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35 JSF 联合攻击战斗机

第1 2 3部分 | JSF发动机 | JSF综合航电 | 命名之争 F35用中国零件 全外挂状态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2005年1月,美海军陆战队将开始研究能否以及如何采用F35替代EA-6B电子战飞机。海军陆战队计划在2015年前继续使用EA-6B,比海军用EA-18替代EA-6B的时间要晚得多。然而,海军陆战队官员也意识到必须开始制订EA-6B的替代计划。实际上,尽管计划中的替代系统将在10年后投入使用,但开发周期以及国防部采办过程的缓慢增加了海军陆战队的担心。尽管采用短距起飞/垂直降落配置限制了未来海军陆战队机载干扰系统的选择,且进行研究的规模不会很大,时间只有一年,经费为100万美元左右,但其影响将是深远的。研究结果可能使陆战队将短期研发资金投入用于未来电子攻击系统的创新技术开发中。电子攻击型“联合攻击战斗机”(EA-JSF)方案研究将集中在陆战队计划购买的短距起飞/垂直降落型JSF上。

采用短距起飞/垂直降落型对电子战系统选择所产生的限制将多于常规型或舰载型F35。但是选择短距起飞/垂直降落配置将能够带来其他型号所不具有的优势。首先,它能确保电子攻击型F35能够在与其他陆战队F35机队相同的空域内作战。短距起飞/垂直降落配置的EA-35将是一种单座飞机,执行干扰支持任务的方式将与四座EA-6B有很大的不同。早期的设计考虑在目前安装短距起飞/垂直降落升降风扇的空间内容纳一名电子战操作员。电子攻击型F-35将必须解决与EA-6B之间存在的任务不同。同时,战场电子目标的数量正在激增,任何未来电子攻击飞机将必须更多地依靠自动操作以及其他措施以更好完成作战任务。

F-35 JSF 联合攻击战斗机

电子攻击型F-35的配置还没有明确。当海军的EA-18基于升级能力(ICAP-3)设备时,海军陆战队却相信一种全新的接收机和干扰设备设计将更适合他们的系统。目前仍未确定的问题还包括干扰负载能否内置于飞机以确保隐身特性,是否需要外部干扰吊舱。采用模块化干扰设备应对不同的作战任务也被认为是一种潜在的解决方案。军方和工业界官员早就指出,F-35的有源电扫描阵雷达将提供干扰能力。海军陆战队希望保留F-35的低可探测特性,不希望由于采用干扰设备而降低隐身能力。但矛盾的是,一旦开始实施干扰,飞机将很容易被探测。研究工作的目标之一是确定EA-35开发中所存在的障碍以完善投资计划。当考虑到未来干扰需求时,陆战队还在努力探究其他问题。除了着眼于替代EA-6B,研究工作还将评估海军陆战队空地任务部队将要保留的电子战能力。

2005年2月,在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沃思堡工厂,F-35联合战斗机的四个主要部件正在加紧制造,以便能在春季末开始进入总装阶段。诺斯罗普·格鲁门公司制造的中机身以及BAE系统公司制造的后机身和尾翼在2005年第二季度将分别从帕姆戴尔和Samlesbury工厂运往沃思堡工厂。这两个部件将与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生产的机翼和前机身相连接。

第一架F-35A常规起降型的装配工作预计在年末完成。计划首飞时间为2006年8月。诺斯罗普·格鲁门公司于2004年2月开始F-35A中机身的装配,首先制造的是复合材料进气道。时隔一年,公司目前正在完成中机身上下部分的接合工作,并且已经开始液压和电子系统的安装。BAE系统公司目前所有垂尾的结构零件都已装载到工装上并于不久开始加工。平尾的装配也于近期开始。F-35加工技术将采用新的装配速度和精密标准,以确保F-35外形准确并满足低可探测性需求。据称,在BAE系统公司生产的第一个零件的精度在七千分之一英寸之内,该尺寸小于人的头发丝的宽度。在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沃思堡工厂,工人们已经完成了复合材料蒙皮和前机身的初步连接,安装了座舱地板,并已经开始电子系统的安装工作。机翼结构的装配完成,下翼复合材料蒙皮正在进行连接前的钻孔。首架F-35B短矩起飞/垂直着陆型的制造计划目前在准备阶段。诺斯罗普·格鲁门公司F-35B中机身的装配工作计划于2005年第二季度开始;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计划于今年第四季度开始F-35B的装配;而BAE系统公司计划于2006年初进行F-35B零件装配。

F-35战斗机 :: JSF 联合攻击战斗机 —— X-32验证机 2005年3月,美国政府责任办公室(GAO)上周在写给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的一封信中说,各种型号F-35采用同样的空中加油方式而节省的钱不能抵消改装现役加油机队而需要增加的成本。GAO说,修改JSF空军型的要求,使其采用探管锥套式空中加油系统而非传统的伸缩套管需要改装空军大部分现役KC-135加油机,估计需要花费25~35亿美元;而估计采用相同的空中加油系统只能节省1.8亿美元。但是,GAO指出,空军在其上述分析中的增加和节省的开支部分没有考虑其未来的加油机采购,而这一采购预计今年开始。GAO说,空军如果在未来的加油机上都采用探管锥套式系统,其未来加油机的数量可减少高达50%。GAO说,尽管伸缩套管式系统在使用上有优点,但它不能同时为多架飞机加油,而后者却是探管锥套式系统的优点。美空军争辩说,探管锥套式系统更不稳定,可能损坏隐身的JSF。这份GAO报告出现的时间对美空军来说比较微妙,美空军现正在与国防部领导探讨如何开展加油机现代化项目。

2005年4月,美国一位负责JSF项目的主要的官员称,JSF项目正寻求为短距起飞/垂直降落(STOVL)再减轻大约300磅(约136千克)的重量。由于JSF的设计已经相当细致,这一目标并不容易实现。项目负责人史蒂文·艾勒伍德称,他不指望能从目前该机的任何一个大部件再继续减重,而只能从许多细节着手。截至目前,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已通过多种设计修改使STOVL型的重量减少了大约3000磅(约1361千克)。这个总的减重效果已得到稳定,在过去大约7个月来上下浮动不超过100~200磅(90.8千克)。该型的期望重量大约为30000磅(13608千克)。美国防部最近的选择性采办协议(SAR)显示,JSF项目的总成本已达到2566亿美元,超过预期118亿美元。艾勒伍德将此归因于通货膨胀。成本超支中大约有9亿美元来自现在的系统发展与验证(SDD)阶段,该阶段的成本已增加到414~415亿美元。针对国防部"费用分析改进组"(CAIG)所确信的JSF在SDD阶段的成本将超出预期数十亿美元,艾勒伍德坚称CAIG还没有完成它的分析。但是,成本估算和重量挑战预计都将是5月5日防务采办委员会举办的峰会中要进行评审的问题。艾勒伍德还说,JSF项目的成本上扬将同8个外国伙伴分摊,但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帮助美国支付这些额外费用的意愿。美国将"鼓励"这些伙伴们为此掏钱,但并不"命令"它们这么做。但是,"除英国外的其他国家都已拒绝捐助,英国仍保持沉默"。

F-35战斗机 :: JSF 联合攻击战斗机 —— X-32验证机2005年7月,洛克希德·马丁航空公司正在努力调整进度、投资及供应链结构,以达到首架预生产型F-35在2006年首飞以及2007年小批量生产的目标。在该项目中采用连续移动装配生产将是生产的一个重要方面。计划要求在首架F-35B短距起飞/垂直着陆(STOVL)型装配期间,逐渐分阶段实施连续移动装配生产线,并在小批量生产中使用。最初,生产线将以每小时2英寸(约5厘米)的速度移动,当项目进入大批量生产时,速度增加到每小时4英寸(约10厘米)。移动生产线将按照保障功能及供应链划区,最终达到每天一架的生产速度。首架预生产型F-35A的供应商已经选定。首架STOVL 型的供应商正在筛选中,小批量生产阶段的供应商正在提议中。许多供应商熟悉基于性能的后勤并能胜任交给的任务,而另外一些供应商需要进行评估,看是否能够满足进度要求。F-35项目最近完成了为期三天的中间设计评估(interim design assessment)。国防部批准了公司STOVL型的重量控制计划,考虑到未来不确定的变化,该重量控制计划有一定余量。最近,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完成了首架预生产型F-35A后机身与机体的初步对接,因而能够按时在9月初接通电源。这个月工人们正在安装电子及液压系统和部件。垂直安定面已经从英国的BAE系统公司运抵沃思堡工厂,水平安定面按计划将于月底到达。两大部件将于8月初安装在机体上。由古德里奇公司制造的主起落架和前起落架将于8月末安装。年底之前没有安装发动机的计划。除了制造首架常规型F-35外,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及它的伙伴已经开始首架STOVL 型的工作,该STOVL 型飞机计划于2007年末首飞。维持F-35计划投资不变是一项挑战,项目仍然享有强有力投资支持,并且正在征寻客户在小批量生产阶段对采购关键设备有关资金方面的意见。美参议院支持这一投资,但众议院对早期支出存在疑虑。为此,洛·马公司相关负责人在月初向众议院议员详细解释了投资的必要性。称相对少量的投资将避免项目的延迟,并称这样做是值得的。F-35目前没有考虑装载定向能武器,但是,随着这些武器的成熟,JSF及其衍生型将要配备它们。

2005年8月,BAE系统公司宣布,F-35电子战系统在加州中国湖海军空中武器站的试验场成功完成首次飞行试验。F-35 JSF电子战系统是飞行员获得态势感知信息的主要来源,可增强飞机对潜在威胁的识别、监控、分析和反应能力。F-35的电子战系统由BAE系统公司信息和电子战系统分部负责研制,其体系结构和技术主要基于美空军F/A-22"猛禽"多用途战斗机的电子战系统。与F/A-22战斗机一样,F-35电子战系统的核心在结构上将内嵌低可探测性的雷达孔径,可减小雷达反射截面,增强雷达的隐身能力。F-35的隐身能力要求飞机具有良好的雷达告警能力,因为飞行员需要该系统来保证飞机一直处于敌方雷达检测范围之外。因此,BAE系统公司为F-35研制安装了新型数字雷达告警接收器以及电子对抗设备。在这次飞行试验中,F-35的电子战装置被装载在一架T-39 双发动机公务机上,在飞行中,利用宽带数字接收机系统,接收来自地面发射机发射的模拟无线电频率的威胁信号,全面测试了该系统的结构。为了估计潜在费用和改进性能,BAE系统公司自行出资进行了这次飞行试验,并将利用方向发现(DF)算法对这次飞行试验收集的信息进行处理,然后由定位算法将性能研究和预测数据结合起来。这次试验是BAE系统公司F-35项目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2005年11月,诺斯罗普·格鲁门公司已开始对用于F-35的分布式孔径光电系统(EO DAS)进行试验。本月初,该公司的BAC 1-11航空电子试验机安装EO DAS,在巴尔的摩-华盛顿国际机场附近的诺·格电子系统分部的总部进行了试飞。在飞行中,机上全部三个传感器同时工作,成功实现了无缝接合的广域视场。EO DAS编号为AN/AAQ-37,由安装在机身上的6个光电传感器组成,实现了全向覆盖,可探测空中目标和提供导弹逼近告警、提供昼/夜视景并支持机载前视红外传感器进行导航,从而增强了F-35的态势感知能力、生存能力和作战效能。首套AAQ-37系统将于2006年4月交付给F-35的主承包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由后者安装到JSF任务系统综合实验室中进行试验。除了AAQ-37,F-35的另一种关键机载传感器--AN/APG-81有源相控阵火控雷达也由诺·格公司开发。它使飞行员能在远距离上与多个空中和地面目标同时交战,具有非凡的态势感知能力。诺·格还负责开发该机的任务规划软件和训练系统等,并负责制造该机的中机身(包括综合其内部设备)。

同时,美国部分国防专家表示,国防部可能很快正式提出要求空军放弃空军型F-35B,而改为使用海军的常规起降型号。

F-35战斗机 :: JSF 联合攻击战斗机 —— X-32验证机2005年11月,JSF综合试验队成员正在美加州爱德华兹空军基地测试F-35的生存性,但他们并没有使用F-35飞机。试验人员在爱德华兹最近退役的一架F-16上试验化学和生物净化过程,以研究当F-35在作战使用中接触到化学或生物战剂后经过处理使其安全返回服役的技术。JSF是美军首型有化学和生物生存性要求的战斗机。试验计划包括3次内部、1次外部污染试验,试验中将使用一种模拟化学战剂和一种模拟生物战剂。进行生物试验时,一种具有和炭疽相同顽强特性的无害的孢子被注入运转中的发动机,污染环控系统。然后,飞机被拖入一个便携式膨胀式橡胶机库,用暴露到过氧化氢气体中的净化办法进行处理。这一过程持续2至3天,过氧化氢气体分解为水和氧气。JSF综合试验队的项目经理马克·蔡斯称,已完成了3次生物试验中的1次,目前正进行4次化学试验中的第3次试验。最后一次生物试验将在感恩节之后的一周进行,随后进行剩余的化学试验。化学试验进行时,飞机被喷上汽化的模拟化学制剂,然后放入机库净化处理。但这一过程需要加热,而不是使用汽化的过氧化氢。这时,飞机被放入一个被称为热空气净化室的金属房间内,加热到约180度,持续6天。这一过程将把化学制剂的浓度降低到可接受的水平,维修人员和机组人员不再需要穿戴防护服。加热过程被称为"加速风化",整个过程中飞机通过空气采样、视频监视及温度传感等手段进行密切监控。这一阶段的生存力试验于10月份开始,到12月20日结束。下一阶段的试验内容包括F-35环境保障系统、JSF特别保障设备、飞行员飞行设备、F-35整机及其子系统的净化。

2006年将是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F-35"联合攻击战斗机"(JSF)项目的关键年份。在这一年中,该项目将达到几个关键里程碑,其中包括关键设计评审(CDR)和年底的首飞。目前,F-35的四大关键机载传感器系统--诺斯罗普·格鲁门公司的AN/APG-81有源相控阵雷达和光电分布式孔径系统(EO DAS)、英航宇系统公司的综合电子战系统及洛·马公司的光电瞄准系统(EOTS)均已开始飞行试验。其中EO DAS由分布在F-35机身的6套光电探测装置组成,可实现360°的环视视场,其图像投射到头盔面罩上,使飞行员能通过自己的眼睛,"穿透"各种障碍看到广域外景图像,例如,可以"穿透"自己的右腿和飞机结构的阻碍看到飞机右下方的情况。明年第二季度,F-35的合作航空电子试验台(CATB)将首飞。该试验机由波音737改装,用来对F-35的航空电子设备进行领先试飞以降低风险。该机装备了F-35的全部子系统,试飞时机上将有30名系统工程师和一套完整的F-35座舱模拟器。技术人员可通过该机的试飞评价APG-81、EO DAS和EOTS的性能,并对传感器融合软件的效果进行验证。

F-35战斗机 :: JSF 联合攻击战斗机 —— X-32验证机目前F-35项目处于系统研制与验证(SDD)阶段,该阶段将持续12年,今年已是第4年。在这个阶段总共将制造22架完整的F-35,其中15架用于试飞。洛·马公司F-35项目执行副总裁兼总经理丹·克劳利(Dan Crowley)表示,首架生产型F-35是常规起降型(CTOL)的F-35A,编号AA-1,不久之后将从洛·马公司沃斯堡工厂下线。最近该工厂的工人们已为其安装好机翼上部蒙皮,此处的蒙皮本来设计成单块式,但现在的设计改成由7块蒙皮组成,减轻了重量并节约了生产工时。此前在11月28日,洛·马的工人们已安装了该机的垂尾,随后将安装平尾。起落架在更早的时候已安装,并对飞机进行了全面的通电检测。AA-1在出厂后将进行一系列工厂试验和地面试验,然后首飞。AA-1将安装普拉特·惠特尼公司的F135发动机。迄今为止,该型发动机已积累了大约4000个试验小时数,普·惠将在今年年底前交付用于AA-1的发动机。通用电气/罗尔斯·罗伊斯小组也正在制造F136发动机,它是F-35的一种可选发动机,迄今为止已积累了1000个试验小时数。目前F-35仍在洛·马沃斯堡工厂长达1英里(1609米)的F-16生产线上生产,但洛·马公司已投入大笔资金为F-35建立一条新生产线,其生产能力将达到240架/年。相当于每个工作日生产1架。在制造AA-1的同时,洛·马还在制造第一架短距起飞/垂直降落(STOVL)型F-35B,其编号为BF-1。2006年11月,诺·格公司将在其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帕姆代尔的工厂完成BF-1中机身的制造。后机身(包括垂尾和平尾)由英航宇系统公司负责。BF-1预定将在2007年首飞。

接下来,首架经过全面减重重新设计的CTOL型(编号AF-1)将在2008年年初首飞,首架舰载型(CV)F-35C将在2009年首飞。在为期6年的试验计划中,15架F-35将累计试飞6700架次,故有充裕的时间解决问题。洛·马将向位于马里兰州帕塔克森特河的美国海军航空系统司令部和位于加州的爱德华兹空军基地派遣多达1600名跟飞跟试人员。目前洛·马公司正在继续细化BF-1和AF-1的设计,同时继续确定CV型的布局和结构。STOVL和CTOL型将在2006年2月进行关键设计评审,而CV型则将在2007年。SDD阶段包括7轮小批生产,其中首轮将制造5架CTOL型。F-35的STOVL型预定最早将在2012年形成初步作战能力,CTOL型和CV型的这个时间分别是2013年和2014年。英国的CTOL型也将在2014年形成初步作战能力。

2006年4月18日,洛克希德·马丁公司F-35联合攻击机小组已提前5天成功完成首架F-35的结构耦合试验,并将继续开展其它地面试验。洛·马公司执行副总裁兼JSF项目总经理Dan Crowley称,所有的试验结果都在预计范围内。该项试验于4月2日结束,主要测试了飞机对飞控系统输入的结构响应。洛·马公司F-35综合试验队副总裁Doug Pearson称,飞行控制面有可能快速偏转,将产生非常大的力,飞机机构必须承受,因此需要掌握飞机结构对某些动态飞控输入的响应过程。在结构耦合试验中,飞机飞控系统进行了大范围的飞控操纵面运动。基于试验中收集的数据,工程师对飞控系统作调整,以消除那些可能造成飞机结构损坏的响应。试验小组评估了8种不同的F-35燃油和武器载荷构型。试验中飞机2个内部武器舱都首次满载惰性炸弹(JDAM)和空空导弹,武器舱门反复开启和关闭。F-35地面振动试验从4月11日开始。

F-35战斗机 :: JSF 联合攻击战斗机 —— X-32验证机2006年5月,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已制造了一架F-35"联合攻击战斗机"(JSF)的预生产型试飞机,其编号为AA-1。该机是一架常规起降型(CTOL),自今年2月17日完成总装出厂以来一直在进行各种地面试验,若一切顺利,它将在今年8月开始首飞前地面滑行试验,秋季首飞。洛·马公司F-35"综合试验团队"(ITF)副总裁道格·皮尔森(Doug Pearson)表示,这架F-35在试验中所出现的意外少于其他任何一种战斗机,参研人员将从它学习并确认许多知识。该机将安装一些新部件来替换目前初始试验所使用的非适航部件,并在今年7月底之前,完全达到可试飞状态。但在首飞前,该机还有许多试验需要完成,包括发动机地面运转,航空电子和机身系统检查,综合动力包(IPP,集成了辅助动力单元和发动机起动系统)的评价等。迄今,AA-1已进行了燃油系统试验、飞控系统试验和地面振动试验。按皮尔森的说法,该机在燃油系统试验中未发生泄漏情况,但全机46个油量传感器中的少数出现了异常,原因主要是受到附近电导线的干扰,将通过修改油量软件解决这一问题。皮尔森说,尽管AA-1只是一架预生产型飞机,但它与生产型飞机的相似程度远高于以往的F-15/-16等战斗机。这是因为F-35要具有低可探测特性(LO),这就要求包括机体在内所有系统在设计时就满足综合和严格的公差要求,例如其AAQ-37光电分布式孔径系统(EO DAS)、光电瞄准系统(EOTS)等会影响机体表面细节形状的任务传感器都必须在飞机的外形设计中予以考虑。

AA-1的地面振动试验包括机体对飞控输入的响应测试。皮尔森表示通过这种试验,参研人员很好地了解了从飞控作动器到机体结构的载荷传递路径和大小,并且试验的实测结果与预测的很接近。F-35的操纵面首次采用了自备式的(self-contained)电-静液作动器(EHA),按皮尔森的说法,它在试验中的表现正常且好于预期,但洛·马公司将根据试验结果对飞控软件进行某些修改。皮尔森还表示,目前的分析显示该机的飞控系统具有足够的颤振裕度,但在试飞期间将对此进行进一步分析验证。按计划,洛·马公司还将在今年12月接收1架波音737-200"合作式航空电子试验平台"(CATBird)。该机专用于试飞F-35的机载任务系统,包括APG-81有源相控阵雷达、AAQ-37、EOTS和综合电子战系统等。作为F-35项目系统研制与验证(SDD)阶段工作的一部分,洛·马公司在接下来的几年中还将制造14架预生产型试飞机和7架用于静力和疲劳试验的机体。其中,试飞机将覆盖F-35的三种基本型--F-35A CTOL、F-35B STOVL(短距起飞垂直降落型)和F-35C CV(舰载型)。皮尔森表示,洛·马公司打算实施高强度试飞计划,在2012年之前完成近7000架次、12000小时的试飞。

2006年5月,美国总统布什和英国首相布莱尔5月26日宣布,两国同意英国将具有"成功使用、升级、部署和维修联合攻击机的能力,英国保留有该机的使用主权。"根据白宫发表的一份联合声明,两国政府同意保护JSF项目的敏感技术。两位领导人称,在坚持这些原则的前提下,双方正在制定有关细节。英国防务采办大臣Paul Drayson3月14日曾警告说,除非英国的技术获取需要能得到满足,否则英国将退出JSF项目。他称或是向英国提供其JSF飞机的"使用主权",或是英国退出该项目。另外,两国首脑还宣布,两国最近签署了一份协议,将允许英国和美国的合适人员使用相同的计算机网络获取军事和情报信息和其它规划"工具",以支持联合军事行动。

2006年6月,BAE系统公司向F-35"联合攻击战斗机"(JSF)项目的主承包商--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交付了首套该机的电子战系统。洛·马公司将在其位于德克萨斯州沃斯堡的工厂,对系统进行综合测试。F-35的电子战系统采用了最新的辐射源识别、监控、分析和对抗技术,可增强飞机的态势感知和自防御能力。整套系统的重量不超过190磅(86.2千克),是目前世界上重量最轻、性能最好的采用数字式接收机的机载电子战系统之一。BAE系统公司正在制造和测试首批20套可试飞的系统,首套这样的系统预定将在2007年年初交付洛·马公司。今后,该系统将采用螺旋升级方式不断提高性能。

2006年6月,美国与意大利达成一笔交易,意大利将建JSF欧洲总装线。意大利空军部长上周抵美,商讨协议细节。F-35机翼的二级供应商意大利阿莱尼亚航宇公司将在意北部的Cameri开展JSF总装工作。阿莱尼亚北美公司总裁兼CEO Giuseppe Giordo称,该处有军用机场,满足美方安全要求。据他称,除英国外的所有欧洲F-35都将在那里总装。虽然意大利还有几项"技术评定"尚未完成,但F-35项目办公室称最后细节正在制订,预计很快将达成最后协议。Giordo称,该设施将不会增加欧洲F-35的成本。美国空军部长Michael Wynne 6月12日与来访的意大利空军部长Leonardo Tricarico会见后称,意大利对其获得的JSF回报非常满意。除了美国空军,意大利将是购买F-35多种型别飞机的唯一国家。意大利对常规起飞与着陆型和短距起飞与着陆(STOVL)型JSF感兴趣。

F-35国际项目时间表

F-35战斗机 :: JSF 联合攻击战斗机 —— X-32验证机

与意大利相比,英国更注重飞机的"使用主权",英国可能建欧洲JSF飞机的维修中心。虽然英国是JSF项目美国之外的最大投资者,而BAE系统公司正寻求获JSF总装工作,但获得飞机总装和测试线并不是英国政府最重要的事情。英国正努力获取独立保障和升级F-35的能力。英国政府希望建立英国的JSF维修、修理和大修中心,该中心可能选址在苏格兰北部的Lossiemouth皇家空军基地,该基地也是英国JSF飞机的第一个部署基地。

2006年7月,BAE系统公司已经开始首架短距起飞和垂直着陆型(STOVL)JSF后机身的装配工作。装配工作在位于英国Samlesbury的新建F-35工厂进行,首先是将后机身左边的三个零件装载到装配型架上。BAE系统公司JSF副总载兼项目经理称,首架STOVL型JSF装配工作的开始表明F-35 JSF项目朝前迈进了重要一步。到2006年底,公司将向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沃思堡工厂交付首架STOVL的后机身,并在该厂开始装配4架以上的STOVL飞机。BAE系统公司将向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交付首架STOVL飞机的水平和垂直尾翼。BAE系统公司在2005年曾经向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成功交付首架常规起降型JSF飞机的后机身、水平和垂直尾翼。STOVL飞机后机身的设计工作始于 12个多月以前,Samlesbury 工厂的工程小组在设计阶段成功地经过了各种考验,尤其是减少了STOVL型飞机的重量。后机身综合项目团队主管David Grant说:BAE系统公司将丰富的经验和专业技术引入JSF项目,其中的大量先进装配技术和工艺都是由Samlesbury 工厂开发出来的。

2006年8月,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航空分部先进系统开发副总裁弗兰克·莫罗(Frank Mauro)在8月15日表示,在按合同完成F-35"联合攻击战斗机"(JSF)的研制之后,若美军有兴趣的话,该公司将公布其F-35无人型的概念构想。早在数年前,洛·马公司就投入较大的力量,开发了两种F-35无人型的概念构想。其中一种为既可有人驾驶也可无人驾驶,另外一种则是纯粹的无人战斗机(UCAV)。在JSF项目方案竞争阶段,波音公司也曾进行了X-32无人型的概念构想开发工作。在洛·马公司的两种概念构想中,第一种的成本目标值是仅比F-35A(F-35三种基本型之一的常规起降型)高3%;而第二种则是比F-35A低3%。由于UCAV型可完全取消与飞行员有关的设备,故可携带更多的燃料,其航程将比有人驾驶型提高400英里(644千米)。洛·马公司还认为,若为有人驾驶的F-35长机配备F-35无人型作为僚机,将更为显著地降低无人型的成本,因为这使它无需搭载和前者一样全面和强大的传感器系统。按洛·马公司的估计,这样做可使后者的成本仅相当于前者的大约75%。在美军开展"联合无人空战系统"(J-UCAS)项目后,F-35无人型的两种概念构想被搁置了,因为它们都不能满足J-UCAS项目要求的成本目标--单机成本仅相当于F-35有人型的三分之一。但在当前J-UCAS项目已下马、后续相关项目尚未确定的情况下,洛·马公司又在期待着能实现其F-35无人型概念构想的机会出现。

即使在首架F-35"闪电"II地面运转试验开始之后,洛克希德· 马丁公司仍在努力就美国国会打算减慢联合攻击战斗机(JSF)的生产速度以减轻近期国防预算压力的问题同后者周旋。由于在系统研制与验证(SDD)阶段建造和试验三种机型(常规起降型(CTOL)、短距起飞/垂直降落型(STOV)、舰载型(CV))的复杂性,国会需考虑同步开展JSF三种型号的研制与生产工作。同时,国会中的一些议员希望能从现有预算中拿出一部分钱用于研制具有竞争力的发动机,这无疑又加大了JSF研制与生产的经费压力。据洛· 马公司执行副总裁兼F-35项目综合总经理Tom Burbage称,之所以同步开展JSF三种型号的研制与生产,是由于美国三军及首家国际客户都想在同一时间获得初始作战能力(IOC)。按照计划,美国海军陆战队的F-35B STOV 飞机将于2012获得初始作战能力,美国空军的F-35A CTOL和美国海军的F-35 CV型将于2013年获得初始作战能力,英国则将在2014年获得初始作战能力。

但具体情况有可能会发生变化,有报告摘引国内预算计划文件称,美国海军和美国海军陆战队有意延迟一年装备他们的JSF飞机以节约经费。国会打算通过延缓或减慢低速初始生产(LRIP)来减少同时开展的工作量,LRIP是指飞机的设计和制造过程都已趋于稳定且准备进入批量生产的阶段。由于JSF必须满足多个用户的要求,因此相比以往的战斗机项目,其LRIP阶段具有更积极的增产计划。目前计划是从第一批次(Lot 1)开始每年增加一种型号的研制生产工作,同时加速交付每位用户,从而使产品总量从第一批次的5架CTOV飞机快速增长到第三批次的50架JSF(三种型号)飞机。Burbage说:"由于要同时为三军和国际合作伙伴生产飞机,因此JSF项目相比以前的项目将有更多工作需要同时开展。也正因为如此,政府在前期就做出了巨大投资以降低风险。" 据他说,自2001年洛·马公司被授予SDD合同后,已经两次减慢了LRIP增产计划,一次是2002年美国海军和美国海军陆战队合并双方机队并减少订购飞机总量时;另一次是2005年对飞机减重的重设计使项目延误一年。国会指出,洛·马公司目前落后进度表三个月。Burbage回应由于重设计方案改变了机翼与机身的连接方法并需要制造一种"整体壁板"而造成了进度延误。他说,从2300千克工业纯铁中加工出150千克的整体壁板超出了供应商的加工能力,但洛·马公司及其供应商已购买了新的壁板加工与机翼装配工具,并"计划在SDD阶段赶上进度,为LRIP做好准备"。洛·马公司正在努力说服议会不要将LRIP减速太多,以免造成JSF工业基础设施中断而增大成本。Burbage称,供给链的重要衡量标准不是每财年采购的飞机数量,而是每日历年开始生产的数量。他说,按照当前计划,今年开始生产10架飞机--"它们已处在生产流水线上",2007年13架,2008年17架。2009年的生产率将有大幅提高,将生产50架飞机。国会为2007财年预算制定了不同的生产计划:如果LRIP减速,10/13/17的生产计划可能减少到10/12/9,如果LRIP延迟,则会变为10/9/5。Burbage称,工业基础设施不可能从2008年的5个迅增到2009年的50架,并解释道:"制造工业所能达到的最大增产率是每年2.5倍。"洛·马公司认为,如果不在SDD阶段末的每月1架的生产速率基础上继续提高产量,相反而是减慢低速初始生产,将会使供给链中断并提高成本。该公司还认为,如果产量削减不可避免,那么最好是在LRIP前两年保持每月1架的生产率,这可以通过第一批次的4架CTOL及第二批次的6架CTOL和6架STOVL的采购计划完成。到第三批次,产量增加到15架CTOL、15架STOVL,再加上交付美国海军的前6架CV型飞机,总数至少可达36架。这样前三年的生产数量总计可达52架,比原计划减少19架,而这将可以增加初始交付国际合作伙伴的F-35飞机数量。

F-35战斗机 :: JSF 联合攻击战斗机 —— X-32验证机2006年9月,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正在研制将F-35光电瞄准系统的用于无人机(UAV)的改型,并希望能在明年到后年上半年之间进行一次试飞验证。这种改型被称为"先进低可探测嵌入式侦察和瞄准"(Advanced Low-observable Embedded Reconnaissance and Targeting,ALERT)传感器,是一种红外成像系统,全重约225磅(102千克)。按洛·马公司的设想,该传感器可能由通用原子航空系统公司的"捕食者"B(Predator B)、诺斯罗普·格鲁门公司的"全球鹰"(Global Hawk)和美海军未来的海军型无人战斗机系统(UCAS-N)搭载使用。该传感器系统采用先进的算法来实现导航、图像处理、多目标跟踪和自动目标探测与识别,具有空-空瞄准用前视红外(FLIR)、远距空中监视、合成孔径红外(SAIR)和空-地瞄准用FLIR等工作方式。其中,远距空中监视模式与自动目标探测和识别能力结合,可能为UAV实现自动化的感知与规避、并最终被综合到国家空域系统(NAS)中提供一种解决方案。

2006年10月,美国空军已经为F-35“闪电2”(Lightning II)选好部署基地。新型战斗机的试验中队将部署在佛罗里达州埃格林基地,作战训练中队将部署在内华达州内利斯基地和加利福尼亚州爱德华兹空军基地。第一批装备“闪电”战斗机的作战部队将部署在尤他州希尔空军基地、南卡罗莱纳州肖(Shaw/McEntire)空军基地和日本冲绳的嘉手纳空军基地。美国空军参司令为迈克?莫斯利空军中将称,美空军急需新型战斗机,因为目前服役的战斗机已经严重老化。F-35应该能够装备到空军、海军、海军陆战队、空军后备役部队和空中国民卫队。2009年~2025年,F-35将开始大规模装备部队。美军计划装备2000多架该型战斗机。

2006年10月,伦敦与华盛顿正准备开始进行联合攻击战斗机(JSF)谈判的关键冲刺阶段。结果可能为英国装备6个中队共64架飞机,但是这一数字将仅仅包括直接替换“狂风”GR4飞机的两个中队。英国国防采办部长Peter Spencer在议会的国防委员会说,计划于本月进行的这次谈判的结果将对英国关于F-35 JSF的决定非常关键。Spencer届时将与五角大楼采办主管J. Kreig先在伦敦会见,然后可能在华盛顿进行进一步的磋商。谈判的一个关键方面是关于英国接触F-35技术的细节, F-35将满足英国“联合战斗机”(JCA)项目要求。美国正要于今年年底左右与开发国签署生产持续和后续开发协议。JCA计划包括4个飞行中队,每个中队有12架飞机,这些飞机将部署在皇家海军两艘下一代航母上,形成其主要的进攻能力。皇家空军的未来空中作战能力(FCAC)计划进一步要求装备2个飞机中队,每个中队有8架飞机。英国原预计共采购150架JSF,然而现在该预期的数字调整为138架,其中包括前线作战部队、培训使用和耗损数量。英国正在考虑如何确保其JSF的“使用主权”,包括能独立维护和升级该飞机,还有雷达截面校验设施。在20世纪90年代初英国就考虑由另一种有人驾驶飞机来替换“狂风”GR4执行纵深打击能力,目前还有6个GR4飞行中队,预计它们至少服役到2025年。

2006年10月,美空军418飞行试验中队的跳伞员在加利福尼亚州爱德华兹空军基地完成了10次跳伞试验,进行F-35联合攻击战斗机的新型降落伞系统试验。进行试验的是IGQ 6000型降落伞,跳伞用的飞机是"双水獭"飞机。418飞行试验中队的试飞工程师Franz Ravelo说:"试验目的是完成特定的操纵试验和评估降落伞的性能。" "试验主要是为具有不同操纵速度的降落伞提供设计依据。当乘员从飞机上低速弹射时,降落伞将快速充气;当从飞机上高速弹射时,要求其对乘员的冲击最小,必须防止降落伞打开的速度过快或者过慢。"IGQ 6000型降落伞的直径是7.13米(23.4英尺),展开时就像一个圆屋顶。418中队的跳伞员Shawn Studer中士说,与F-16飞机的飞行员穿戴好背带系统进入座舱再与座舱内降落伞连接的方式不同,IGQ的背带系统直接连接在飞机上,该新系统采用在人体上腹部处的单点连接方式,而F-16飞机采用的则是肩带部分的两点连接方式。与实际的飞行员和机组成员的降落伞不同,跳伞员的降落伞系统有备份伞,以防万一跳伞或弹射时主伞失效。Ravelos说,该降落伞的伞衣与F-16也不同,它采用了不同的纺织品,并且伞衣周围有专门的缝让空气流出。另外,为避免非正常的紧急情况发生,该队已按程序完成了背带勾挂试验。该队也完成了着陆拖曳试验,每个跳伞员被钩挂在卡车后面都完成了三次完整的着陆试验,试验速度分别为8、16、24千米/小时(5、10、15mph)。该试验模拟在大风情况下的着陆,当被降落伞拖曳时,跳伞员必须完成与降落伞的分离。跳伞员是以静态弹射跳伞的。飞行员从飞机正常弹射时,降落伞从弹射座椅的头靠伞箱中射出,由于不想在弹射试验时损坏飞机,因此不能模拟真实弹射。跳伞员只能以规则的跳伞动作静态模拟弹射。跳伞员尽最大努力完成不同方向的试验,他们从每个正方向(北、东、南和西方)跳出,然后乘降落伞降落。试验中使用了全球定位系统记录降落伞下降、旋转、水平速度和其它参数。

2006年10月,L-3公司的显示系统部门将选择Integrity-178B实时操作系统,用于F-35联合攻击战斗机的全景座舱显示。L-3公司的全景座舱显示将为飞行员提供F-35主要功能的控制和显示,包括飞行显示、传感器显示、通信、无线电和导航系统以及敌我识别系统。Integrity-178B是格林希尔航空电子平台的一部分,是一种ARINC-653-2不分时而区分存储区域的实时操作系统,已通过联邦航空署的DO-178B安全标准。除F-35之外,Integrity-178B还被部署在F/A-22和F-16战斗机上。

2006年11月,韩国计划购买F-35“闪电II”喷气式战斗机以增强防空能力。韩方认为,由于F-35的购买计划十分庞大,因此将在2010年后购买并部署F-35。因而,韩国国防部计划从2007年开始以23亿美元购买另外20架F-15级喷气式战斗机以增强防空能力,但尚未确定原型。该计划是韩国战斗机采购计划的第二阶段,美国波音公司将从2008年底向韩国交付40架F-15K战斗机。目前,由洛?马公司领导、BAE系统公司和诺?格公司合作参与的工业小组正在设计和制造F-35战斗机,2006年底将进行原型机的首飞。每架F-35售价4500~6000万美元,而F-15K的售价约为1.05亿美元。2002年,韩国选定F-15K战斗机作为下一代战机。尽管价格不菲,韩国的武器装备大部分还是从美国购买。

F-35战斗机 :: JSF 联合攻击战斗机 —— X-32验证机2006年11月,首架F-35 JSF计划12月进行首次飞行,此次飞行将揭开F-35为期6年近1.2万小时的试验项目(计划2012年底结束)。此次飞行还将减轻国际合作伙伴对项目延迟和成本上涨等问题的关注。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官员称,他们没有受到压力要尽快完成首飞。F-35 JSF综合试验队副总裁Doug Pearson表示正按计划为12月的首飞积极准备。首架F-35称为AA-1,是近两年里飞行的唯一一架F-35,预计18个月后首架短距起飞与着陆型(STOVL)F-35B将完成首次飞行。F-35首席试飞员Jon Beesley将控制飞机完成地面试验和首次飞行。预计本月底或下月初AA-1将进行地面滑跑试验,最终滑跑速度将达到100节(51米/秒)。Beesley正利用一台F-35A模拟器进行首飞演练,另外一架F-16和F/A-18在当地空域进行了首飞飞行剖面试飞。Pearson称首飞不久后计划开展第2次飞行。F-35A将成为1975年飞行的F-16原型机之后在沃斯堡工厂试飞的又一种新式战斗机。Pearson介绍说,F-35A首次飞行将不超过3.5g、350节(180米/秒)和2万英尺(6096米),飞行中将检查起落架的使用,液压、电气和燃油系统的性能,检验飞机操纵品质并使用空中加油探管。

未来两年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将在最初试验阶段中评估AA-1的系统性能。上周末,该机正在对那些用于飞行的设备进行安装和鉴定工作,这些设备用来替换只用于地面试验的设备。在需要鉴定的400个零部件中,还有12个尚未通过鉴定。AA-1上安装的普·惠公司F135发动机已通过鉴定,洛·马公司还备有2台通过鉴定的发动机。另外一项关键要求是管理飞机重要系统和子系统工作的飞行器系统软件包的鉴定。适用于飞行的软件已在洛·马公司试验室中进行了广泛测试,并将在两周后准备就绪安装到AA-1。Pearson说:"到11月中旬我们将拥有基本准备好可以飞行的飞机。"之后飞机将开展一系列地面测试,包括发动机启动、加速和减速,综合电源包的使用和电磁干扰飞行安全性试验。这些测试结束后,飞机外部将按要求重新粉刷一新,并增加抗静电涂层。与此同时,AA-1的测试设备也将进行试验。Pearson预计首次飞行中工程师将接收约1100个遥测参数。洛·马公司计划到2008年中将F-35的飞行试验从沃斯堡转移到美国军方设施进行。F-35A常规起飞与着陆(CTOL)型将在爱德华兹基地进行试验,而F-35B STOVL型和F-35C舰载型(CV)将在帕塔克森特河海军航空站开展飞行试验。预计15架F-35试飞飞机将飞行超过6000架次。

2006年11月,美海军陆战队航空部分副指挥官助理罗伯特·沃尔什上校(Col.Robert Walsh)最近表示,美海军陆战队正在寻求用其F-35"闪电"Ⅱ(LightningⅡ)低可探测性多用途战斗机的改型为核心,完成未来的空中电子攻击(AEA)任务。但在12月陆战队又表示不会发展专门的“EA-35”电子战型号。11月时,沃尔什表示,美海军陆战队不会有防区外电子干扰机(这番话是针对美空军试图把一些B-52H重型轰炸机改进为防区外电子干扰机说的),对该军种的航空力量来说,持久地在战场上空保持存在就是全部。F-35固有的低可探测特性和强大的情报/监视/侦察(ISR)能力使之对于美海军陆战队的远征作战概念来说是一种理想的平台。美海军陆战队早在一年多以前就开始探索如何使用未来AEA能力取代其现役的EA-6B"徘徊者"(Prowler)电子战飞机机队,并且它已经与F-35的总承包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探讨过开发F-35B(美海军陆战队预定装备的F-35基本型,即短距起飞垂直降落型)电子战改型的可能性。沃尔什认为,F-35的最大卖点在于它可利用其先进的APG-81有源相控阵雷达、光电分布式孔径系统、光电瞄准系统和综合电子战系统,在覆盖射频、红外、激光的宽频段内收集和处理数据,然后将信息或情报进行分发。APG-81雷达的总承包商诺斯罗普·格鲁门公司已承认该雷达可执行AEA任务,在此时甚至可以产生所谓的"武器效果"--即利用精确定向瞄准的高功率窄波束,干扰甚至毁损敌方同频段的电子设备。按美海军在今年早些时候披露的信息,其EA-6B"改进能力"Ⅲ(ICAP Ⅲ)已在实际使用中证实可以进行有选择的反应式干扰。尽管沃尔什承认F-35B在美海军陆战队中将可能承担某些电子战任务,但他同时补充说,该军种正在探索将有人驾驶飞机、军用卫星、其他ISR平台和无人机(UAV)结合使用,以完成目前由"徘徊者"承担的、某些更具进攻性的电子战任务。

F-35战斗机 :: JSF 联合攻击战斗机 —— X-32验证机2006年12月,美国和英国军方领导签署了谅解备忘录(MOU),美国将向英国提供敏感的、英国想获得的F-35 JSF先进技术。但英国仍没有保证购买飞机。英国国防采办大臣Lord Drayson表示,英国仍保留"B计划",可能会购买欧洲制造的其他飞机。他说:"目前我不能承诺购买飞机的数量和价格,大约2年后一切将揭晓。"同时他没有否认英国可能购买150架飞机。他称,MOU对英国需要的修理JSF飞机及相关技术做了明确说明,该文件是"政府对政府的协议",这意味着英国航母上将不用美方军事人员对JSF飞机实施保障。该备忘录还意味着英国将继续参加JSF项目。Drayson称,签署MOU对于美英双方是非常重要的一步,他再次强调如果不能获得F-35飞机敏感技术的转让,英国将不能购买飞机。Drayson说,英国的立场是,如果JSF飞机出现问题返回英皇家海军航母上,英国军事人员必须知道如何修理飞机,包括其隐身特性。他还称,预计未来几个月后还将造访华盛顿,了解技术转让事情的进展。Drayson说,英国选择加入JSF项目是因为它能提供英国需要的军事能力。但同时制定"B计划"也是非常正确的。Drayson对JSF项目可能出现成本上涨表示关注,并称获得舰载攻击能力对英国非常重要,这一迫切需求也要求有个"B计划"。他还说飞机按时交付不出现延迟非常重要。另外他还表示英国希望JSF项目能有2家公司为飞机提供发动机。

2007年1月,由BAE系统公司负责实施改装的JSF合作航电试验台(CATB)飞机在加州莫哈韦(Mojave)完成了首次飞行。该机还称为"CAT-Bird",由一架波音737-300飞机改装而来,将用作F-35的航电系统飞行试验台。CATB将研究和验证F-35从多种传感器收集数据并将多种数据融合的能力。该CATB将开展1个月的飞行试验,验证飞机改装后的气动特性。CATB所做的改装包括在飞机前部增加了一个内部装电子设备的模拟F-35的机头延伸段和一对模拟F-35机翼前缘的12英尺(3.6米)的机翼,传感器就安装在该机翼上。另外飞机内部结构也做了调整,安装了一个F-35座舱、有关航电设备以及20个技师工作站。CATB最初的飞行试验将完成约20架次飞行,之后该机将抵达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沃斯堡工厂,在那里完成F-35航电系统软件和硬件验证的有关试验。

2007年3月,阿诺德工程发展中心(AEDC)的工作人员2月份已完成JSF各型飞机最新的研制风洞试验,这使F-35距离开始制造又进了一步。AEDC空军项目经理Ezra Caplan称,它是过去5年里超过8600小时、花费5000万美元开展JSF风洞试验的高潮。此次气动试验是系列试验中的最后一项,标志着AEDC取得的重要成绩。航宇试验联盟项目工程师Randy Hobbs称,此次试验为F-35海军型增加了新的关键数据。此次试验为在其它高马赫数试验设施中未能获得数据填补了空白,试验结果将进入JSF项目气动数据库,并为即将在玛丽埃塔进行的地面试验提供支持。AEDC空军项目经理Marc Skelley表示AEDC和在玛丽埃塔进行的试验是协作完成的工作。他说:"我们的工作是支持性的,洛·马公司使用从AEDC和其他试验设施处获得的数据构建JSF的气动数据库。洛·马在玛丽埃塔有一处大型低速风洞,主要用于开展低速放下起落架的操纵性和稳定性试验。我们在这里进行的试验事先或事后都会在玛丽埃塔进行有关试验。"

2007年3月,首架F-35于13日在沃斯堡进行了首次开加力的起飞飞行。此次起飞是一次急剧上升过程,因为在最初爬升阶段试飞员Jon Beesley必须保持飞机速度在250节(238米/秒)限制范围内。AA-1飞机在停飞5周后于3月5日恢复飞行。停飞期间该机进行了软件和硬件升级,这包括增加在前7次飞行中获得的性能数据的软件升级。F-35项目总经理Dan Crowley称:"首飞前作为预防措施,我们将控制限制设置的非常严格,这使得各系统都非常敏感。现在我们已将参数设在正常水平。这将降低燃油和其他系统传感器的虚警率。"AA-1进行的一项软件升级是修正由于单个较大前起落架舱门周围气流引起的大气数据传感器不匹配问题,该问题使得左右两侧大气数据探针的迎角读数有1至2度差距,现在这一问题已经解决。以后的F-35飞机将采用2个较小的舱门。停飞期间AA-1还进行了F135发动机的孔探仪(borescope)检查,未发现问题。头盔显示器(HMD)的飞行预计将很快开始。Crowley称,AA-1在前7次飞行中表现良好。AA-1的前7次飞行,每次飞行约1小时,飞机已达到速度M0.8、高度23000英尺(7010米)和迎角16°。

F-35战斗机 :: JSF 联合攻击战斗机 —— X-32验证机2007年3月,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宣布,以色列空军已表示愿意采购100架最新式的F-35“联合攻击战斗机”。洛·马公司领导人此前与以空军司令等军方高层官员举行了一系列会晤,以期推动以色列购买大批量F-35战机的交易。据悉,首架量产型的F-35战斗机已于数月前顺利升空。目前,该机正在接受飞行测试并将在两年后装备美国空军。F-35是美国与英国、澳大利亚、意大利和以色列等一系列国家共同研制的新一代多用途战斗机。据洛·马公司介绍,F-35的单价约为4700万美元,不过,这并不包括专门为其加装以色列电子设备的费用。因此以色列方面的订单总值将超过470亿美元。如果双方的交易能够顺利达成,首架F-35将在2014年飞抵以色列。值得一提的是,在2005年美以两国关系陷入危机之后,五角大楼曾下令禁止以方参与F-35的研制工作。

2007年3月,F-35已开始机动性能试飞。3月20日,该机在第9次试飞中首次进行了360度横滚。上周末,在美国试飞员学会于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举行的一次会议上,该机的首席试飞员Jon Beesley表示,飞机在第9次试飞中的表现很优异,飞机的操纵特性很好。但他还说,与F-22"猛禽"(Raptor)战斗机相比,这架F-35非常"僵硬"(stiff)--驾驶F-22的感觉就好像是站在了跳水板的起跳端,而驾驶F-35就好像是站在跳水板的进入端。也就是说,这架F-35在纵向上没有F-22那么敏捷。另外,该机在从80~100海里/时(148~185千米/时)加速到起飞速度时,其无附面层隔道凸包式进气道可为整个推进系统提供2000磅(908千克)的额外推力--按Jon Beesley的说法,这种推力的"跃增"现象可从座舱显示器读数中清楚地看到。Jon Beesley还赞扬了该机使用的美国普拉特·惠特尼公司F135发动机,称该发动机在其整个推力范围内,都工作得非常平稳、顺畅。迄今,F-35的试飞已达到的最大速度为340海里/时(630千米/时),最大马赫数0.78,最大过载+3g,最大迎角16°。洛·马公司期望在接下来的几次试飞中,全面完成该机的初始适航性测试工作。

2007年4月,澳大利亚国防部正对来自国内大学和研究机构近150份意欲加入F-35飞机未来升级工作的计划书进行评估。国防部官员称,此举旨在确保澳大利亚航空工业在已获得的工作份额基础上,在F-35未来项目工作中占有一席之地。去年招标的计划书目前正由国防部和工业界联合进行评价,以评估其可行性。澳国防装备组织JSF工业小组执行主管Mike Lyons称:"我们收到的未来工作计划内容覆盖数据融合、结构完整性评估、自保护对抗措施、自主系统等。近期的计划主要涉及到能使用到JSF飞机和机外系统的预测和健康管理技术。"

2007年6月,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为F-35“闪电”II开发的光电瞄准系统(EOTS)完成了首次飞行测试,验证其作为多功能精确空空和空地瞄准系统的能力。首次飞行测试采用了美国凤凰城Goodyear机场特别改装的Sabreliner飞机,随后还将进行其他的飞行试验。飞行测试满足了所有目标,包括红外搜索和跟踪(IRST)系统数据采集和前视红外(FLIR)信号跟踪。EOTS是最新型的红外传感器技术产品,基于洛?马公司的LANTIRN和“狙击手”先进瞄准系统等产品。它可提供防区外的高分辨率图像和激光目标跟踪。洛?马公司导弹和火控部联合攻击战斗机EOTS项目主管Hinkle表示,首次飞行测试是确保该系统技术成熟度的重要步骤。通过最后的综合,所有F-35传感器实现融合,为飞行员提供最先进的态势感知能力。

2007年6月,美国空军情报、监视与侦察(ISR)部门副参谋长Lt. Gen. David Deptula于6月21日对记者称,今后将逐渐淡化F-22和F-35的"F"作用,即用作战斗机的作用,将赋予这两种飞机更多的ISR能力。Deptula表示,目前基于战斗机的ISR任务能力就是在战斗机上临时加装传感器和目标瞄准吊舱,今后将会使这种"临时"设备成为空中作战飞机的"常规"设备,使ISR能力成为战斗机的"标准化"能力。Deptula说,目前空军正在寻求使这两种新型战斗机作为"射手"和"传感器"的有效平衡关系。美空军官员称,空军从来没有像现在这种重视作战飞机的ISR能力,加强空中ISR能力将有助于提升空军指挥官在联合作战中的地位及空军的联合作战能力。

2007年6月,联合攻击战斗机未来作为一种舰载飞机的应用最近已得到验证,该验证是通过洛克希德·马丁公司F-35B短距起飞和垂直着陆飞机的飞行控制评估以及美海军航母改型的关键设计评审来完成的。英国奎奈蒂克公司和英国国防部组成的试验小组已于上个月使用本公司的VAAC "鹞"式试验台进行了一系列舰体摇摆性垂直着陆(SRVL)试验,该试验是在法国海军的航空母舰Charles de Gaulle上进行的,"鹞"式试验台被用于JSF垂直起落改型的风险降低平台,SRVL这一概念已吸引了英国和美国海军陆战队等未来F-35B的用户。在6月18日到22日期间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与JSF联合项目办公室为美国海军的F-35C型战斗机进行了空中系统的关键设计评审,从而该型飞机向低速率初始生产阶段又迈进了一步。洛·马公司表示该机自去年底设计以来共降低了约90千克的重量。

2007年6月,为了将F-35联合攻击战斗机销售给那些JSF计划国际合作伙伴以外的国家,该机的一种改型设计预计将于年底前获得批准。这种为非初始国际合作伙伴国家定做的改型机正在获准优先实施对以色列及新加坡的预期对外军

售项目,并且将做作为一种新型的出口战斗机推荐给日本。美国JSF国际项目主任Jon Schreiber表示,JSF联合计划办公室已经将推荐的设计方案提交给购买F-35的三个军种,并且预计将于今年年底前从国防部长办公室获得最后批准。他还透露,项目官员自6月中期以来已经获得美国出口控制当局的批准,从而展开向以色列出口该型战斗机的设计研究,其中包括集成一些特殊的武器系统。以色列要求将该国自己研制的空空和空面武器综合到JSF中,并且他们自己也有这方面的能力。荷兰和英国将于明年成为F-35的首批国外购买者,意大利也将于2009年加入到这一行列中。这三个国家在初期小批量生产阶段(LRIP)将会购买一至二架飞机用于参加作战测试。与此同时,美国政府还决定用F-35代替F-22来满足日本F-X战斗机计划提出的需求。此外,参加这一项目竞争的还有美国波音公司的F-15E或F/A-18E/F"超级大黄蜂"、法国达索公司的"阵风"以及欧洲战斗机公司的"台风"战斗机。

2006年9月,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工程师们正努力改正引起5月3日F-35战斗机试飞中造成飞机尾翼失效的一个设计问题。洛·马公司F-35首席试飞员John Beesley称,此次飞行中,当试飞员试图在38000英尺(11582米)高空进行滚转飞行时,电气故障使得AA-1试验飞机的某一尾翼不能工作。洛·马公司工程师针对电气问题已制订了一个设计修改方案。公司称,计划在AA-1进行第20次试飞前完成这一设计更改。目前AA-1计划9月底前完成第20次飞行。这是AA-1开展试飞以来出现的唯一一次比较严重的问题。与此同时,洛·马官员为使JSF项目按计划推进也面临重重压力。洛·马发言人John Kent证实,成本的上涨迫使公司不得不考虑缩小试飞计划规模以避免出现预算超支。洛·马公司已向美国防部提交一份计划,将试飞飞机从15架减至13架。洛·马官员将此次AA-1出现尾翼失效事故的原因归结为电气装置和驱动尾翼运动的电静液作动器间缺少间隙。Beesley说:"这是个间距问题。"修改设计方案已确保这些部件间有更多空隙。Beesley还说工程师们还发现了飞机其他部分一些需要修改的地方并进行了相应设计更改。AA-1下一次飞行将达到马赫数0.9。他表示该机将在未来3至6个月的飞行试验中完成超声速飞行。Beesley还说,AA-1将一直飞行到2009年初,2008年将有3架短距起飞/垂直着陆(STOVL)型机加入试飞项目。2009年将有更多飞机陆续加入试飞,包括2架STOVL型机、4架常规起飞与着陆(CTOL)型机和3架舰载型机。

2006年9月,F-35 JSF战斗机的主承包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预计于12月完成首架短距起飞/垂直着陆(STOVL)型机的总装。该机计划2008年第2季度首飞。首架STOVL试验机BF-1是目前正在沃斯堡总装厂生产的14架JSF 系统演示与发展(SDD)阶段用飞机之一。这14架飞机包括5架STOVL、5架常规起飞与着陆(CTOL)型机和4架舰载(CV)型机。洛·马公司发言人John Smith称,头2架低速初始生产型机已批准投产,这两架CTOL型机预计在今年底前开始生产。随着首架STOVL型机明年首飞准备工作的进行,其他飞机的有关工作也在推进中。首架重量优化的CTOL型机AF-1计划2009年第1季度首飞。而舰载型机(最近减重90千克)首飞计划2009年第2季度完成。

2007年11月,有些媒体报道,联合攻击战斗机项目(JSF)办公室(JPO)不会考虑以色列早在2012年能获得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F-35战机,该项目办公室称,向以色列交付F-35最早要从2014年开始。JPO说,它正计划"最近"同以色列商谈一个安全协议。该协议就向以色列提供关于F-35的额外信息建立一个双方同意的框架。JPO说:"以色列可能决定通过美国政府对外军售计划采购JSF战机。"如果美国国会批准,"以色列可能最早在2014年收到JSF战机的交付。"有消息称,JSF项目的伙伴英国和意大利已在推进飞机步入正轨,以促使F-35能即早交付予对外军售计划的顾客,以色列希望成为第一个美国政府对外军售计划的买主,申购量为100架。

2007年11月,当F-35研制飞机仍在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总装线上装配时,针对JSF用户飞行员培训的准备工作就已在有条不紊的开展。首批生产型JSF飞机为2架美国空军常规起飞与着陆型(CTOL)F-35A计划2010年交付,2011年还将交付6架CTOL飞机和头6架短距起飞与垂直着陆型(STOVL)F-35B。舰载型(CV)F-35C和海外用户的JSF飞机也将随后不久交付,这时JSF训练系统必须准备就绪。为美国和国外3种型别飞机的飞行员提供培训的、位于佛罗里达州埃格林空军基地的综合训练中心(ITC)计划在2011年前投入使用。JSF训练项目主管JoAnne Puglisi说,训练系统的开发正在按计划进行,今年7月成功完成了飞行员训练系统关键设计评审。最初0.5批次(Block 0.5)飞机的训练大纲接近完成。洛·马公司是F-35飞机以及训练系统的主承包商,其进行仿真、训练和保障业务的俄亥俄州Akron工厂负责飞行员训练装置的集成,来自供应商的首个硬件产品已经到达。按照系统研制与验证演示(SDD)合同,洛·马公司负责提供的系统有:首台全任务模拟器、可展开任务演练训练器(DMRT)的设计、首套课件、基于计算机的训练、学员和课程指南以及最初的学习和训练管理系统。SDD合同还包括埃格林基地ITC的设计。该处的工作队已经建立,但需完成环境影响综述的工作使得ITC建设被迫延迟,ITC要到2015年才可能达到完全使用状态。因此埃格林必须建设一个临时场所,从2010年2月开始为CTOL F-35A飞行员和2010年10月为STOVL F-35B飞行员提供训练。Puglisi说,ITC将有一个沃尔玛超市那么大,内设10个全任务模拟器的隔间和6个维修训练装置以及教室和训练系统保障中心。而过渡训练中心将为中等大小,洛·马计划为该设施建立一个一次性任务演练设备。

F-35今年的试飞任务即将完成。该飞行试验项目已经接近达成年终节点。从2006年12月开始飞行试验至2011年7月25日,F-35型飞机已飞行了1065架次,其中包括生产型的飞行和原型机AA-1号飞行试验机。

2013年12月19日,CF-3号F-35C进行地面阻拦试验。去年8月份,F-35C就完成了改进型尾钩的阻拦试验,今年在此基础上完善了下压阻尼器的设计,并通过了关键设计评审。F-35C预计将于明年进行上舰试验。

第1 2 3部分 | JSF发动机 | JSF综合航电 | 命名之争 F-35用中国零件 全外挂状态

空军世界

解放军军机:

歼-20战斗机 J-15战斗机 歼-10 歼-10B战斗机 歼-31战斗机 J-11 J-11B Su-27 fighter china J-10B F-10B Fighter 翔龙无人机
歼-20 歼-15 歼-10B 歼-10 歼-31战斗机 详解我军苏-27 武直-10直升机 翔龙无人机

·空军世界首页  ·博客  ·战斗机  ·English site  ·上一页:F-22 ·下一页:Harri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