来执行这种“高空走钢丝式”的危险任务。

1954年4月,位于)加福尼亚州的洛克希德公司高级研发中心著名的“臭鼬工厂”向美国国防部递交了研制新型高空侦察机的报告,极力推荐其总工程师凯利·约翰逊提出的CL-282项目方案。它就是U-2侦察机的前身。约翰逊以喷气滑翔机为设计原型,用XF一104原型机的机身和尾翼为基础,加上翼展长达21.54米、展弦比为10的机翼,作为新型高空侦察机的主要机体结构。其飞行高度可达22250米,足以避开当时苏联各种高射炮、导弹和战斗机的截击;任务半径为3200千米,有效载荷为270千克;发动机采用通用公司刚刚研制出来的J73发动机。

U-2高空战略侦察机CL-282项目得到了美国中央情报局和总统智囊团的注意。该智囊团的任务是向当时的艾森豪威尔总统提出战略建议,如何采取有效手段来对付苏联的核突袭。在充分了解CL一282项目的设计理念和可能扮演的角色后,智囊团极力向总统推荐这个项目:发展高空侦察力量,及早探知苏联核武器的发展情况,以谋求战略上的先发制人。经过总统智囊团的游说,艾森豪威尔总统于1954年11月24日批准了该项目,并把计划的主导权交给了美国中央情报局,但空军还是为这个秘密计划提供了巨大的支持——取消了他们原来与贝尔公司签订的订单,并正式将洛克希德的新飞机命名为U-2侦察机(U指多用途)。

U-2在设计上采用了全金属悬臂中单翼,使用洛克希德公司的专门翼型。机身为细长的圆截面全金属半硬壳薄规格蒙皮结构,后机身两侧有液压操纵阻力板。悬臂全金属结构尾翼为正常布局,平尾可由液压操纵绕前缘改变安装角。由于机身细长,采用了独特的双主轮自行车式起落架,主轮与尾轮均向前收入机身。可拆卸的机鼻、驾驶舱后的机舱内及机翼下的设备舱内,装有通信、导航、着陆仪表等系统。由于只装了一台喷气发动机,所以U-2侦察机的爬升速度比民用客机还要慢,驾驶时也需要更多的耐心。另外,U-2上装有高分辨率摄影组合系统,能在4小时内、在15000米高空,拍下宽200千米、长4300千米范围内地面景物的清晰图像,并冲印出4000张照片用于情报分析;可以安装合成孔径雷达,穿透遮障侦察浅层的 地下设施;还可以安装全景摄影、多光谱分析仪,以及能接收雷达信号、通信信号的电子侦察设备等。U-2侦察机虽然没有配备任何武器系统,但是它能在导弹采袭时撒出干扰金属箔片来干扰导弹、保护自己。

由于U-2侦察机的飞行高度让人叹为观止,所以也被洛克希德的工程师们起了“天使”的昵称。在总体设计过程中,凯利·约翰逊遇到了难题,即如何在油箱容量和机体重量这两方面找到合适的平衡点。为了能够执行长距离的飞行任务,U-2不得不携带大量的航空燃料,但由此增加的重量却让它不能飞到规定的安全高度。所以在U-2最初型号的设计中,约翰逊不得不对机体进行大规模的减重,一些一时半会还用不上的设备在设计中被去掉,一些设备的功能也被简化。如安装在U-2侦察机上的驾驶员座椅最初没有安装高度调节装置,如果由身材矮的飞行员驾驶飞机,就不得不在座椅上垫羊毛毯来增加高度。

U-2侦察机使用的航空燃料也必须重新研制。普通航空燃料不可能在20000米高空正常使用,新型燃料则是一种特殊的低挥发、低蒸发压力的柴油。由于是在高空中长时间飞行,所以加压服的研制也很重要。早期的MC·2和MC一3型局部加压服,飞行员穿上后会很不舒服,特别是手腕和脚踝处,那里是局部加压服的缝合处。飞行员穿上加压服后,吃饭、喝水也成了大问题。第一代加压服没有考虑到飞行员如何“方便”,后来改为插入导尿管进行排尿,再后来改为用一种外置的水囊来排尿,这样飞行员才稍微舒服了些。为了减少消耗,飞行员往往在飞行任务的前一天吃少量富含高蛋白质的食物,避免在执行任务时内急。另外,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飞行员都只从他的头盔中获得氧气。U-2项目在加压服方面所取得的成果,对于后来美国的载人航天计划有着很好的借鉴作用。

U-2项目的安全保密工作,是自10年前“曼哈顿”原子弹计划以采最严密的。承包商把合同给了“前台”的公司,这样就可以尽可能地对洛克希德公司起主导作用的身份进行保密。

经过挑选,内华达州沙漠中一个干涸的湖泊被选中作为飞机的试飞地点,并被冠以“大农场”的代号。

1955年7月24日,U-2的001号原型机由一架C-124运输机从伯班克秘密运至“大农场”试验基地。8月4日,托尼·勒维尔驾驶飞机进行了首飞,并打破了由英国人保持的22707米升限的世界记录。虽然U-2的试飞很顺利,但在降落时还是出现了问题。更严重的问题出现在9月22日,U-2在19500米的高空飞行时,J57发动机第一次出现了空中熄火的故障,重新启动后发动机恢复工作,又飞行了2 0千米。但在飞机下降到18000米高度的时候,发动机再次熄火。这次一直下降到1 0000米的日寸候,发动机才恢复正常。要知道,设计制造一套能够在高空中连续安全运转八九个小时的动力装置并非易事。在新发动机换装之前,在17000~20000米的这段高度内又多次出现了类似的故障,U-2试飞员把这段距离戏称为“不毛之地”。

由于飞越苏联领空的任务是极端危险的,所以美国中央情报局最初想雇佣一些唯利是图的外国飞行员来执行这些任务。这样即使是在敌方上空被击落了,美国也可以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但找不到符合要求的外国飞行员,中情局不得在美国空军寻找飞行员。经过挑选定下的人与中情局签订为期2年的服务合同,从军队退役加入到U-2侦察机项目中。为了保密,这些人对外的身份是洛克希德公司的雇员。所有飞机、情报传感器和生命保障系统的维护工作聘请非军方技术代表完成,高空侦察目标的选择和任务计划则由中央情报局控制下的位于华盛顿的项目司令部下达。

U-2小试牛刀

1956年5月初,首批4架U-2侦察机开始服役,并由C一124运输机空运到英国。为了掩人耳目,美国对外宣称U-2是一种专为美国航空航天局服务的气象研究机,隶属于第一临B时气象侦察大队。6月11日,为了减轻外界对U-2的猜测给英国带来的压力,同日寸也为了尽快开始对华约国家进行侦察,U-2部队启程前往德国法兰克福以西、毗邻莱茵河的威斯巴登。到达后不久,U·2就换装了更强劲的J57一P一37A发动机,彻底解决了以前的空中熄火的问题。

U-2高空战略侦察机在艾森豪威尔总统没有最终决定对苏联进行高空侦察之前,U-2先对苏联周边的东欧国家进行了一次试探性侦察。这次试探性侦察飞行虽然获得了成功,但还是被地面防空雷达发现,只不过是没有收到正式的官方抗议而已。U-2侦察机首飞成功的消息传到白宫后,总统依然没有批准飞越苏联上空的侦察计划。在等待的过程中,U-2也没有闲着。1956年7月2日,2架U-2分别对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东德、波兰和罗马尼亚进行了侦察,照片非常清晰。种种迹象表明,对苏联进行越境高空侦察的日寸机已经成熟。

当苏联上空的天气开始转睛的时候,艾森豪威尔总统也终于批准了对苏高空侦察任务,希望侦察飞行能最大限度地覆盖苏联重要目标,特别是轰炸机基地。艾森豪威尔总统对苏联的抗议很敏感,所以把U-2的行动期限定为10天。其实此时总统的心情很复杂,既对能收集到高质量的情报感到兴奋,又对可能引起的后果感到担忧。

1956年7月4日美国独立日,U-2开始执行飞越苏联领空的行动。它首先从威斯巴登起飞,然后飞到波兰城市波兹南,再飞向白俄罗斯,之后向北转直到列宁格勒,最后飞越苏联的波罗的海加益共和国后返航。这次成功的飞行总共历时8小时45分钟,覆盖了苏联高度机密的明斯克和列宁格勒,那里有苏联的远程轰炸机基地、海军造船厂和军事训练场等敏感目标。

第二天,U-2又对莫斯科等地进行了一次成功的8/小时侦察。这是U-2侦察机惟一一次对莫斯科的侦察任务,驾驶员维托也成为了惟一一名驾驶U-2侦察机飞越莫斯科上空的美国飞行员。虽然当时云层较厚,U-2侦察机上安装的A一2型照相机还是拍摄到一批苏联首都的高空照片。通过照片,中央情报局发现了位于莫斯科附近制造“米亚一4”重型喷气轰炸机的飞机制造厂、位于卡哈姆科的火箭发动机厂和位于加里宁格勒的导弹工厂等重要军事目标。

虽然两次行动都获得了成功,但均被苏联的防空雷达准确的地捕捉到,而且“米格”飞机都出现在U-2的下方,只是由于它们的飞行高度太低对U-2侦察机没有构成任何威胁。据分析,苏联在莫斯科和列宁格勒这两座重点城市的雷达探测能力是最弱的,也许这是因为自信的苏联人认为没有什/厶敌方的飞机能够飞到这些城市上空的缘故吧。

此后,U-2又侦查了乌克兰等地,最远一次一直飞到了克里米亚半岛才返航。根据U-2发回的情报,美国人惊讶地发现,实际上苏联的远程轰炸机数量是十分有限的,以前的数字是被夸大了。在此之前的数次红场阅兵中,苏联用他们手中仅有的十几架远程轰炸机重复通过红场上空,让美国误以为苏联的远程轰炸机数量已经远远超过了美国,至少拥有100架“米亚-4”重型喷气轰炸机。但U-2带回的照片证实这些判断是完全错误的,大大缓解了美国对于苏联“战争机器”的恐惧情绪。

7月10日,苏联向美国驻莫斯科大使馆递交了外交照会,并附上了U-2侦察机入侵的详细路线图。照会中,苏联表达了对于美国飞机飞越其领空进行间谍活动的强烈不满,并且认为非法进入他们领空的是美国空军的一种双引擎中型轰炸机。苏联人的这些判断是经过询问执行拦截任务的“米格”飞机驾驶员而得出的结论,由于这些“米格”飞机无法靠得更近,所以不能准确描述U-2侦察机。7月19日,美国人回复苏联人说,没有任何美国军用飞机飞越苏联上空,苏联的指责是蓄意的捏造。随后,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也对美国入侵其领空的行动提出了强烈抗议,但美国对上述两国的抗议不予理睬。

由于艾森豪威尔最初被告知的是苏联的防空雷达无法探测到飞行在20000米高空的飞行器,但这次接到苏联的照会和U-2侦察机入侵路线图后,他开始怀疑以后的侦察任务是否必要、是否安全。总统的信心受到了极大打击,他怕这样的间谍活动一旦被美国人知道后,自己也难以交代。“被苏联发现是一回事,在国人面前失去威信就是另外一回事啦”,总统说道。

U-2高空战略侦察机于是,U-2侦察机对华约国家的越境高空侦察任务被暂时中止了。

虽然U-2侦察机在欧洲的行动暂时中止了,但在埃及却开始发挥巨大作用。1956年7月26日,埃及总统纳赛尔为了报复美、英收回对埃及阿斯旺大坝项目的投资,决定对苏伊士运河公司实行国有化,迫使西方投资方退出公司。苏伊士运河是一条连接红海与地中海的100多英里长的狭窄水道,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其实早在“苏伊士危机”爆发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就打算在土耳其的南部城市阿达纳部署U-2侦察机。但由于飞机和人员仍在训练中,这项部署计划一直拖到1956年9月初。在“苏伊士危机”的促使下,8月29日,2架U-2侦察机离开德国威斯巴登对地中海地区执行侦察任务。由于目标距离太远,它们在阿达纳作短暂停留并补充燃料。第二天,U-2在马耳他和塞浦路斯发现了集结的英国作战部队,战争很明显已经迫在眉睫。

美国当然不希望看到由于2个欧洲国家对埃及使用武力,而让中东地区对西方世界产生反感,从而给苏联进行渗透的机会。为了给英国施加压力,总统决定向英国政府送去一些U-2侦察机在8月30日拍摄的东地中海地区(包括苏伊士运河)的照片,希望英国能慎重对待苏伊士运河问题。同时也向英国传递一个信号,美国是不希望看到在苏伊士运河地区爆发冲突的。

1956年10月29日下午,以色列的伞兵部队进攻西奈半岛,随后是机械化部队深入埃及领土,“十日战争”正式爆发。就在战争爆发前三天,根据U-2侦察机发回的照片,美国人已经知道以色列可能会马上对埃及动手了。10月31日晚上,英、法军队介入冲突,轰炸了主要的埃及军用机场。;中突爆发后不久,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呼吁双方停火,此时苏联也扬言说要出兵保护埃及。艾森豪威尔立即要求U-2对叙利亚进行侦察,看看是否有苏联的军队进入叙利亚。U-2带回的情报显示,在叙利亚没有发现任何苏联的飞机与部队。由于总统的特别关注,从11月7日到12月12日,U-2对叙利亚共进行了14次侦察。1956年11月7日,英、法两国决定停火,月底开始从埃及撤军。这次事件中,美国政府一直掌握着主动,这要归功于U-2提供了快速而又及时的情报。

1957年初,艾森豪威尔总统仍没有批准U-2进入苏联的敏感地区,但对苏联边境地区的侦察往往会在无意中成为越境侦察。1957年3月18日,一架在苏联南部边境地区搜集地面雷达部署情况的U-2,由于飞行罗盘的故障进入了苏联领空。由于当时云层很厚,飞行员没有意识到已经进入了苏联空域——直到看到飞机下方出现了试图拦截他的苏联战斗机。

U-2折翼中天

1957年5月6日的一次会议上,艾森豪威尔总统的态度终于开始松动。U-2侦察机从此可以对苏联的边疆地区进行侦察,如苏联东北部的堪察加半岛、贝加尔湖和塞米巴拉金斯克核试验场。1957年7月8日,一架从阿拉斯加埃尔森空军基地起飞的U-2对苏联远东地区进行了侦察,这是U-2首次从美国本土起飞执行对苏联地区的侦察任务。1959年6月9日,U-2飞越苏联乌拉尔地区,对苏联的导弹试验基地进行了侦察。侦察结果显示,苏联正在扩大它们的导弹发射基地。这年的下半年,U-2侦察机又多次对苏联地区进行了飞越行动。但行动进行得越来越艰辛,苏联的防空系统对U-2侦察行动的预警时间越来越短,跟踪时间也越来越长。

秘密侦察行动依然继续,直到1960年5月1日,一架从巴基斯坦白沙瓦附近机场起飞的U-2侦察机被苏联防空军的SA一2防空导弹在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击落,飞行员加里·鲍尔斯被俘。关于这次事件,还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由于U-2侦察机是美国军方最高机密,如果飞机在苏联上空被击落,后果将是灾难性的。因此美国军方在U-2侦察机上的弹射座椅后面安装了自毁系统,当飞行员弹射后70秒将启动自毁系统炸毁飞机。但鲍尔斯驾驶U-2被击中后不敢冒这个险,他不知道到底是先弹射还是先自毁,所以自己先弹射保命了,压根儿没有打开自毁系统,使得苏联人在地面上找到了U-2较完整的残骸。其实,选择五一国际劳动节对苏联进行侦察是相当愚蠢的,虽然这天苏联防空军的值班人员可能不是很多,但空中执行任务的苏联军用飞机同样也很少,苏联的雷达可以轻易地在“寂静的天空”中发现并跟踪U-2侦察机。

鲍尔斯到底是怎样被打下来的,至今众说纷纭。有一种说法是:苏联情报机关早就通过各种渠道侦知白沙瓦是U-2飞机的主要基地之一。他们不动声色地派遣了一个名叫彼得的特工,以勤杂工的身分打入白沙瓦空军基地。经过一番精心策划,彼得“偶然”地结识了美军机械师罗伯特。他投其所好,通过玩纸牌很快成了罗伯特的密友。从罗伯特那里,彼得探听到了U-2将在5月1日零点起飞,进入苏联执行任务的绝密情报。据苏联情报机关后来透露,彼得在将情报通知苏联间谍机关后,连夜潜入机场停机坪,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一截磁性钢丝插进U-2的高度仪。飞机上的高度仪是一种根据机舱外部气压的大小来测量高度的仪表,由于磁性钢丝的干扰,虽然高度仪的指针指在20000米,可实际高度可能只有不到15000米。

U-2高空战略侦察机U-2在苏联上空被击落、鲍尔斯被俘使毫无准备的美国陷入极其难堪的境地。最初,苏联方面没有任何动静。美方不知道鲍尔斯的死活,认为在20000米的高空,飞行员即使从飞机中弹出来也很难存活;而且U-2飞机上有自毁装置、不会有把柄落在苏联人手里。所以极力否认,只是由NASA出面,宣称只是一架搜集气象资料的飞机迷航。可苏联人很快将U-2飞机残片找到、拼好,并对生俘的美国飞行员公开审判。人赃俱获,艾森豪威尔不得不出面承认,是他亲自批准这些针对苏联的间谍活动的。

鲍尔斯被俘后,U-2侦察机在一夜之间成为了全世界关注的焦点。世界历史上大概没有任何一架飞机的坠落会引起如此巨大的连锁反应。鲍尔斯事件的直接结果是原定在5月中旬召开的美、苏、英、法四强高峰会议的流产和艾森豪威尔访苏计划的取消。东西方冷战再起,接着是古巴导弹危机,人类几乎走到了核战争的边缘。

“鲍尔斯事件”后,美国彻底停止了U-2侦察机对苏联地区的飞越侦察活动,U-2的身影开始频繁出现在拉丁美洲和亚洲远东地区。1961年4月,U-2侦察机多次对古巴进行侦察,为即将进行的推翻卡斯特罗政权的行动做准备。“猪湾入侵”失败后,U-2每个月就要对古巴进行一次侦察。到了1962年的春天,中央情报局获得了苏联在古巴活动增多的报告,U-2对古巴的侦察增加到每月至少2次。侦察情报显,古巴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萨姆”防空导弹,对古巴的侦察也变得越来越危险。1962年10月14日,理查德·海泽尔少校驾驶U-2发现苏联在古巴开始部署中程弹道导弹,由此拉开了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濒临战争边缘的“古巴导弹危机”的序幕。在U-2侦察机提供的导弹照片和美国强大的军事压力面前,苏联终于从古巴撤出了弹道导弹。从某种意义上说,U-2侦察机成了挽救世界的“救星”。按照美国人自己的说法,如果让苏联在美国的“后院”部署弹道导弹成功,接下采解决问题的方法恐怕就只有战争了。经过这番折腾,U-2侦察机更是家喻户晓,爱尔兰一个乐队还以U-2作为他们乐队的名字,一直红到了今天。

U-2经过多次改进,至今仍在美军服役,并始终是侦察主力。纤长的机翼令U-2拥有良好的高空性能,机身前部内装有几台先进的高空侦察照相机可以非常可靠的从高空(约20000米)拍摄到地面上的目标。机翼下两个长圆桶物体是副油箱。

50至60年代之间,U-2在国际间享有盛名。冷战时期,U-2活跃于苏联、中国、古巴等国家上空,战功显赫。中国解放军是第一支击落U-2的军队,共击落过五架。60年苏联上空,U-2SA-2地对空飞弹击落,造成美苏高层会议终止。从1955年到1960年,从A型到H型,共生产了55架,但是在89年前全部停飞。66年美国空军及CIA定购了12架深入改进的U-2R。U-2R与最初的机型相比,体积增大了1.4倍。以U-2R的机身为主要机体,美军又发展了TR-1。TR-1在78年开始生产,81年初次飞行。为了使U-2、TR-1在2万米的高空长时间飞行,设计师采取了细长的主翼设计。

TR-1隶属美国空军的战略空军部(SAC)。TR-1装载高性能合成孔径雷达(ASARS-2)精密位置探测系统(PLS)等,前线情报探测雷达,并可将最新情报由数据链传送至地面情报站。1991年,TR-1被改名为U-2R,前往波斯湾地区及波斯尼亚执行任务。1992年TR-1换装F118-GE-101引擎,最高飞行高度也大为提高,改进后的机型命名为U-2S

U-2高空战略侦察机

U-2飞行员。由于U-2在高空飞行,对飞行员必须有相应的保护措施。图中飞行员身穿橙色高空代偿服,戴与可以和代偿服连接密封的飞行头盔。下面左图为U-2座舱图片,最特别的是作为一种大型而不强调机动性的飞机,飞行员使用方向盘来操纵U-2飞行。而右图为近期洛克西德公司提出的U-2R玻璃化驾驶舱方案。2001年6月,新的专为U-2侦察机而设计的加强型任务规划系统目前已由美空军电子系统中心研制成功,并于今年5月开始测试。

任务规划系统-V(MPS-V)包括一个新型处理器,运行速度为1990年中期开发的处理器的19倍,可运行高级软件,此外,新型系统可使U-2侦察机的任务规划时间减短1/4。MPS-V包括一个440MHz处理器,512M随机存储器,以及容量为118G的4个硬盘驱动器。整个系统重约32kg,可装入一个搬运保护箱,然而老系统则需分别装入13个大搬运箱,部署时则需2个海运标准国际箱,将其13个搬运箱装入其中。导航员接收的任务信息包括为机载传感器提供飞行路线以及总体计划。然后导航员使用特定软件拟定计划,生成一个数据周转软盘,而后再通过该软盘安装于飞机上。MPS-V可规划何时何地各传感器将按指令收集400-500项典型请求所需的数据。同时该系统还可生成供U-2驾驶员执行任务用的图表和文件。

U-2高空战略侦察机  U-2高空战略侦察机

2002年4月美空军和雷神公司开始进一步改进U-2的传感器。雷神公司称,一般情况下每过5~7年,都要对机载传感器进行一次全面改进。为了提高U-2与其他战斗机或无人机之间的协作和联系,这次将重点改进U-2机载传感器的通信能力。此前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已向美空军第9侦察联队交付了首架装备新驾驶舱显示器和控制系统的U-2S侦察机。U-2S侦察航空电子可维护性计划(RAMP)为U-2安装了新的座舱设备,包括3部6英寸多功能显示器、1台平显和1部独立的辅助飞行控制系统。整个机队共有31架U-2S型飞机和4架双座驾驶舱教练机将进行改装,将于2007年完成。这将增加了情报搜集效率。RAMP采用商业现有设备,商用设备经过改进,可满足高空飞行的U-2S的特殊要求。采用了一部新的主航电设备处理机,可将旧有的模拟式信息转换为数字化信息,由新的座舱设备处理、输出。RAMP合同于1998年签定。工程与管理发展飞机的飞行试验已于2000年12月至2001年7月实施。第一架生产型飞机已于2001年8月开始了它为期6个月的改装周期。每年将改装6架飞机,生产速度由U-2S定期基地级维修周期确定。

U-2高空战略侦察机

2005年8月,立方公司防务应用部成功地完成了一系列有关美海军通信数据链系统(CDLS)的关键测试。在测试中,立方公司的系统展示了从高空侦察和战术飞机传递数据的能力。测试在美国加州沙漠中进行,美国空间和海战系统司令部(SPAWAR)、中国湖海军航空站、洛克希德·马丁航空公司、美国国防部联合互操作测试司令部(JITC)和L-3通信公司提供了支持。立方公司的CDLS系统成功地与U-2和F-18飞机交换了数据。测试工作包括飞行和实验室测试。CDLS系统是一种高速数据链,能够实现侦察机传感器与水面舰艇处理系统间的信号和图像情报数据的传递。该系统能够通过安全网络以最快的速度向战术飞机传递15个不同的波形,使得海军舰上指挥官可接收情报、监视和侦察(ISR)数据。立方公司于今年夏天已向SPAWAR和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和情报项目以及空间项目执行办公室(PEO-C4I/Space)提供了全部18套数据链系统的第一套。这第一套系统在2005年7月安装于美国海军"艾森豪威尔"号航母上。海上测试预计在年底进行。

U-2高空战略侦察机2005年10月,美国空军正式采用了BAE公司的AN/ALQ-221高级防御系统(ADS)作为U-2S高空侦察机的预警配置。AN/ALQ-221是雷达侦测(RWR)和电子对抗系统(ECM)的完美结合体,可以对潜在进攻威胁作出判断,及时向飞行员提供信息参考。新的ADS系列是BAE公司电子防御系统的升级产品,ECM技术创新计划的一个部分。按照BAE系统公司的说法,新系统主要升级了航空处理器性能和多功能驾驶舱显示功能。

2006年6月,一架第20批次的U-2S"龙女"(Dragon Lady)高空侦察机飞抵韩国乌山(Osan)空军基地。与早期的第10批次飞机相比,第20批次的U-2主要改进了座舱显示/控制系统。这项改进是该机以提高维护性和可靠性为目的的"侦察航空电子系统现代化计划"(PAMP)的一部分,可提高飞行员的态势感知能力和飞行安全性。改进后的座舱/显示控制系统利用一台新型机载计算机处理比以往多得多的信息,并将它们显示在3台6英寸×8英寸(152毫米×203毫米)的大型多功能显示器和2台较小的显示器上。所显示的信息包括海拔高度和导航信息、发动机状况、叠加有任务路径的移动地图、全机所有系统和侦察传感器的诊断信息及多种无线电频率及其设置等,显示方式可由飞行员按自己的意愿选择。U-2已在美国空军中服役超过50年,驾驶该机被认为是一种荣耀,但美空军飞行员认为它是美军所有飞机中着陆最困难的一种,在近进时需要有一辆车跟在后面,车上人员通过无线电告诉飞行员U-2距离跑道的高度。从1955年至今,U-2飞行员的总数未超过850名。

2006年11月,雷声公司宣布,从美国空军获得了一份价值1.13亿美元的后续合同,对U?-2侦察机计划中所有相关传感器、数据链和地面系统进行支持。U-2侦察机计划包括起飞前系统检查、飞行中任务支持和任务后问题分析。新系统的安装和升级工作也将依照U-2侦察机计划进行。这是U-2支持合同中的第二个选项,原合同是由华纳罗宾斯空军后勤中心下发的。最初,美国空军已经决定要使U-2飞机退役,并由RQ-4“全球鹰”无人机取而代之,但是因为U-2飞机可以携带一些特定的关键载荷(如大范围天气成像设备),而“全球鹰”无法携带,所以U-2至今仍然在役。承包商将提供对美国空军的分布式通用地面系统(DCGS)站的支持服务,以便使U-2的传感器、地面系统和数据链正常工作。雷声公司是DCGS Block 10.2的主包商,但是由于雷声公司的小组成员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推出并转投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的小组,从而导致雷声公司失去了DCGS Block 20的合同,而被诺?格公司的小组取而代之。

2007年3月,由于至少有3架U-2飞机发现了漏油问题,美国空军停飞了全球范围的U-2侦察机。此次停飞扰乱了美空军全球情报搜集行动,包括在伊拉克的监视活动。一架飞机在直接向U-2发动机输油的集油箱中发现了一个"针孔"状的漏油点。后来在U-2飞机主基地--加州Beale空军基地的2架飞机以及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加州帕姆戴尔维修厂里的一架飞机也发现了类似问题。引起此问题的原因是油箱附近的电线束的摩擦。电线出现了弯曲,摩擦后使得油箱出现了小孔,而这可能会导致起火。空军官员称,停飞U-2是为了确保飞行员的安全。3月13日兰利空军基地的空中作战司令部(ACC)发布了通知,现在正对每架飞机进行检查。上周ACC预计其35架U-2飞机中大部分都存在此问题。存在此问题的飞机将需要至少3天时间进行修理。部分U-2飞机现已返回服役,五角大楼有消息称,目前在每个海外作战地点至少有1架U-2在使用。目前U-2正在为太平洋、中东和欧洲的军事活动提供支持。

2009年6月,诺格公司机载情报、监视和侦察总设计师Richard Gunther称,美国空军已在“全球鹰”无人机上对先进信号情报有效载荷(ASIP)进行了17次飞行试验,预计,这种新型信号情报采集系统不久将用于高空飞行的U-2飞机上;至今,已在U-2飞机上进行了至少56次飞行试验。美国空军的策略是在将ASIP集成进新型“全球鹰”无人机前,先在U-2上进行飞行试验。空军官员称预计年底就可配装在U-2飞机上。自从2003年赢得合同以后,诺格公司一直将ASIP作为一个信号情报采集系统系列而进行研发工作,用于“全球鹰”和U-2的基本型系统具有通信情报和电子情报收集能力。例如,可以收集地基防空雷达和手持电话发射的信号。用于MQ-1B“捕食者”的ASIP 1C和MQ-9“死神”的ASIP 2C将只提供通信情报能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美军指挥官急需这种能力,因为与他们作战的对手经常使用手机进行通信或制造爆炸事件。美国空军称基本型系统将在2012年配装在第30批次(Block 30)的“全球鹰”无人机上。“捕食者”和“死神”的派生型系统将分别于2011年和2012年交付部队。尽管“捕食者”和“死神”的派生型系统仍处在发展阶段,但ASIP系统已获得批准进行低速初始生产。

2011年3月Goodrich公司已获得美国空军一项合同,为U-2侦察机提供两套升级的Senior Year光电侦察传感器(SYERS)。该传感器被称为SYERS-2A,将通过添加额外的多光谱成像能力增强U-2侦察机功能,提供更加高水准的清晰图像。多光谱传感器可以捕捉在特定频率的电磁波谱图像。通过探测显示肉眼很难识别的变化,这些图像可用于分析地面和建筑物的威胁状况。该SYER传感器将在马萨诸塞州切姆斯福德的古德里奇公司完成制造,并安装在U-2 ISR平台,由空军第九侦察联队进行操作。

U-2R基本数据

全长 19.20m
全高 4.88m
全宽 31.39m
机身重量 7.03t
最大速度 692km/h(高度21300m)
巡航最高高度 27430m
最大航程 4830km

U-2高空战略侦察机

·上一页:U-2 ·下一页:SR-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