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3“奥利安”反潜巡逻机/EP-3“白羊座”电子战机

P-3C“奥利安”陆基远程反潜巡逻机

分享到:

目前美军大型反潜机的主力为洛克西德·马丁公司研制的P-3C“奥利安”陆基远程反潜巡逻机。为完成反潜任务,P-3C安装了大量先进的潜艇探测传感器,诸如定位声纳浮标、磁异常探测器等。

点击查看:台湾P-3C 剖视图 日本P-3C争夺东海 日本国产P-1反潜机 日本侦察力量

P-3“奥利安”反潜巡逻机/EP-3“白羊座”电子战机1959年2月,美国海军开始为其老旧的P2V“海王星”反潜机寻找后继机型。洛克西德公司为此在该公司颇为优秀的L188支线客机的基础上,开发出了P3V“奥利安”反潜机。此后至今的40年里,该机一直是美国海军唯一的陆基反潜机。随着该机的发展,P3V改名为P-3,并衍生了三个主要型号:P-3A(上图)、P-3B和P-3C。C型是现役的唯一型号。最后一架海军的P-3于90年4月出厂,单价约3600万美元。P-3于1959年11月首飞,P-3A则于62年8月服役,最新的C型于69年8月服役(下两图)。目前已有大量的P-3出口到多个国家。

机上电子设备的核心为通用任务数字计算机,该计算机控制所有战术显示装置、显示器,并自动控制发射武器系统,以及提供飞行状态信息。该计算机还能将导航信息传感器提供的信息传送至输出或储存装置。

  热门作战飞机:
歼20战斗机, 歼15战斗机,
轰-6战神, 翔龙侦察机, 枭龙

P-3“奥利安”反潜巡逻机/EP-3“白羊座”电子战机

P-3C的武器包括AGM-84“鱼叉”反舰导弹、AGM-65“小牛”空地导弹、MK-46鱼雷。P-3C还可以在弹舱内及外挂架上携带多达9吨的水雷。

P-3“奥利安”反潜巡逻机/EP-3“白羊座”电子战机

P-3C的升级型号P-3CⅢ的用途大大扩展,既能独自执行任务,也可用于支援如航母战斗群、两栖战斗群之类的友军。其任务范围扩展到包括对岸攻击、反舰、反潜、布雷、侦察和监视等。Ⅲ型可带更多种类的武器,包括“鱼叉”导弹、MK-50鱼雷及MK-60水雷等。Ⅲ型机组由11人组成,包括两名指挥军官。下图为P-3C座舱。

P-3“奥利安”反潜巡逻机/EP-3“白羊座”电子战机

FLIR below the cockpit of the P-3C. P-3C驾驶舱下方的红外前视搜索装置。

P-3“奥利安”反潜巡逻机/EP-3“白羊座”电子战机

P-3“奥利安”反潜巡逻机/EP-3“白羊座”电子战机

目前P-3已出口到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家,并准备出口到台湾。日本拥有一支数量庞大的P-3C部队,反潜能力强劲。美国也正为上述国家提供P-3C的升级改进。2001年11月,澳大利亚皇家空军就接收了首批两架改进的AP-3C,由雷声公司澳大利亚分公司制造。该改进计划名为AIR5276工程,主要改进监视传感器和任务系统,以使AP-3C的使用寿命延长至2015年。传感器主要加装了EL/L-8300电子支持测量(ESM)传感器和EL/M-2022A对海搜索成像雷达,均由以色列飞机工业公司(IAI)子公司ELTA电子工业公司制造。新的ESM系统能同时执行高概率拦截、高灵敏的电子战和电子情报侦察(ELINT)任务。两种设备的视野均可覆盖360度。除此之外,对AP-3C的集体结构也进行了改进,以延长使用寿命。澳空军计划在2002年新加坡航空博览会上展出该型飞机。

在2002年5月,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将第50架“反水面战改进计划”(AIP)改型P-3C交付美海军。AIP计划已经在最近发生的科索沃、波斯尼亚以及阿富汗战争显示了其优越性。

The P-3 AWACS of US Coast Guard, Hunting the small planes carrying drugs into US. The radar is modified from E-2C`s. 美海岸警卫队的P-3预警机,主要用于搜索偷运毒品进入美国的小型飞机,雷达改进自E-2C预警机。

P-3“奥利安”反潜巡逻机/EP-3“白羊座”电子战机

2005年11月,澳大利亚可能对其AP-3C"奥利安"海上巡逻机实施寿命延长计划,将该机寿命期限延长到2015年之后。正当澳大利亚皇家空军(RAAF)几乎定下来要用基于波音737的P-8A多任务海上飞机(MMA)长期替换其AP-3C"奥利安"时(属于Air 7000计划第二阶段的一部分),来自预算的压力却推迟了新飞机的购进。在发展多任务海上飞机(MAA)项目上,澳大利亚谢绝了与波音公司的合作。将原本2015年退役的"奥利安"飞机寿命延长5或10年的方案一旦获准,就必须对该飞机机载系统进行升级。同时将依据工程检查和腐蚀程度状况,可能也需要对飞机机身和机翼进行结构更新。尽管知道在制定"奥利安"飞机的一系列升级计划时,要考虑到澳大利亚国防军(ADF)2010~2015年间可能的经费拮据问题,但要想使该飞机在2015年后继续有效运行,就必须升级包括任务系统、传感器和电子战自我防护装置在内的各个领域。期望2005年早些时候由国防器材局海上巡逻系统项目办公室以及工业合作伙伴澳大利亚航宇公司、泰尼克斯防务公司在确保AP-3C机队持续服役方面形成的长期合作关系在未来的升级工作中,扮演重要角色。澳大利亚皇家空军(RAAF)Air 7000计划第二阶段的另一个项目,高空长航时无人机的最终服役期及其表现的固有性能,或许会影响到"奥利安"的某些升级。在2006/2007年度举行的渠道选择中,美国通用原子公司的"水手"无人机和诺斯罗普·格鲁门公司的RQ-4B"全球鹰"无人机,都是满足这项需求的候选者。由于在海上监视和巡逻领域存在能力上的重复性,"奥利安"飞机的升级应控制在一个合理的机群数,即少于目前的18架飞机。

2005年12月,雷声公司将对美军P-3使用的AN/APS-137D(V)5型海事雷达系统进行优化升级,增强其精确定位能力。APS-137是用于反水面作战和反潜作战的多模合成孔径雷达(SAR)和逆合成孔径雷达(ISAR)系统。它利用逆合成孔径雷达进行远程水面搜索和目标跟踪、精确定位、舰艇成像和区分;利用合成孔径雷达进行陆地监视、目标获取和地面映像。该雷达系统用于美军现有陆基和舰载,并应用于未来P-8A多任务海上飞机。美海军S-3"维京"装备了APS-137,P-3C"猎户座"海上巡逻机装备了APS-137B(V)5型,先进P-3C"猎户座"反水面作战改进项目(ASUW/AIP)海上巡逻机装备了APS-137D(V)5型。P-8多任务海上飞机也将装备APS-137D(V)5型的改进型,该型减少重量,提高了平均无故障工作时间(MTBF),并有彩色显示屏。在P-8A内,它将与联合技术体系结构兼容,并与波音任务系统全面集成。优化升级工作计划于2006年11月结束。

2006年4月,美国海军海上系统司令部已授予洛·马公司一份价值600万美元的对外军事销售合同,开始为巴基斯坦升级P-3C 反潜巡逻机。加上飞机和任务系统升级以及为总共9架飞机提供维护,合同潜在价值将高达3亿美元。巴基斯坦首架P-3C 飞机的升级工作将于3月初开始,今年还将对9架飞机及其任务系统进行升级。这些P-3C 飞机将进一步提升巴基斯坦在近海水域和深水环境实施海上监视的能力,支持反舰和反潜作战。飞机的维护和改装将在洛·马公司位于格林维尔的飞机后勤中心完成。洛·马公司作为美国海军海上系统司令部的总承包商,将负责P-3C 飞机总的任务系统的升级,包括监视传感器、声学传感器、武器控制系统、通信系统、救生系统、显示器以及飞行控制系统。还将对工作站、传感器以及通信系统进行集成,为巴基斯坦海军提供海上监视能力,使P-3C成为巴基斯坦海上系统的关键部分。

P-3“奥利安”反潜巡逻机/EP-3“白羊座”电子战机

伊朗伊斯兰革命之前获得的P-3反潜机

P-3“奥利安”反潜巡逻机/EP-3“白羊座”电子战机

Length: 116 feet 8 inches (35.56 meters)
Wingspan: 99 feet 7 inches (29.9 meters)
Height: 33 feet 8 inches (10.26 meters)
Max gross take-off: 139,760 pounds (62,892 kg)
Speed: maximum - 405 knots (466 mph, 745 kmph); cruise - 350 knots (403 mph, 644 kmph)
Ceiling: 30,000 feet (9,000 meters)
Range: Typical mission: 10-12 hours duration;
Maximum endurance: 14 hours

P-3“奥利安”反潜巡逻机/EP-3“白羊座”电子战机

EP-3“白羊座”是P-3反潜机的电子战改型。1969年首架EP-3加入美空中侦察第一中队服役,随后于1974年全面替换了EC-121“超级星座”电子战机。目前每个美海军电子战中队都拥有9架EP-3飞机,及250名编制内的作战人员。每个电子战中队均会在海外基地,如西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等地区进行六个月的驻防执勤,通常驻防结束后会在本土进行为期一年的训练。EP-3E“白羊座Ⅱ”是EP-3系列的深入改型,今年一架EP-3E在南海与一架解放军的歼-8Ⅱ相撞,使其为世界所熟知。

P-3“奥利安”反潜巡逻机/EP-3“白羊座”电子战机EP-3的主要任务为电子监听。该机采用四台阿里讯公司的T56-A-14涡桨发动机。机内设有24个固定座位,19个为机组所用。EP-3E的续航时间超过12小时,航程超过5400千米。

EP-3的机组为24人,包括7名军官,三名飞行员,一名导航员,三名战术程序员,一名飞行工程师。其余为设备操作员、技术员、机械员等。VQ-2中队机组的技术人员的典型配置为:电子战任务指挥官、电子战飞机指挥官、高级电子战战术程序员、电子战操作手。 该机的电子设备包括:联合技术实验室的ALQ-110信号收集系统、ALD-8无线电定向仪、ALR-52自动频率测量接收机、ALR-60多路无线电通讯录音装置。EP-3E飞机和P-3飞机在外观上有较大差异,前机身下有一个大型圆形雷达罩,机身上、下各有1个长方形黑色天线罩。机尾有低波段信号采集工作站(Low-band signal collection station), 设置在雷达发射支援控制台上。 这个工作站的目标系统包括早期预警,高度识别和气象雷达。机尾还设有高波段分析工作站(High-band analysis station),比邻低波段信号采集工作站。“大锁”操作工作站(Big Look' operator station),处理EP-3E飞机的 AN/APS-134(V)雷达和远距雷达接收仪的信号。电子情报管理工作站(ELINT supervisor station)负责对雷达发射支援控制台的全面管理。电子战协作工作站(Electronic Warfare (EW) co-ordinator station),对电子情报和通信情报进行综合处理,转发相关方面。通信情报控制台(COMINT console)位于飞机的右舷,主舱的后面,有五位工作人员。他们的任务是通信情报采集,分析和通译。 借助上述电子战装备,EP-3能完成多种侦察监视任务,尤其在监听敌方无线电通信方面作用很大。EP-3通常在敌国的领空之外飞行,收集敌国国土上各种无线电设备发射出的电子信号,如广播、无线电台、电报、对讲机、手机等等。举个例子,苏联海军为躲避EP-3等电子战飞机的侦察,经常改变舰艇上的无线电设备的信号特征。

Photo of the EP-3E which crashed with PLA fighter is landed in Hainan island of China. 下图为与中国战斗机相撞后停留在海南岛的EP-3E飞机。

P-3“奥利安”反潜巡逻机/EP-3“白羊座”电子战机 P-3“奥利安”反潜巡逻机/EP-3“白羊座”电子战机

美国海军试飞部队、科研部队还有多架NP-3D,用于本土海域任务,并负责支持世界各地的美军导弹试验工作。具体任务包括雷达/光学监视、遥感数据收集、中继、定位、光学侦察等,派驻海外时还常常为能源部等其他部门执行任务。近年NP-3D进行了通信设备升级,目前装有UHF、VHF、SATCOMM和VHF-FM等设备。采用APS-80搜索雷达,显示设备改进为数字式样,搜索距离最大达300千米。其中一架NP-3D带有Cast Glance稳像式光学摄影系统,能拍摄极为清晰的空中、地面、海面目标照片或录像。该系统曾用于支援航天飞机、运载火箭和弹道导弹的发射任务。另外三架NP-3D改装了外形像布告牌那样的相控阵遥感跟踪系统,可同时跟踪5个在不同地点的目标(包括“鱼叉”、“战斧”等导弹目标),同时能将目标、本机、地面站紧密连接,高速传递信息。美国海军实验室拥有的NP-3D的用途更为广泛,因为它们主要用作各种设备的空中试验平台,例如E-2C的“鹰眼2000”雷达就在其中一架NP-3D上进行了试验。

P-3“奥利安”反潜巡逻机/EP-3“白羊座”电子战机

2001年11月,美国海军为P-3部队增加全天候、以数据互联为中心的快速目标定位能力的“多毛水牛”计划获得突破进展。“多毛水牛”系统包括一套整合传感器、命令与控制系统、通讯传送装置、武器系统与平台外定位系统。该系统可大大缩短作战飞机由发现目标,进而确定目标位置,发起攻击的时间。还可使得装备了巡航导弹发射平台(SSGN)的潜艇快速获得对方陆地机动目标的坐标信息。该系统能提供全天候侦察定位能力,并将各种探测装置获得的信息直接交给本机武器系统,或战区内其他作战平台。目前在没有该系统的情况下,作战飞机收集到的战术定位信息必须先传至地面或舰载控制站,再由控制站将具体信息传回作战飞机,浪费时间。“多毛水牛”估计可使探测、发现、瞄准定位及开火的整个过程所需时间缩短至1/3。在最近的实验中,该系统有效发现和跟踪了四架经过伪装的模拟机动“飞毛腿”导弹发射器。

“多毛水牛”包括诺·格公司的APY-6合成孔径雷达及移动目标指示器,还包括“捕食者”无人机的战术控制台和其他传感器、海军PTW4.0、海军全球命令与控制系统、E-2C及“非合作战斗确认系统”。通讯网络设备包括Link-16等。P-3飞机可借助该系统使用SLAM-ER导弹(下图)快速打击地面目标。该系统也可装备在海军其他作战飞机上。

P-3“奥利安”反潜巡逻机/EP-3“白羊座”电子战机

美海军也已经开始考虑P-3的后继机型。2002年初海军开始发出征询方案书,启动“多用途海上飞机(MMA)”计划的竞争。MMA计划将产生用于替代P-3和EP-3E的机型。目前P-3机队的机龄比较长,尽管不断在进行改进,但需要耗费大量的资金。为此美军希望替代机型能在2010到2012年形成初步作战能力。同时P-3系列将退役。2002年9月美海军已为MMA计划启动了40亿美元。海军力图改变MMA将同P-3飞机一对一替换的传统作法,重点强调协同性,争取在长航时无人平台(如“全球鹰”无人机)海军改型,以及民用派生型有人驾驶巡逻机之间建立完善的协同任务执行体系,降低MMA产品的成本。

2003年,美海军为改进P-3巡逻机,选择英国BAE系统公司的数字自动驾驶仪系统。BAE的数字自动驾驶仪已经是成熟产品,为提高安全性、增加系统可靠性和降低使用费用,采用双、全余度系统。该自动驾驶仪与P-3机队已经有1万多小时飞行记录。该系统也作为加拿大P-3改进升级的一部分而交付。这套自动驾驶仪是代替P-3巡逻机老的ASW-31和PB-20自动驾驶仪系统,向驾驶员提供更多的使用工作状态,包括用驾驶盘超控、导航超控和自动进场CATⅠ级着陆。该系统还有ARINC429接口,与目前和预期的全球空中交通管制要求兼容。

2003年,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正积极向巴西、德国、希腊、印度、意大利、巴基斯坦、葡萄牙和韩国推销P-3C以及升级改进计划。由于对台湾销售P-3C,该公司可能重开P-3C生产线,而该生产线1995年就已停线。因此这带来了严重的成本问题,对台的销售已经延期。而意大利、德国联合计划的MPA-R海上巡逻机项目也处于停顿状态,甚至可能不再继续,为此洛克西德·马丁公司急切希望推销P-3C,解决相关的成本问题。

2003年8月,美国海军航空系统司令部(NAVAIR)海上监视飞机计划 (PMA 290)批改进升级项目(BMUP)已经交付了最后10架P-3C改型机,该计划至此全部结束,整个改进工作历时6年。至今为止,P-3C已经在加勒比海、德国、日本、英国和夏威夷执行反毒品和飞行训练任务。P-3C BMUP飞机综合了最新的机体技术,作为海上监视和反潜战的主要机种已经服役了40多年。BMUP最初是作为使海军的P-3C部队标准化形成一种通用配置计划而实施的。据有关人员称,在这种服役了40多年的平台上综合复杂的现代航空电子设备遇到了一系列工程问题,但通过与其它工业部门及飞行人员的紧密配合,确保了原有系统部件同改进后的系统的有效综合,极大地提高了作战能力。

P-3“奥利安”反潜巡逻机/EP-3“白羊座”电子战机2003年12月,在马里兰州NAVAIR韦伯斯特训练场,美国海军航空兵武器系统部(NAVAIR)成功演示了一架P-3C发射、控制和回收一架“火力侦察兵(Fire Scout)”垂直起飞无人机的全过程。这种经过AIP升级项目改造的P-3C安装了能控制“火力侦察兵”的综合战术控制系统(TCS),这是海军首次装机使用TCS系统控制无人机。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海上系统和传感器战术系统部作为主系统综合商,负责将雷声公司开发的TCS和L-3通信系统公司研制的战术通用数据链(TCDL)综合到P-3C AIP型上。演示中,P-3C AIP首先从帕特森河起飞,在韦伯斯特训练场使用TCS发射“火力侦察兵”。AIP飞机通过TCS控制无人机和机上传感器载荷,并使“火力侦察兵”对准模拟目标:一艘美国海岸警卫队的船只。“火力侦察兵”通过TCDL将电光视频信号传输到P-3C。然后P-3C飞机将来自“火力侦察兵”的动目标图像,以及该机机上电光传感器获得的动目标图像,传回韦伯斯特训练场的地面站。此次将“火力侦察兵”的传感器数据中继传送到地面站,验证了将“火力侦察兵”的机上数据传到与其没有直接通信联系的地面站的网络战中心概念。之后AIP飞机成功回收UAV并使“火力侦察兵”着陆在韦伯斯特训练场,演示飞行结束。此次飞行也是UAV与下一代海上侦察飞机--多任务海上飞机间指挥和控制需求的概念验证和减小风险的试验。

2004年3月,台湾“国防部”正式启动向美国增购12架P-3B反潜机的“鸥计划”,然后进行性能提升,升级为P-3C。目前“国防部”已著手评估台湾厂商的能力,将优先在台湾进行反潜机性能提升工程。“神鸥计划”总采购额估计高达400亿元新台币,其中286亿元为性能提升费用,为利用军购商机促进台湾产业发展,军方准备对当地相关企业进行能力评估。P-3B改装和性能提升分为导航、电子、动力、结构、通信五大部分,初步决定由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负责系统设计整合,可能在美国进行性能提升改装工程,但如果当地厂商的能力可配合,也不排除在台湾施工。台湾包括华航、长荣、汉翔、亚航四家航太厂商都有大型维修制造机棚,足以容纳P-3B的改装工程所需空间,大部分厂商也参与过战机和直升机性能提升。此外也将优先采用台湾厂商制造的零组件。

2004年6月,美国海军表示将在两年内把P-3C海上巡逻机的数量从196架减少到148架。P-3在海军服役的平均寿命为26年,但近年海军在多次局部战争中大量使用P-3对地面部队进行支援,导致P-3C机队迅速老化。因此海军正试图将P-3的任务重新减少到原有的反潜作战和海上巡逻方面。为顶替P-3C的对地支援任务,海军希望采用广域海上监视(BAMS)无人机进行未来的地面监视任务。针对这一项目,诺斯罗普·格鲁门公司提出了海军应采用“全球鹰”无人机,通用原子航空系统公司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联合推出“捕食者”无人机的“水手”海军改型,通用动力公司提出了G550飞机的无人驾驶改型机。

P-3“奥利安”反潜巡逻机/EP-3“白羊座”电子战机

同一时间,海军多任务海上飞机(MMA)项目选中了波音公司的波音737衍生型,以在未来替代P-3。多任务海上飞机将在2019年获得完全作战能力。所以,美国众院在2005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中提议将海军用于采办卫星通信(SATCOM)和为没有安装反地/海面作战升级(AIP)系统的P-3安装通用信息处理系统(CIPS)的经费从原先的1.35亿美元增加到1.39亿美元。反地/海面作战升级(AIP)系统将为P-3飞机提供非声学传感器、通信、生存、显示系统和控制能力升级。海军目前有63架P-3安装了AIP系统,另有9架正等待安装。

2005年1月,美国海军航空兵武器系统部(NAVAIR)提前6个月向美国海军交付了首批两套P-3C战术通用数据链(TCDL)套件。TCDL系统通过将实时任务数据传输到海、陆、空联合部队显著提高战场空间的态势感知能力。NAVAIR海上监视飞机项目办公室的P-3C反海面战升级项目(AIP)主管Moran指出,该项目对于海军非常重要,它将为P-3C机队的部署提供关键支持。套件已及时地安装在两架P-3C上。为了协调和加速项目的工程、采办、生产、测试、子承包合同、安装以及训练工作,NAVAIR、工业部门和海军必须保持密切的合作。密切协作确保了两架P-3C飞机提前6个月进行了飞行测试和交付,并及时支持了训练和部署。项目主承包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海上系统和传感器战术系统业务部将L-3通信公司开发的TCDL系统综合到升级后的P-3C海上巡逻飞机上。Telephonics集团为该项目提供了综合通信系统(ICS)的改进,后勤系统国际公司(LSI)对前期飞行和维护手册的制定提供了支持。随着反水面作战(ASuW)和情报、监视、侦察(ISR)行动越来越复杂,美国海军正在加强其海上巡逻飞机的能力。TCDL系统是P-3升级计划的关键。根据21世纪海上力量战略所提出的能力需求,未来美国海军将具有更强的网络中心作战能力。团队合作是该项目取得成功的基础,政府、工业界和部队通力合作是项目提前完成的保证。海军巡逻和侦察飞行联队指挥官Moran指出,NAVAIR工程师和工业界专家的工作得到了海军的称赞,在工作中他们面临着在短时间内为飞机部署作好准备、训练机组人员、维护人员等各项工作的挑战。

2005年3月,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已经向美国海军交付了第64架P-3C飞机,该机是按反舰战改进计划(AIP)实施改进的。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将在2005年对5架P-3C进行改进。AIP改进工作利用了最新民用货架产品和成熟性技术,为美国海军的P-3C飞机提供了下一代任务能力。自1994年以来,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一直是P-3C飞机主合同商和飞机航电设备的系统综合商,航电设备包括非声学传感器、通信、生存性及显示和控制设备。新的工作站、卫星通信能力以及增强雷达、光和红外传感器极大地提高了飞机的监视能力。这种能力使飞机能够广泛用于所有的美国联合作战,包括在伊拉克、阿富汗、科索沃、波斯尼亚及其它有关的全球反恐战争。

2005年11月,美国国防安全合作局(DSCA)通知国会,可能按对外军售(FMS)协议向印度出租2架P-3C海上巡逻机及相关服务。如果所有的选项都实现的话,整个交易的价值将达到1.33亿美元。该交易包括训练装置、支援和试验装置、工程技术服务、供给支援、备件和培训等;合同期3年。这2架租赁的P-3C飞机将替代印度海军现役的2架俄制伊尔-38巡逻机,后者即将达到寿命期。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是交易的主合同商。

2006年4月,Cubic国防应用公司(Cubic公司的国防业务部门),获得美国海军空战中心一项价值450万美元的新合同,更新美海军P-3 "奥利安"飞机的AN/URR-81接收机。Cubic公司计划2007年9月之前交付6台新的单通道主机和15台24通道的辅机,还要安装改进工具包,升级现有系统。Cubic公司通信与电子业务部业务开发高级主管Dan McCormick说:Cubic公司现用的AN/URR-81经15年的海军服役证明其功能强、可靠性高,因此新机器的外形、体积和功能几乎与现用的系统一样。"Cubic上世纪90年代开始研制这些接收机,由于工作稳定、操作简便,受到用户的青睐,故海军增加了此接收机的订购。" McCormick 说,"新技术使机器维护更容易,并扩展了功能以适应美国军方的新型任务需求,包括可能与未来指挥和控制系统、宽带和信号情报系统联网。"

下图为巴基斯坦的P-3巡逻机

空军世界 :: P-3“奥利安”反潜巡逻机/EP-3“白羊座”电子战机2006年6月,洛克希德·马丁公司5月31日交付了第10架升级型P-3C海上侦察飞机,该机是原先美海军航空兵武器系统部与荷兰皇家海军(RNLN)签订的对外军售(FMS)合同内容的一部分。按照2001年签订的合同,洛?马公司得到了超过7300万美元的资金升级10架P-3C飞机达到用户要求的某一特殊构型,升级内容包括集成计算机处理和任务系统能力、改善通信系统、采用新的声学和非声学传感器。首架升级飞机于2003年11月交付美海军。洛·马公司负责项目管理、系统工程、飞机任务系统和传感器以及飞机的升级和改装。升级工作开始后,荷兰决定放弃其武装部队的海上巡逻机(MPA)任务。经美国政府批准做第三方转让后,荷兰8架MPA(包括后勤包和一个全任务模拟器)转让给了德国。该合同还包括在Valkenburg的荷兰海军航空站对德国飞行和维修人员进行培训,这项培训工作将在今年底完成。剩余的荷兰飞机提供给了葡萄牙。德国选择这批飞机的原因是原先荷兰与洛·马公司达成能力维持项目协议,将使这些飞机能再使用20年。

2006年6月,美国海军已经授予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一项为期12个月,价值为300万美元的高空反潜战武器概念(HAAWC)合同。项目将验证从近20000英尺(6096米)高度的P-3C飞机上投放MK-54轻重量鱼雷。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HAAWC概念利用其远射翼适配器套件(LongShot Wing Adapter Kit )在高空和远程防区外发射鱼雷。这项技术使P-3C机上人员能够从敌防空区外发射鱼雷。此外,HAAWC还能通过在高空发射机载鱼雷来减少P-3飞机的压力,这将有助于缓解目前在美国海军以及未来海军服役飞机的疲劳。验证项目包括:高空发射,即将HAAWC 装备的鱼雷从高空滑落到接近地面的正常发射高度,然后在入水之前投弃远射翼。这项技术的成功验证将有助于海军进一步开发高空投放轻重量鱼雷。LongShot是一种低成本、自带翼适配器套件,能够对现有的空对地炸弹(如JDAM)家族提供增程和自主导航,包括水雷、普通炸弹、激光制导炸弹以及战术炸药投放器。该系统完全是独立的,包括飞行控制计算机、一个GPS导航系统和电力源,不需要飞机的电子干扰。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这项技术的成功将提高P-3C的作战能力。现在P-3C必须下降到低空投放MK54鱼雷。由于飞机可在高空和防区外投放,从而使机组人员及飞机的生存性大大提高。

2006年9月,巴基斯坦海军航空兵重新启用2架已停飞5年的P-3C“猎户座”(Orion)反潜机,将用于与反恐作战。这2架P-3C反潜直升机将交付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进行维修。巴基斯坦海军航空兵主要使用P-3C进行巡逻。P-3C可借助先进的雷达和光学设备全天候侦察小尺寸目标。巴基斯坦希望装备美国飞机以增强岸防力量。2005年秋,巴基斯坦与美国签署了8架P-3C反潜机、总价值为10亿美元的合同。飞机将在2006年后交付巴基斯坦。

2006年12月,CAE公司已经获得德国海军授予的总值2100万欧元的新P-3C战术行动训练器(OTT)设计、制造和维护合同。德国海军将使用P-3C OTT训练P-3C飞机的传感器操作人员。当该系统与CAE正在升级的P-3C飞行训练器(OFT)组成网络后,德国海军将具有能够为P-3C所有飞行员和任务系统操作员提供训练的全综合任务模拟器。CAE公司负责军事训练服务的管理董事Aderhold表示,公司对德国采办办公室(BWB)和德国海军在深入评估后选择CAE公司作为P-3C OTT项目承包商感到欣慰。CAE公司在P-3C模拟方面的经验是无与伦比的。当P-3C OFT和OTT联合后,德国海军将具有最先进的P-3C任务训练系统。作为P-3C OTT项目的主承包商,CAE公司将领导包括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和欧洲航空防务和航天公司(EADS)在内的团队。P-3C OTT计划在2008年秋交付给德国海军位于Nordholz的飞行联队。德国海军于2005年从荷兰海军购买了8架P-3C飞机和一套P-3C OFT系统。作为德国海军P-3C能力增强项目(CUP)的一部分,CAE公司于去年底获得了升级P-3C OFT的合同。CAE公司已经将P-3C OFT转运到了位于德国Stolberg的设施中。公司正在采用新的座舱仪表、新型主机和其他软硬件来对OFT进行升级,以满足D级标准。

2007年5月,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近日授予北极星电子公司下属的北极星网络有限公司一份称之为"主采购订单" (MPO)的合同,这份合同价值6300万美元,覆盖48架P-3"奥利安"(Orion)海上巡逻飞机,有效期持续至2012年。该公司将为洛·马公司服役寿命延长项目中新的产品延寿工具箱制造零部件,这些零部件将使每架飞机增加15000个飞行小时,从而使该飞机的服役寿命增加15到20年。北极星的加盟公司CHC复合材料公司(CHC直升机集团公司的子公司)将成为这个项目的重要转包商。北极星电子公司首席执行官 Wilson Russell 博士称:"北极星公司将负责为每架飞机提供大约600多种零件和组件,我们将利用新的和改良的抗腐蚀材料生产增强设计的零部件。" 洛·马公司的海上监视部门领导Rick Kirkland则表示:"P-3飞机结构寿命评估项目的结果揭示了P-3飞机在以高于预期的速度累积疲劳损伤,这提高了(人们)对延长P-3飞机服役寿命的关注。众多的美国和国外P-3飞机用户都需要利用P-3延寿工具箱保障他们的飞机。"

2007年6月,美国海军已经授予了L-3通信综合系统公司一份价值为4220万美元的合同,开发下一代增程支援飞机,即改型的P-3。合同内容包括:设计、开发、归档、安装、集成和试验修正以及增程仪表设备。国防部5月30日宣布,这些工作将在得克萨斯州的韦科完成,估计完成时间为2011年4月。国防部还说,该合同属于成本加固定费用合同,是竞争性采办。当时有6家公司提出申请,批准了两家公司。据今年2月发布的2008财年国防部预算建议,飞机将提供改进的机载遥测能力,以支持未来武器系统的试验和评估,未来武器系统要求能达到防区外的更远距离并提高遥测通信范围。

2007年6月15日,台“立法院”通过了购买12架P-3C反潜巡逻机的专项预算,高达61亿新台币(约15.2亿元人民币),台军方相信P-3C的列装将使台湾的反潜网“近乎完美”。

2008年2月,美国海军新启动的EPX项目已吸引3支竞标团队。该项目计划替代美国海军海上巡逻机队下属电子情报收集分队的11架老龄EP-3E ARIES II飞机。与美国空军KC-X加油机项目相比EPX规模要小很多,但该项目可能再次引起波音和空客客机军用改型间的争夺。目前波音、洛克希德o马丁和诺思罗普o格鲁门公司宣布将竞争该项目。波音的方案是基于737的平台,而诺o格公开表示将考虑空客A321。洛o马臭鼬工程队正在研究从现有涡桨平台和涡扇平台以及未公开的"先进概念设计"间进行选择。三家公司均已获得小型研究合同,以帮助确定项目必须的技术准则。美国海军现将EP-3E用作信号情报平台,在常规作战中,该机收集敌方雷达信号并截获敌方通信以向我方水面舰艇提供敌方信息。海军计划在该任务基础上增加全新任务--情报、监视、侦察与瞄准(ISR&T)。这意味着需要增加成像传感器、有源雷达阵列和机载处理器,以实时识别目标并将坐标信息传递到作战飞机或舰载导弹发射装置。虽然EPX得到了广泛的竞标反馈,但海军仍面临多种压力。海军计划购买108架波音P-8A多任务海上飞机替换超过225架P-3C,用相同平台替换充当P-3C助手的EP-3E面临经济压力,另外海军还可能需面对竞标过程是否完全公平的猜疑。

2008年3月,美国军方有意在“?震风波”之际修改合约,将十二架台湾定购的P-3C都改在美国组装。台湾“立法院”去年通过预算,向美国采购十二架P-3C反潜机,原本台、美双方约定四架在美国组装,八架在台湾本地组装,连带进行技术移转。台湾《联合报》报道,据指出,此举可以减低成本,但美军却不会降价,会将省下的钱,转以“加开训练”、“增加装备”等项目抵销,对台湾而言,形同变相再“剥一层皮”。这十二架P-3C反潜机是民进党当局力推的三项军购中,进行较为顺利的一项。台美双方已签订等同合约的“发价书”,美方也正在和承包本案的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谈判执行细节。相关人士透露,原本“四架在美、八架在台”的配置,要交给?震军火公司及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选中的台湾厂商共同执行,但现在?震濒临解散,美军有意趁此时机变更计划,改以其它项目冲销百分之七十的工业合作额度。

2008年2月,美海军P-3海上巡逻及侦察飞机机队缺额已经达到至少39架的规模。据海军官员透露,大约有四分之一的P-3飞机已经停飞。美国海军作战部长Gary Roughead上将于2月28日在参议院三军委员会(Senat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 ,SASC) )作证时称部分飞机停飞的原因是机翼出现裂纹,他同时还表示由于需要保持重要的空基情报、监视及侦察(ISR)能力,以及在伊拉克的快速作战,再加上传统的反潜任务已使P-3机队不堪重负,急需后继机。Roughead还说:"近期P-3停飞的迫切需求,凸现了将下一代飞机投入使用并将老飞机退役的需求。"为此,海军已专门要求超过5.48亿美元着眼于"评定海上巡逻改进"作为尚未确定的2009财年维护领域最高关注事项,并递交给了国会山。国会将可能在本财年提供3.841亿美元用于P-3套件安装,该工作将于9月结束;09财年相应金额为3.122亿美元。此外,还将有1亿美元用于加速P-8A多任务(MMA)飞机研发。

2009年10月日本政府向索马里邻国吉布提派出第二批P-3C巡逻机部队,以接替今年5月派出的第一批部队,为打击索马里海域海盗进行预警监视。此次派出的第二批两架P-3C巡逻机均隶属于驻扎冲绳县那霸市的日本海上自卫队第五航空群。两架飞机当天上午从海上自卫队那霸基地出发,飞往吉布提。除上述巡逻机外,第二批部队还有约150名自卫队员,分别来自海上自卫队和陆上自卫队。部队抵达目的地后,将于10月中旬正式开始执行针对索马里海域海盗的预警监视任务。由于索马里海域海盗活动日益猖獗,联合国安理会去年底通过第1851号决议,授权有关国家和国际组织向索马里海域派遣军队打击海盗。日本政府今年3月首先向索马里海域派遣了两艘驱逐舰,7月又派出第二批舰队。今年5月,日本政府向索马里海域派遣第一批P3-C巡逻机部队,包括两架P3-C巡逻机和约150人的部队。这也是日本首次向海外派遣P-3C巡逻机执行任务。P-3C是日本海上自卫队的主力巡逻机,具有强大的反潜侦察和情报收集能力。目前,日本海上自卫队拥有超过90架P-3C巡逻机。

2010年1月依照美国政府的对外军售协议,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近日将两架经过升级的P-3C海事侦察机交付给了巴基斯坦。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将总共为巴基斯坦升级7架P-3C海事侦察机。其中第一架飞机由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于2009年10月交付给巴基斯坦。第二架飞机由洛?马公司于今年1月7日交付给美海军航空站,随后便移交给巴基斯坦。美海军航空系统司令部于2006年授予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合同,按照合同要求,洛?马公司将对P-3C飞机以及其任务系统进行升级和维护。P-3C海事侦察机将对海军的反舰和反潜作战提供支援,并将大幅度提高巴基斯坦在近海和深海地区进行海上侦察的能力。除美国海军以外,全球还有另外16个国家使用了P- 3、侦察机,其任务主要包括反潜作战、反舰作战、监视与侦察、搜救、机载预警以及电子作战等。

2010年5月韩国海军从美国采购了至少8架P-3型飞机。韩国政府采购的飞机为P-3K型,另有一批波音公司生产的未知数量的“鱼叉”Block Ⅱ导弹,使得飞机具备了空对面作战能力。该合同的总价值高达5.5亿美元。韩国P-3K型飞机的采购主要是应对朝鲜在黄海方面的军事行动。韩国正在寻求提高海上巡逻能力,并能够利用“鱼叉”Block Ⅱ导弹对抗朝鲜的海岸炮兵。这些飞机将被韩国宇航工业公司进行改装,与韩国2002年从美国采购的P-3型飞机类似。

2010年11月作为其防务战略的一部分,新西兰准备在今后15年内用新机替换现役的P-3C“奥利安”(Orion)海上巡逻机和C-130H“大力神”(Hercules)运输机。新西兰政府是在近日发布的一份防务白皮书中宣布上述计划的。根据计划,新西兰空军现役的P-3C飞机将继续接受改进升级,加装新型自防护设备和反潜传感器,直到2025年左右被一种具备同等能力的新型有人/无人飞机所取代。与此同时,新西兰空军现役C-130H运输机的改进计划也将继续实施,到2020 年左右等这批飞机服役期满,将用一种具备同等能力或更先进的新型运输机取代它们。新西兰政府近日发布了13年来的首份防务白皮书,对2035年前新西兰防务发展做了战略规划。

2011年11月首批5架完成了网络能力改造的P-3C“猎户座”反潜战和海上侦察机已被交付给美国海军。海军计划于2013用P-8A取代P-3,而改进P-3C的主要 目的是弥补P-8A服役前的能力差距。 据海军航空系统司令部消息,海军157架P-3C中将有50架接受C4改造。改进包括Link 16数据链、国际海事通信卫星加密宽带卫星通信。

点击查看:台湾P-3C 剖视图 日本P-3C争夺东海 日本国产P-1反潜机 日本侦察力量

·空军世界首页  ·博客  ·中国作战飞机  ·上一页:“鹰” ·下一页:S-3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