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格-23中东战史

分享到: 中国的米格-23战斗机 | 对米格-23战史与相关舆论的反思

千龙新闻网

本文从叙利亚一方的观点描述了1974年至1985年间在南黎巴嫩上空发生的空战,重点是叙利亚的苏制米格-23在1982年贝卡谷地空战中扮演的角色。文中有很多观点和例证存在争议,这主要是由于以色列方面矢口否认叙利亚空军的击落记录,尽管这些记录多少有些夸大,但本文作者相信叙利亚人确实在空中取得了一些胜利。

叙亚空军于1973午10月“赎罪日战争”期间从苏联接收了首架米格-23(北约代号“ 鞭挞者”),这架米格-23是被拆散成零件后,装在一架苏联空军安-12运输机的机舱中运到叙利亚的。其时,世界上的两个超级大国正在中东地区角力,而包括这架米格-23在内的各种武器装备,以至于叙利亚,以色列等各个参战国只不过是他们棋局中的棋子罢了。在这架米格-23运抵叙利亚之后10天,战争就结束了,因此很遗憾,它没能赶得上在实战中一展身手,这是一架米格-23MS,装备与米格-21比斯相同的雷达、4枚R-13R/S(北约编号AA-2环礁)空空导弹以及一门GSh-23L机炮,除了这种空战型号以外,苏联人还向叙利亚提供了30架米格-23BN对地攻击型。

1989年由一名叛逃的叙利亚飞行员驾驶飞行到以色列的米格-23

俄罗斯米格-23“鞭鞑者”战斗机


一,拿米格-23怎么办?

叙利亚飞行员对于米格-23的态度是矛盾的,—方面,比米格-21更加有力的涡喷发动机、更高的极限速度以及更好的可靠性赢得了飞行员的赞扬;另一方面,米格-23却比不上米格-21PFM/MF优良的机动性能,另外,米格-23复杂的操纵系统让很多的叙利飞行学员在试图驾机降落时坠毁丧命。目前还没有看到叙利亚空军方面正式的统计数字,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如此之高的事故率在叙利亚空军最高指挥部中引起了“拿米格-23怎么办?”的激烈辩论。并不是叙利亚空军—家这么倒霉,印度空军在接收使用米格-23/27系列战斗机时也遇到相同的问题。

俄罗斯米格-23“鞭鞑者”战斗机

但是随着飞行时间的增加,一旦叙利亚飞行员逐渐熟悉了复杂的操纵系统之后,事故率也随之降到—个正常的水平。然而,时间和训练并不能解决米格-23的—切问题,比如敏捷性能、电子装备和武器系统,这些问题的原因出在苏联方面。苏联空军于1965年要求研制米格-23,他们要求这种飞机能够有效地对抗美国的“百字系列”战斗机,如F-101、F-102、F-104以及F-106,在那个时代,越南战争还没有爆发,而恰恰是在越南战争中,美国人意识到了灵活机动性能对战斗机的重要性,美国的F-4飞行员对越南人轻便敏捷的米格-17和米格-21大加赞赏,这种赞扬的结果就是,将在黎巴嫩上空与米格-23相遇的对手——以色列空军的F-15F-16战斗机从设计伊始就极端地强调飞机的机动性和灵活性。米格-23的另外一个劣势前面已经提到过,那就是它的武器系统,米格-23MS继续延用了米格-21PFM/MF的雷达,并且仅仅装备了短程的红外制导空空导弹,因此,当1976年至1977年美国向以色列提供最新型的F-15和F-16战斗机以及AIM-7麻雀和AIM-9响尾蛇空空导弹之后,叙利亚空军便从此不能安寝,时时刻刻担忧着以色列空军的压倒性优势。

二,米格-23MF的到来

于是,叙利亚空军找到了苏联人,要求他们提供米格-23的最新型号——米格-23MF(北约代号鞭挞者-B),苏联政府同意了这个请求,于1978年向叙利亚出售了30架这种型号的战斗机。米格-23MF装备一台性能更加优良的雷达,更重要的是,它装备了更好的武器,米格-23MF可以挂载两枚中程的R-23(北约编号AA-7顶点)空空导弹,其中包括一枚半雷达主动制导的R-23R和一枚红外制导的R—23T,以及4枚短程红外制导的R-60(北约编号AA-8蚜虫)空空导弹。R-23并不是一种很精确的导弹,但是其重达33公斤的弹头弥补了精度的不足,而第二种导弹——R-60是苏联所设计制造的最为敏捷精确的空空格斗导弹。除了导弹之外,米格-23MF还装备了与米格-23MS相同的23毫米的GSh-23L双管机炮,这种机炮

经过了实战的考验,被证明是一种可靠性非常高的武器。

装备了这些进攻利器之后,米格-23MF获得了与其在以色列空军中的主要对手之----F-16A战隼相抗衡的机会,由于这种型号的F-16并不能挂载中程空空导弹,因此拥有R-23的米格-23MF在中程格斗中占有一定的优势。然而,在近程格斗中,米格-23MF还是处于严重的劣势,因为F-16比它敏捷得多。更糟的是,在面对以色列空军主力机种F-15战斗机时,米格-23MF完全处于下风,F-15所配备的性能卓越的APG-70雷达拥有下视下射能力,且其携带的AIM-7F/M空空导弹的射程比R-23顶点要大得多;尽管R-60M的性能与以色列空军最新型的短程空空导弹AIM-9L相差无几,但是米格-23MF的机动性和敏捷性——其近程格斗能力——是无法与F-15相提并论的,因此无论是在中程还是近程格斗中,F-15都能够占到上风。

三,米格-23的”第一滴血”

在“赎罪日战争”结束后的第一次空战中米格-23首当其冲,接受了战火的洗礼。1974年4月19日,叙利亚空军阿尔·马斯里少校正在对米格-23进行测试飞行时,突然发现远处出现了一个由七-八架F-4E鬼怪组成的以色列战斗轰炸机编队。阿尔·马斯里少校试图通过无线电向基地指挥部发出誓报,但是很快他发现敌人对无线电通讯进行了干扰,于是他把无线电转到一个公用频率,发出发现入侵者的警报。接着,阿尔·马斯里少校向F-4E机群冲过去,他驾驶他的米格-23MS从六点钟方向接近以色列战斗机,紧紧地咬住了他们,他向其中一架F-4E发射了一枚R-13S空空导弹,导弹命中了目标,将它炸成一个火球,这架鬼怪的领航员本·基里阿提中尉跳伞成功,但是驾驶员伊加尔·斯塔维上尉却没能逃得性命。现在以色列机群意识到了叙利亚战斗机的存在,他们做出规避机动动作四散逃开,这使阿尔·马斯里少校的第二枚R—13导弹没能命中目标。据阿尔·马斯里少校自己说,他此后发射的第三枚R—13结结实实地击中了第二架以色列战斗机,将其击落,坠毁在地面上。但是无论如何,几秒种之后,叙利亚人的好运就到了头,他的米格-23MS被一枚导弹击成两截,阿尔·马斯里少校跳伞后仅以身免。

阿尔·马斯里少校被救起时的身负重伤,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中挣扎在死亡线上,但他最终还是活了下来,得到提升,并且获得了叙利亚军队中的最高荣誉——“叙利亚共和国英雄”绶带。关于他被击落的细节一直是个迷,阿尔·马斯里少校自己说他是被另外一架以色列战斗机击落的,但是根据以色列方面的信息,在当天有两名幻影IIICJ的飞行员分别声称他们击落了一架“米格-21”,阿尔·马斯里少校的米格-23MS 很可能是速两架“米格”之一。另外,当天在同一地区,叙利亚空军的SA-6防空导弹营宣称击落了几架敌机,因此也说不定阿尔·马斯里少校是被己方的防空导弹击落的。以色列空军方面承认当天在叙利亚上空损失了一架A-4天鹰战斗机,飞行员阿里尔·杜波诺夫死亡,以色列空军说这架天鹰是被叙利亚防空导弹击落的,但是也许它是阿尔·马斯里少校的第二个战果。

四,1981:叙利亚与以色列的空中战斗

2月13日,一架叙利亚空军的米格-25起飞拦截两架以色列空军的RF-4E侦察机,但是这是以色列人设下的一个陷阱,就在米格-25起飞后不久,埋伏在山后的一架以色列空军的F-15突然出现,用一枚AIM-7F麻雀导弹击落了叙利亚狐蝠。

4月26日,以色列空军的A-4天鹰攻击机轰炸了位于黎巴嫩塞达港附近的巴勒斯坦难民营,在轰炸中12人死亡,另外100人受伤。但是在轰炸中,天鹰编队遭到了多架叙利亚空军米格-23的拦截,两架A-4在空战中被击落,而本来该为这些天鹰护航的以色列战斗机却被另外一群作为诱饵的米格-23巧妙地引诱到了远处。

4月28日,以色列空军多架F-16A战隼击毁了两架叙利亚空军的米—8军用直升机,他们用20毫米机炮摧毁了第一架,用一枚AGM-65A小牛炸弹炸毁了停在地面上的第二架米—8。

7月14日,在一场发生在F-16A和米格-21比斯的空战中,以色列飞行员埃米尔·纳胡米击落了对手的米格-21,这是他驾驶F-16所取得的七个击落记录中的第一个。

7月29日,以色列空军精心地设计了一次伏击,单独一架F-15作为诱饵,另外两架F-15则埋伏在山后,等待叙利亚战斗机的出现。不久,两架米格-21出现在预定的战场,但是尽管叙利亚地面控制中心命令他们拦截敌机,这两架米格-21却没有上前挑战那架孤零零的F-15。而实际上,这架F-15已经落入了叙利亚人的圈套,因为以色列基地的地面管制信号已经被叙利亚人成功地干扰了,这架F-15只能孤军作战。突然间,叙利亚空军第一中队的两架米格-25出现,尽管F-15A的飞行员用一枚麻雀导弹击落了其中一架,但是第二架米格-25PD狐蝠在距离以色列战斗机1 8公里处发射了一枚R-40R(北约编号AA-6辛辣)导弹,在距离故机11公里处又发射了一枚R-40M,两枚导弹都击中了鹰,使它坠入了地中海,据叙利亚飞行员说,以色列飞行员跳伞。而以色列方面也承认了当天的战斗以及击落敌机的战果,但是拒绝承认有任何损失。

五,“加利利和平行动”

1982年6月3日,以色列驻英国大使在伦敦遇刺,主谋是巴勒斯坦恐怖分子阿布·尼达尔,这给了以色列渴望已久的借口,次日以军发动入侵黎巴嫩的“加利利和平行动”。接下来的两天里,以空军对巴解阵地发动全面的空袭,为以色列装甲部队的前进扫除障碍。以空军的作战范围逐渐地接近叙利亚空军在贝卡谷地的阵地,两大势力的碰撞不可避免。

在“加利利和平行动”中,叙利亚空军的首次战斗发生在6月6日,两架米格-23MF起飞拦截一架以色列空军BQM-34无人驾驶侦察机,米格-23MF编队的长机扎查里亚上尉在距敌机11公里处锁定了它,用一枚R-23顶点将其击落。但是在返航途中,叙利亚战斗机遭遇到两架F-15,据叙利亚飞行员说,这两架F-15各向他们发射了一枚AIM-7麻雀空空导弹,但是扎查里亚上尉和他的僚机均安全返回。

六,鞭挞者与战隼的角逐

1982年6月7日,一个由三架米格-23MF组成的叙利亚战斗机编队由地面引导去拦截四架F-16,叙利亚长机莫扎上尉在25公里的距离发现了对手,在九公里的距离锁定敌机并发射了一枚R-23R顶点,据莫扎上尉以及他的僚机证实,这枚顶点导弹直接命中了一架F-16A。在距离敌机编队七公里的距离,莫扎上尉锁定了另外一架F-16A,这一次他使用R-23T再次击落了敌机。干什么事都得付出代价,现在是叙利亚人还债的时候,进入近距格斗之后,剩下的两架F-16A以其卓越的机动性能立刻就据了优势,莫扎上尉的座机被一枚AIM-9L响尾蛇导弹击中后被迫跳伞。然而无论如何,当他被叙利亚地面部队救回基地时,他受到了英雄凯旋式的欢迎,因为根据叙利亚方面的观点来看,莫扎上尉开创了米格-23MF击落敌机的记录,现在米格-23与F-16对决的比分是2:1,叙利亚空军领先一分。

米格-23与F-16的第二次交手发生在次日(6月8口),情况与第一次类似,四架米格-23MF与四架F-16相遇,叙利亚长机豪少校在21公里处侦测到敌机,在七公里处锁定并用R-23R击落了一架F-16。叙利亚战斗机在中距离再次占到优势,同样,以色列空军F-16A/AIM-9L的组合在近距离也再次发威,豪少校在进入近距格斗几秒钟后被击落。

从叙利亚方面来看,当天的空战是一个平手,因为另外两架米格-21比斯的飞行员分别宣布击落—架A-4M,而以空军的F-15也击落了两架米格-21。值得注意的是,以色列方面拒绝承认在6月6日至8日的空战中自己遭到任何损失。

七,决战贝卡谷地

1982年6月9口,以色列空军最终实施了对叙利亚设在贝卡谷地的防空导弹阵地以及雷达设施的袭击,这是他们计划已久的。据以色列方面的说法,他们派出了很多无人驾驶机飞越叙利亚防空部队阵地,假装是正在搜索目标的战斗轰炸机,当SA-6和SA-8的雷达锁定它们井向它们发出导弹时,在14时14分,26架携带AGM-45和AGM-78反辐射导弹以及AGM-65小牛光学制导炸弹的F-4E鬼怪战斗轰炸机探测到了敌方防空导弹雷达的频率,他们痛下杀手,在几分钟内摧毁了19部雷达。这对叙利亚空军来说是一个灾难性的打击,因为被摧毁的这些防空导弹雷达同时也负责着为叙利亚战斗机提供必需的地面导航控制,告诉他们以色列战斗机在哪儿并指导他们应该怎么做,现在叙利亚空军的眼睛完全瞎了。

15时44分,以色列空军再次出动,去完成由鬼怪开始的任务,92架作战飞机——包括A-4天鹰、F-4鬼怪,幼狮以及为他们护航的F-15和F-16进入贝卡谷地以求摧毁全部萨姆导弹阵地。叙利亚空军并没有束手待毙,至少54架米格-23和米格-21严阵以待,自“赎罪日战争”以来,也许是二战以来,最大规模的一场空战开始。

分别由叙利亚飞行员迪布和塞博驾驶的两架米格-23MF鞭挞者拦截了—个F-16编队,迪布在6公里处发射了一枚R-23R顶点,导弹直接命中敌机(如果他说的是真的的话,那么鉴于R-23强力的弹头,这架F-16完全没有幸免的机会),象以前的几次空战一样,一俟F-16接近,米格-23就完全没有了机会,迪布被一枚AIL-9L击落,跳伞后安全落地。以色列空军“与米格-23ML相遇时,以最大速度缩短距离”的战术现在开始发挥作用,几分钟之后,当两架米格-23——飞行员纳卡兹和泽诺——发现四架F-16向他们冲过来时,纳卡兹已经来不及锁定敌机并发射R-23R了,他只能在五公里的距离迎头发射了一枚R-60M,参加战斗的两个叙利亚飞行员都证实说他们亲眼看到导弹直接命中了敌机,但是他们无法确定以色列飞行员是否跳伞,因为这时剩下的四架以色列战斗机已经进入了开火位置,以色列人又赢了,纳卡兹被击中跳伞,安全落地,幸运地毫发未伤,而泽诺被迫逃离战场。叙利亚空军的另一个胜利记录是两名米格-23MS飞行员托米和阿里声称他们协作共同击落了一架F-4E,但是他们俩也没能笑到最后,因为以色列战斗机——很可能是F-15鹰——随后击落了他们的飞机,他们被迫跳伞。以上是任这场大空战中米格-23仅有的几次胜利。

八,以色列空军的胜利

由于贝卡谷地的防空导弹雷达被摧毁殆尽,叙利亚空军不得不使用建在叙利亚领土上的大型雷达为战斗机提供地面导航控制,但是这些雷达与战斗机之间的通讯很快就被以色列专门改装的波音707电子战飞机成功地干扰阻断。而在以色列空军方面,却有两架E-2C鹰眼预警机为他们的战斗机提供指挥导航,作战信息上的优势与战斗机本身性能上的优势结合起来,以色列的F-15和F-16在天上横扫米格。

除了上文提到的被F-16击落的两架米格-23MF(迪布和纳卡兹)以及被F-15击落的两架米格-23MS(托米和阿里)之外,一队以色列F-15还突袭了两架米格-23MF,将他们击落并且杀死了其中一名叙利亚飞行员索菲。据幸存的那位飞行员雅西努说,他们在被击落之前根本没有意识到以色列鹰的接近,他的证词证明了以色列空军已经完完全全地把叙利亚空军打瞎了,接着,他们的战斗机没有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以最大力量摧毁了米格机群。空战中,至少还有6架米格-21MF被F-15和F-16击落。

很明显,以色列空军在敲掉SA-6导弹阵地时获得了无可置疑的胜利,并且成功地迫使叙利亚空军的战斗机远离他们的内线——自卫能力不强的F-4、A-4以及幼狮机群。然而,以色列所宣称的28个空战击落记录却有所夸大共辞,他们仅仅在空战中击落了12架叙利亚战斗机——上文提到的四架米格-23MF和两架米格-23MS,以及六架米格-21。以色列的F-15飞行员说他们击落了四架米格-23和七架米格-21,因此米格-23的数字和大部分米格-21的数字是确定的,与叙利亚空军宣布的统计数字相差无几;但是以色列空军却说他们的F-16击落了十六架“米格”,而且并没有明确说明它们的型号,这个数宇似乎稍微夸大,因为叙利亚方面的信息,只有两架米格-23MF是被战隼击落的。

九,叙利亚的战果

至于叙利亚方面,上文所述,有两名米格-23MF的飞行员(迪布和纳卡兹)宣称他们使用R-23R和R-60分别击中一架F-16,考虑到R-23顶点33公斤重的弹头,这架F-16是不可能幸存的。另外,正在当地采访的一名英国战地记者目睹了这场空战,他亲眼看到战隼炸成一团火球后坠落。至于另外那架F-16,很可能米格-23MF击落的是一架F-4E,却将它误认为是F-16。另外,叙利亚的米格-21比斯飞行员宣称他们击落了两架F-15和一架幼狮,关于幼狮,以色列空军承认了这个损失,而关于F-15也有确凿的证据,那个米格-21比斯飞行员哈拉向敌机发射了一枚R-60M蚜虫空空导弹,直接命中了F-15A,根据以色列空军的说法,被击中的F-15A挣扎着飞回了基地,至于这架受伤的飞机后来是被修复还是被报废就不得而知了。

6月10日,以色列空军巩固了前一天的巨大胜利,以军地面装甲部队进入贝卡谷地。这一天对叙利亚空军来说是悲哀的—天,以色列鬼怪摧毁了前一天幸存的三个SA-6导弹阵地,为它们护航的F-15和F-16继续杀戮赶来拦截的米格战斗机:F-15击落了五架米格-21,两架对地攻击型的米格-23BN以及一架试图攻击以军装甲纵队的SA.342小羚羊武装直升机,F-16则为记分板上添上了十八架米格和两架直升机,当天叙利亚空军的拦截型米格-23没有升空作战。

十,叙利亚重整旗

虽然遭到了空前的惨败,但在6月11日,叙利亚空军却成功地反击了对手,取得了一系列的胜利,但也遭到了不小的损失,在这次反击中,米格-23再次扮演了主角。据叙利亚说,他们在大马士革的雷达操作员成功地将监控区域加以扩大,范围包括以色列空中预警机E-2C的活动区域以及为其护航的F-15的护航区,因此,叙利亚空军成功地策划了一次对鹰眼的大胆突袭,他们派两架米格-23MF鞭挞者绕过了F-15的拦截,用R-23R顶点空空导弹将E-2击落。对于叙利亚空军的这一声明,外界一般持怀疑态度,以色列方面也断然否认,但是从接下来叙利亚空军的胜利来看,他们的这个击落声明似乎也不完全是无稽之谈。因为由于这架鹰眼的损失,以色列空军在贝长谷地上空的监控网被撕开了一条缝,这就给了叙利亚的米格战斗机一个机会,使他们能够去惩罚在这一地区上空的以色列战斗轰炸机。

首当其冲,由阿尔·赫拉特和扎米驾驶的两架米格-23MS成功地拦截了一队鬼怪,当时这个鬼怪编队正在对阻击以色列坦克的叙利亚装甲部队进行轰炸。赫拉特和扎米使用R-13S导弹共同击落了一架F-4E,然而他们也付出了代价,紧接着他们就被赶来复仇的F-15A击落,两人跳伞后均安全落地。几分钟以后,由佐阿比驾驶的另外—架米格-23MS击落另外一架鬼怪,并且打断了这个鬼怪编队正在进行的轰炸,在取得胜利之后,佐阿比成功地逃脱了F-15和F-16的拦截,安全返回。另外,在当天,还有一架F-4E被米格-21比斯用R-60M导弹击落。

虽然叙利亚飞行员们英勇奋战,但是当天以色列空军仍然牢牢掌握着优势:他们宣布的十八个击落记录中的绝大部分都得到了叙利亚空军方面的证实。F-15除了击落以上提到的两架米格-23MS(阿尔·赫拉特和扎米)以外,还击落了六架米格-21MF;而F-16则至少击落七架苏-22和三架武装直升机。

虽然F-16战绩辉煌,但是他们仍然无法及时阻止这些苏-22战斗轰炸机摧毁以色列第210装甲旅的司令部。第210装甲旅的厄运不仅仅来自于固定冀的战斗轰炸机,米-24红雌鹿以及SA.342小羚羊武装直升机发射的反坦克导弹给了他们沉重的打击,再加上叙利亚特种部队,以色列第210装甲旅在沙罗克山和卡法希尔的战斗中损失了数十辆M60A3、百人队长和M113等各种型号的坦克装甲车辆。另外,在那里,以色列人遇到的对手不仅仅是叙利亚的武装直升机和特种部队,巴解组织中战斗力最为强悍的“第17部队”以及“雷电部队”也出现在以军面前。1982年的以色列总参谋长拉斐尔·埃坦承认说“卡法希尔的战斗是我们在1982年遇到的最艰苦的一场战斗。”与此同时,为了弥补空袭中的损失,叙利亚继续将新的SA-6和SA-8防空导弹运进贝卡谷地,这些战斗的细节,如果再加上前面提到过的叙利亚所宣称的击落一架E-2C以及3架F-4E的话,我们清楚地看到叙利亚在6月11日的重整旗鼓。

十一,停火

这个时候,美国国务卿乔治·舒尔茨向以叙双方提出了一份停火协议,双方都对这份协议很满意: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接受它是因为在黎巴嫩苦战的疲惫不堪的叙利亚军队急需休整,而以色列总理贝京则是因为“加利利和平行动”的作战目标已经达到,而且鉴于上文提到的叙利亚军队攻势的反弹,以色列人不愿意冒不必要的险,徒然损失战士的生命和武器。

至于我们的主角,叙利亚的米格-23,在战争中表现还是相当不错的:1982年6月6日至11日间,米格-23MF执行了52次战斗飞行任务,宣称占落了五架F-16以及一架E-2C,被击落6架(被F-16A击落4架,被F-15击落两架或更多);米格-23MS则击落了三架F-4E,被击落四架——全部是被F-15击落的,综上,空战型的米格-23总共击落了九架敌机,被击落十架,交换比大致为1:1,考虑到以色列战斗机在武器、机动性及地面控制支持上的优势,这样的成绩已足以令人感到满意。

对于那些已经深信以色列空军85:0“辉煌胜利”宣传的读者们来说,这些统计数字以及论断似乎更象是叙利亚空军的夸夸其谈。但是,即使排除其中出于宣传目的的夸大,我们也应该注意到,那位在空战地区的英国记者亲眼目睹到至少四架以色列战斗机被叙利亚米格战斗机击落坠地:一架F-16、—架F-4鬼怪和两架A-4天鹰。如果再加上那架被米格-21发射的R-60M击中的F-15,以及公认的在6月9日被米格-21击落的幼狮的话,那么很显然,以色列人大声叫嚷的“85:0”中的“0”显然是个笑话。

叙利亚方面的统计数字并没有否认以色列的胜利。固定翼作战飞机及直升机加在一起,叙利亚1982年6月在黎巴嫩上空总共损失了72架飞机,其中的12架是被以色列的防空武器(M163火神高炮和毒刺便携式防空导弹)和友军炮火击落的,另外的60架是在空战中被击落的,空战中总的交换比是60:14,或者说是4:1。

十二,结论

从以上的情节及分析中,我们可以看出,出于其自身缺陷,米格-23不能与F-15/16抗衡,同时由于叙利亚空军指挥层的战略失误以及其他一些外界影响因素,米格-23遭受了不小的损失,而这些损失不能直接归咎于飞机性能。尽管如此,叙利亚空军的米格-23还是以其表现证明了它们并不是弱者,如果能够在合适的战争条件下——例如说在精确的地面拦截控制下的突袭行动——使用的话,米格-23将是一种令人生畏的武器。(作者:和平)


叙利亚空军米格-23击落敌机记录

日期 叙利亚战斗机型号 叙利亚飞行员 使用武器 被击落的以色列战斗机型号 以色列飞行员/备注

1974年4月19日 米格-23MS 阿尔·马斯里少校 R-13S F-4E 伊加尔·斯塔威上尉(死亡) 本·基里阿提中尉(被俘)

1974年4月19日 米格-23MS 阿尔·马斯里少校 R-13S F-4E


1981年4月26日 米格-23MS R-13S A-4 以色列方面承认

1981年4月26日 米格-23MS R-13S A-4 以色列方面承认

1982年6月6日 米格-23MF 扎查里亚上尉 R-23R BQM-34 无人驾驶飞机/以色列方面承认

1982年6月7日 米格-23MF 莫扎上尉 R-23R F-16A


1982年6月7日 米格-23MF 莫扎上尉 R-23T F-16A


1982年6月8日 米格-23MF 豪少校 R-23R F-16A


1982年6月9日 米格-23MF 迪布 R-23R F-16A


1982年6月9日 米格-23MF 纳卡兹 R-60M F-16A 英国记者证实

1982年6月9日 米格-23MS 阿里/托米 R-13S F-4E


1982年6月11日 米格-23MF R-23R E-2C

1982年6月11日 米格-23MS 阿尔·赫拉特/扎米 R-13S F-4E 英国记者证实
1982年6月11日 米格-23MS 佐阿比 R-13S F-4E

1983年10月4日 米格-23ML R-24 F-15A

1983年10月4日 米格-23ML R-24 F-15A

1983年10月4日 米格-23ML R-24 F-15A

1983年10月4日 米格-23ML R-24 F-4E


叙利亚空军米格-23损失记录
日期 所属以色列空军部队 以色列战斗机型号 以色列飞行员 使用武器 被击落的叙利亚战斗机型号 被击落的叙利亚飞行员

1982年6月7日 第110中队 F-16A 怪蛇—3 米格-23MF 莫扎上尉

1982年6月8日 第110中队 F-16A 怪蛇—3 米格-23MF 豪少校

1982年6月9日 第110中队 F-16A 阿米尔·纳胡米 怪蛇—3 米格-23MF 迪布

1982年6月9日 第110中队 F-16A 泽耶兹·拉兹 怪蛇—3 米格-23MF 纳卡兹

1982年6月9日 第133中队 F-15A “R” AIM-7F 米格-23MF 雅西努

1982年6月9日 第133中队 F-15A “R” AIM-7F 米格-23MF 索飞(死亡)

1982年6月9日 第133中队 F-15A AIM-9L 米格-23MS 托米
1982年6月9日 第133中队 F-15A AIM-9L 米格-23MS 阿里

1982年6月11日 第133中队 F-15A AIM-7F 米格-23MS 阿尔·赫拉特

1982年6月11日 第133中队 F-15A AIM-7F 米格-23MS 扎米

1985年11月20日 第106中队 F-15A 尼尔·罗南 AIM-7M 米格-23ML

1985年11月20日 第106中队 F-15A 尼尔·罗南 AIM-7M 米格-23ML


编者按:根据以色列空军空袭贝卡谷地当天的纪录,为击落叙利亚22架飞机。所谓82:0的战果似乎为一段时间内的累计,国内媒体以讹传讹,传出了贝卡谷地之战82:0的成绩。以上的文章似乎更多的借鉴了叙利亚方的资料,也无法证实其准确性,可供读者参考。

·上一页:米格-21 ·下一页:米格-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