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世界 :: F-15E“攻击鹰”战斗轰炸机

阿伯茨福德国际航展访谈录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马赫 土狗 等鼎盛网友著

点击查看:F-15战斗机详细介绍 F-15E 航展访谈 F-15SE“沉默鹰”

 F-15SE“沉默鹰”(Silent Eagle)F-15SE“沉默鹰”宣传手册

8月盛夏时节的加拿大温哥华骄阳似火,紫外线的强度也窜上了年度的顶点,但这却丝毫没能影响去离温哥华一小时半车程的阿伯茨福德机场观看一年一度的航展的如织的人流。平心而论,相较于巴黎布尔歇、英国的法恩布勒、新加坡、阿联酋迪拜这些世界知名的航展而言,阿伯茨福德航展无论在规模还是影响力方面都相去甚远,至多算是个有区域影响力的空军开放日(毕竟在这个加拿大机场唱主角的是美国军用飞机),然而其褪去商业铅华而凸现出的纯航空表演的朴素本质,参展各式飞机(主要以现役美军军机为主)毫无保留的卖力表演,却让人觉得手中25加元的票分外的物有所值。
 

飞行表演自然是整个航展的主轴,以军机为主,运动机为辅的飞行表演从中午12点不到一直持续到下午5点半钟,最后在加拿大空军雪鸟飞行表演队20余分钟精彩绝伦的空中芭蕾中落下帷幕,让笔者这样在国内少有机会看到外军军机飞行表演的军迷们过足了眼瘾。碍于篇幅所限,也就不多在此方面泼墨了(有机会笔者倒是非常乐意再专门整理一篇飞行表演的文章与各位共飨)。不过一些花絮倒是值得一书,譬如,现场的讲解员都是资历很深的业内人士(介绍美军飞行表演的讲解员干脆就是美国空军的一位服役28年的专业军士),有着非常强的语言功底和业务技能知识,讲解时而幽默风趣,时而包含深情,配之以大量的专业背景介绍(包括表演飞机本身的性能及发展、飞行员背景介绍以及飞行动作分解说明),叫笔者不得不佩服其丰富扎实的航空理论知识和运用自若的语言驾驭能力。

而且,笔者觉得讲解人员特别能够调动观众的情绪,时时将话筒切换到正在表演区上空驾驶参演飞机表演的飞行员与塔台间的通话,以加深参演者与观看者间的互动——一架加拿大空军的CF-18由跑道右侧在100米的高度接加力大速度向左侧通场,在跑道3/4长度的地方直接拉起做一个过载7.5G(过载数字由解说员报出)的垂直爬升动作,观众们还没等从引擎雷鸣般的震撼中回过神,耳边却突然听到了已经向上疾速攀升出观众视野的CF-18飞行员在呼吸面罩下不是十分清楚但又非常感性的声音:“女士们先生们,我将在下周结婚,我以我今天的飞行献给我深爱的未婚妻,献给我的父母,我的家人以及每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平凡朴实的话语与美伦美央的飞行表演的结合,给人一种奇异的感觉,让人在刚强十足的表演动作中,在钢铁与震爆的引擎声协奏中对丝丝柔情有种莫名的感动……而当一架二战出厂并且战功卓著的B-17G携P-51和“海怒”以及3架T-6组成的的密集老式飞机编队由表演区外围缓缓飞过来的时候,讲解员在观众耳畔用磁性的中音引导着大家的思路:“闭上眼睛,让我们先静静听一下历史的引擎声……”,不知当时其他的观众是何重感受。

地面飞机的静态展示有一种凝固的感染力,当笔者第一次面对那些在自己买的几千册军事杂志里反反复复以不同篇幅大小和姿态照片出现的国外军机时,心理涌动的是一种难以言状的复杂情感--------熟悉与陌生,激动与平和,这些平日里相当对立的心理波动在自己身上此起彼伏,叫人着实难以沉寂下来,好容易调和好心态,于是开始按顺序逐一走近检视这些在很早前就再熟悉不过的铁鸟:C-5、C-130、KC-10、KC-135、P-3C、C-17、B-17、CF-18、F-18F、F-15、F-5、A-10、AV-8B、、E/A-6B、E-2C、F-5、Dash-8鹰、T-38、海王……不过,当笔者在用手触摸出厂60年仍保养得如镜面的B-17G光滑的铝制蒙皮,用脚轻踹C-5主起落架12个机轮中的一个,将笔者的大饼脸整个贴在A-10舱盖上向内窥望时,仍有一种被催眠的梦幻感----------没有国内航展时熟悉的警卫呵斥阻止,没有封锁链条让你与你心爱的军机如同牛郎织女般隔着银河可望而不可及,国外的军迷们确实幸福得有些过分。

伴随在这些铁鸟旁边的是它们的空勤和地勤人员。由于阿伯茨福德航展没有编制专业的导游或者解说员,所以他们临时充当起了这样的角色,笔者最初以为交流会是泛泛而缺乏深入互动的,但随后近2小时多的对话却让笔者认识到了自己的最初想法是多么的错误。
 

由于这也是笔者第一次零距离接触异国的现役军人,一开始也多少有些拘束和放不开,不过,当笔者与友人从C-5的尾舱经过,几个坐在那里负责C-5货物装载调配的美国大兵对笔者友人身上的那件印着中国国旗图案的红色T恤产生了浓烈的兴趣,当笔者的友人上前与之合影留念时,其中一个咧着大嘴笑言:“战场上见“---------这样的略含挑衅玩味意味的玩笑话让笔者有些始料不及,一时竟无语可答,当友人正色与之合影之后,他身上那件薄薄的国旗T恤却让笔者感觉份量分外沉重,也许美国大兵的玩笑话能从一个侧面及时提醒我们还是多多注重那”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的警世危言,而少几许沉溺于太平盛世的自我麻痹。

带着一丝对“战场上见“话语的回悟,笔者不经意地走近了C-130J的展区,一个身材中等的年轻的美国中尉飞行员站在前起落架旁喝着矿泉水。突然,笔者想起了头晚上在《飞行国际》上看到的关于C-130J航电和发动机技术不过关的报道,于是径直走向那位军官:

笔者:“你好,你是这架大力神J的飞行员吗?”

C-130J中尉飞行员:“是的,我是副驾驶,你怎么知道这是J型的大力神?”
 

笔者:“艾利逊 AE2100D3 涡桨发动机和R391 型 6 片式桨叶是它的招牌。另外,我还看到了座舱风档后面的HUD,大力神系列里就J是这样的。”

C-130J中尉飞行员:“COOL(作瞪大眼状),你知道这些,你也是飞行员?”

笔者:“我希望我是,可我的眼睛宣告了我的飞行梦的破灭(同时作掀开夹在近视眼镜上的墨镜片露出近视眼镜庐山真面目的动作)。我不过是个航空迷罢了。我想问你一些有关于你的情人(大力神J)的问题。”

C-130J中尉飞行员:“你是个风趣的家伙(笑),你参观了我的飞机吗?”

笔者:“没有,我想我是刚刚梦游到这里(狡黠地笑)。”

C-130J中尉飞行员:“好吧,先生,我建议你先继续你的梦游--------参观我的飞机,然后我再给你作答,如何?”

笔者面对这样的回答也不好说不是,但第一反应是这话可能是中尉搪塞的语言,于是带着狐疑从尾部的侧舱门登上了C-130J,随着人流的有序涌动,内部的参观很快就到了机头部分,令笔者惊异的是,笑容可掬的年轻中尉已经从前起落架旁边的舱门钻进了机舱,站在驾驶舱舷梯处对笔者打着招呼“HI,先生,梦游结束没?这里有咖啡机,味道正宗的卡普奇诺只收你4美元。”

笔者:“谢谢,哈哈,我想我已经醒了(笑)。”

C-130J中尉飞行员:“那就好,来吧,看看我情人的大脑。”

笔者:“你是说驾驶舱?不会吧,这么先进机型的驾驶舱可以任意参观?(惊愕)”

C-130J中尉飞行员:“为什么不可以?(一幅比笔者还惊愕的表情)来吧!”

10数秒钟后笔者已经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大着双眼面对着4个MFD和两个HUD为主体的玻璃化座舱有些不知所措,还是坐在货舱长临时座席上的中尉主动打破僵局“先生,你想看看这些MFD和HUD的工作状态吗?

笔者:“啊,好啊,为什么不?(方才回过神)”

一阵功能键按动后,连排4个MFD和正副驾驶的HUD都被尽数打开,笔者在这些彩色与绿色的图案与数字中又一次有点迷失了自己(惭愧,此前还没有机会如此近距离接触这些大尺寸的军用MFD,确实有点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

C-130J中尉飞行员:“所有的MFD都有10多种显示模式,像是飞行参数,导航,数字地图,前视红外图像,发动机参数,自检画面,剩余燃料,货舱负载分配等等,而且互为显示冗余备份。”

笔者:“如何切换?这些MFD和一些战斗机上的MFD差别好大,我看到这里没有环绕在MFD周边的功能键。”

C-130J中尉飞行员:“看见右上那个LCD了吗?就是那个HDD POS的,我们用它来控制MFD的显示模式,你想切换哪个MFD?”

笔者:“我想是第三个,从左边数过来的。”

C-130J中尉飞行员:“按下HDD3就可以了,按一次切换一个显示模式,如果你切换到数字地图模式,你还可以用那两个ZOOM IN和ZOOM OUT按钮来调节地图尺寸大小。”

照本宣科,笔者立马动手操作,确实操作很方便,待到切换到数字地图的时候,笔者也按照中尉的提示用ZOOM IN键开始调整显示比例大小,很快,飞机所处的位置已经非常清楚明了了,包括经纬度,海拔以及周围的地质地貌特征。

C-130J中尉飞行员:“再来看看HUD吧。现在是飞行模式。”

笔者:“是的,我注意到了,左边是速度,右边是高度,上面应该是飞机飞行的方位角度,这个HUD真大,对了,显示区域右下这个360度的环显示的是什么?”

C-130J中尉飞行员:“是的,这个HUD是个大家伙(笑),你指的这个是一个ECM(电子对抗措?┫允咀爸茫??嵩谥葱形O涨?蛉挝袷备嫠呶颐鞘欠癖坏腥说目盏鼗?状锾讲馍?瑁?欠癖凰?ǎ?欠裼械嫉?聪?!?r

笔者:“是吗?如何区分这些状态呢,HUD只是个单色的显示啊。”

C-130J中尉飞行员:“哦,是的,我们用不同的图标来表示不同的威胁,像是雷达扫描信号,锁定信号,以及来袭的导弹,每一种都有不同的图标,应该讲还是够用了。不过来威胁来袭方向我觉得还是划分得简单了些,最小刻度也只有15度左右,不够精确。”

笔者:“哦,原来如此,HUD的显示模式有多少种?”

C-130J中尉飞行员:“要比MFD少一些,大约6、7种吧,像是飞行,导航,空中加油,进场等等,不过老实说我们一般也就常用4种,你知道我基本只看HUD,以至于我对它有了某种程度的依赖。而且MFD我们也只是经常用它两三个显示模式,真正飞起来了谁有心思切换那么多的模式(自嘲的笑)。”

笔者:“谢谢你的讲解,回到我的问题上吧,前不久我看一些杂志上说C-130J的航电和发动机虽然很先进,但都有一些可靠性上的问题,而且到现在都没有解决,是真的吗?”

C-130J中尉飞行员:“是的,初期有些问题,可现在解决了,我不知道你的消息从哪里来的,如果现在还有这个问题的话,那我不知道我们去年4月在伊拉克是如何那么顺利地实现机群规模的物资和伞兵投放任务的。你不知道那边的环境有多恶劣,我们还是在沙尘暴结束的第二天就起飞执行任务了,她(指C-130J)的可靠性让我能放心升空。说到发动机的可靠和先进性,我可以给你再多讲些,R391 型桨叶重量比上一代的4叶螺旋桨反而减轻了大约 15%。而AE2100D3 最大持续推力比C-130H用的发动机大约多了30%。发动机的控制是全权式数字电子控制方式,可以完全自动适应飞行中每一阶段的状况,油门也采用自动化,减轻飞行员飞行时候的负担,而且还可以提高安全性。与 C-130H 相比,我们的大力神J 大约增加了 18%的巡航速度,和 40%巡航高度,还省了 12%的燃料。”

笔者:“哦,听起来性能的确不错。你们也驻防海外,那你们在国内的主要基地在哪里呢?”

C-130J中尉飞行员:“在加利福尼亚,日常训练和生活都在那里,我的家人也在那里。去到海外是临时的,我曾经驻防德国,去年去到了伊拉克。”

笔者:“哦,加利福尼亚!阳光,沙滩,泳装女郎,很不错的地方(笑),不过看起来你待在那里的时间不会很长,要是你们的政府少点干涉行为,也许海外任务会少些,这样你也可以多点时间陪护家人,不是吗?(笑)”

C-130J中尉飞行员:“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和执行,也许我对政客们的做法不赞成,但如果军队要求我驻防海外,我不会吝惜失去陪护家人的时间(突然变得很严肃)。这个职业要求我们作出一定的牺牲,而在我眼里这样的牺牲是值得的,毕竟是你自愿选择了这个职业,而作为国家的守护者,我自己认为没有权利对政府的做法提出指责。”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也许是中尉自己觉得说话的口吻过于直白和生硬了些,于是主动要求一起合照,闪光灯闪烁,镜头中的笔者和中尉都在微笑,用笑来化解因对一个问题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不快吧----------只可惜复杂的国家利益冲突造成的纷争乃至于战争是难以用微笑的来解决的。

从C-130J出来,其间参观的其它飞机暂且略过不表。这时映入眼帘的是一架编号为323灰色涂装的美国海军的P-3C反潜机。看到这架飞机,笔者不由得格外注意,不为别的原因---------海峡对岸的忘根犬子们正在处心积虑地想得到12架这样的飞机用以对抗祖国大陆的水下力量。正当笔者站在机翼下方有些出神地看翼下的挂架时,一个高大魁梧的黑人中尉军官迎了上来,很热情地打招呼:“先生,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笔者:“我在想这些挂架能为P-3C挂载什么武器。”

黑人中尉军官:“很多,鱼雷、导弹,火箭,水雷等等。”

笔者:“什么型号的鱼雷?MK-46?”

黑人中尉军官:“哈哈,你是情报人员吗(大笑)?不错,有MK-46,现在也可以挂MK-50。”

笔者:“导弹呢?捕鲸叉?”

黑人中尉军官:“是,不过我们还可以挂载AGM- 65“小牛”以及AGM-84E“斯拉姆”。不过这两种严格意义来说应该算对地攻击武器,上帝保佑,我不知道给我们配备这些东西干什么,难道要让我的声纳浮标和磁探杆成为摆设(微笑眨眼)?”

笔者:“说到声纳浮标,能让我看看它们的投放装置吗?”

黑人中尉军官:“没问题,请跟我来(将笔者与友人带到机腹下面),请望上看,这数排每排8个的圆形口就是浮标的投放孔,实际上刚才你看到的那几个外挂架也可以挂载声纳浮标投放装置。“

笔者:“浮标在执行任务前已经装填好了吗?”

黑人中尉军官:“是的,但是在机舱内还有贮备架,用以装载备用的声纳浮标,以便在紧急情况下再次装填,不过一般很少会遇到这种情况,关键是时间来不及。我们的飞机一共可以携带80多个这样的浮标。”

笔者:“怎样的投放方式呢?一次性全部投完?”

黑人中尉军官:“也不是,有一定的战术,一般按照一个距离投放一排的要求来,在一个范围内多点投放,形成一个多边形,将怀疑目标围在中间,回送的由声纳浮标侦测到的信号有两个作用,一是鉴别目标性质,第二是在确定目标性质后对目标进行定位。”

笔者:“浮标是悬浮在水中的罗?我看浮标的体积有限,那声纳发送功率或者接受能力也不会非常大吧?”

黑人中尉军官:“是的,应该讲只对一定深度以上的水下目标有探测能力,而且应该说目前我们用的声纳浮标的工作方式是被动式的。”

笔者:“哦?被动声纳对于关闭发动机坐底的潜艇或者处于低速运行的比较静音的潜艇的探测能力要大打折扣了吧”

黑人中尉军官:“是的,所以我们还有ASQ-81磁感应仪和 ASA-65 磁力补偿仪作为综合探测手段的另一部分(“连型号都说?!”笔者不由得打岔了)。这有什么不可以透露的,各种公开的军事杂志都能查到的(笑)。回到我们讨论的话题上吧,你是潜艇,你就一定不会是鲸鱼吧,那么你的金属结构就会在我的磁探杆下显形。”

笔者:“那要是一艘沉船的残骸呢?(发扬抬杠的精神,呵呵)?”

黑人中尉军官:“所以说要综合使用水声和磁感应两种手段,当然如你所说的那样,反潜的确不是容易事情,大洋的背景噪声太强,信号就是稍纵即逝的事情,所以需要大强度的训练和对抗演练。这样,我们到机舱里去,也许能让你对我们的飞机有更深入的了解”。

登机的舷梯不过14级,很快的我们就在黑人中尉军官的陪同下进入了P-3C的机舱,里面的空间倒也不显得狭窄,当然在布置了数个操控台后也没有更多的空间,热心而细致的黑人中尉军官在给笔者讲解的同时,也不忘时时提醒笔者注意让出所占据的过道给后来上来参观的游人。

黑人中尉军官:“你看见了,这上面有几个操控台,分别负责水声,导航,电磁感应系统。我们除去飞行员之外,还有另外8名机组成员,分别负责导航、通讯、水声分析、雷达、磁探测仪操作、武备管理以及技术支持。”

笔者:“请问你负责哪个系统?”

黑人中尉军官:“我是tactical co-ordinator(笔者翻译为战术协调官),应该讲我管他们(大笑)而并不具体负责其中一个。来看看我们飞机上面最吃重的水声分析操控台吧(将笔者一行带到了一个操控台前),还记得我们刚才在机腹下看到的声纳浮标投放口吗?当浮标投下并启动工作状态并回传信号以后,我们负责水声的技术军官就在这里接受处理回传的信号,可以直接告诉你接收机的型号---- AN/ARR-72,而浮标则是AN/ARR-78,当接收机接收了信号,技术军官立即会用AQA-7水声频谱分析仪对信号进行分析,得出其频谱特征,然后与AQH-4 声纳信号特征记录带里的各种目标信号频谱对照,从而得出目标的型号。”

笔者:“看来你的记录带里的数据库不小(笑)。这是什么操控台?(笔者指着水声操控台隔着走道的斜对侧的另外一个操控台问)”

黑人中尉军官:“这是电磁感应系统综合操控台,这个屏幕是AN/APS-137B搜索雷达的显示器,你知道我们的飞机有时候也担当反舰和对地攻击任务,发射鱼叉,小牛或者斯拉姆目前都需要它。不过我觉得反潜才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个人对于除此以外的其余任务没有一点兴趣。五角大楼的人想把我们搞成空军对地打击力量的辅助部分,想给我们安上数据链然后去运载对地制导武器去执行不是我们本行的任务,去他的,我可不喜欢!(作义愤填膺状)”

笔者:“哈,就是。对了,你们一般一次出勤任务的执行时间是多长呢?喜欢每次的出勤吗?”

黑人中尉军官:“大约在10~12小时间,最长可以达到14小时,有时候还会有半年的时间部署到海外。老实说,我很喜欢自己每次的出勤任务,一般都带有实战色彩,你不知道水下的不速之客在哪里,它们何时会出现,而你就要在每次的出勤中尽量能把它们揪出来。你可能出去一次就逮着了目标,也可能出去几次都无攻而返。就是这种不确定性让我觉得这活很酷很有挑战性,当然也有不爽的时候,那就是在8小时巡视完毕后疲劳不堪归航返回基地的时候(大笑)”

笔者:“有严格的巡视区域划分吗?”

黑人中尉军官:“是的,有严格的划分,每个反潜中队都有自己的作业区,基本上我们能够形成一条24小时不间断的防护网络。“

笔者:“听起来不错,你有过具体的战果吗?换言之,你有过抓到水下目标的经历吗?”

黑人中尉军官:“是的,我有,那是很棒的感觉。可以告诉你,就在不久前我们在自己的巡视区内就逮着一个大家伙(笔者经过调查,得知这架P-3C来自于美国的华盛顿州威得贝岛海军反潜机基地,负责应该是美国西北太平洋沿岸海域的反潜任务),战时的话它已经被我们送进水里很多次了。”

笔者:“(非常好奇)能告诉我是哪国的潜艇吗?或者,是什么型号的潜艇?”

黑人中尉军官:“(微笑着摆摆手)抱歉,先生,我不能告诉你,这是军事机密。(这也是笔者在与KC-10,C-130J,B-17等多型飞机的空勤人员交谈后唯一一次被拒绝的体会,不过笔者也没多大在意,毕竟笔者提的其它问题都得到了令人满意的回答。)对了,能问问你为什么对我们的飞机这么感兴趣吗?”

笔者:“我来自中国,对你的飞机感兴趣的原因是因为台湾想购买12架这样的飞机用以对抗我们的水下力量。而你们的政府恰恰答应了他们的军购请求。”

黑人中尉军官:“是真的?我们的政府答应给他们了(略带惊讶,应该讲感觉上不是装出的惊讶)。不过,五角大楼给了他们很多好东西。现在卖这个也不希奇了,只不过我还真不知道。不过老实说,真要是给了他们12架的话,确实能给你们带来很大麻烦(颇有点自负)。”

笔者:“那也不见得(坚决顶回去),好的武器装备还需要花很长的时间去熟悉掌握,对操作者素质要求也很高,而且即便对单机操作熟悉,没有好的战术,一样发挥不出好的作战效能。对吧?”

黑人中尉军官点头表示同意,然后又陪同笔者一行到驾驶舱参观了才又送下飞机,大家在舷梯侧握手道别。笔者在对该军官在方才耐心陪同讲解表达感谢之情的同时,不由得联想起了在当地华文电视台看到的台湾某电视台播发的台湾记者参观P-3C的所谓“独家画面”的情景,在其中台湾记者的背景说明不免得意洋洋,言称其是得到了美军军方特别批准之后,才有幸取得了独家专访这种保密规格极高的反潜机的机会。笔者不由得把这个消息转述给了那位黑人中尉军官,军官听后耸耸肩:“他们吹的吧,我们每年类似的开放日活动多了去了,没听说要刻意限制媒体采访啊,采访起来哪有那么困难?对了,你今天也看到了,我们也没有做更高规格的保密限制的啊!”

其后又参观各型飞机若干,笔者终于踱到了换装新式铁灰和浅蓝双色空优涂装的2架F-15的面前。手上的航展资料介绍说是这两架飞机来自于佛罗里达的Tyndall 空军基地,不过笔者很快对此产生了怀疑,因为有架飞机两侧进气道保护挡板上的3RD Wing的字样引起了笔者的注意,笔者的记忆当中第三飞行联队的基地应该在阿拉斯加。为了证实笔者的猜测,笔者又打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查找,发现Tyndall空军基地实际是325飞行联队的基地,而非是第三飞行联队。再绕到飞机的垂直尾翼上一看,什么都明白了,那上面的将左翅横于胸前而将右翅高举擎着宝剑的鹰隼图案笔者再熟悉不过了,这正是隶属于第三飞行联队的第12飞行中队(绰号“肮脏一打”)的队徽(嘿嘿嘿,想骗我们这些中菜鸟也不是容易的事情)。两架停在那里的F-15除了各自携带3个副油箱外没有携带任何外挂,显得格外的简洁明了,一位高挑年轻的中尉飞行员(笔者晕!中尉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怎么今天全让笔者碰上了!)正在给一群参观者耐心仔细地做着讲解。未过数分钟,眼见中尉已然结束讲解工作,笔者便主动与其打招呼:“嗨,刚才在忙着讲解什么呢?”

F-15飞行员:“他们问我机炮的位置,我刚才就在解释这个。”

笔者:“你很有耐心(笑)。”

F-15飞行员:“很正常,我想大多数人并不知道F-15的机炮位置到底在哪里(很谦和地微笑)。”

笔者:“你是第三飞行联队下辖的第12飞行中队的?基地在阿拉斯加?”

F-15飞行员:“呵呵,你看了我飞机上的队徽了(仍然是不蕴不火的平和)。没错,我们驻扎在阿拉斯加的埃尔门多夫空军基地。”

笔者:“可为什么航展说你们是325飞行联队的呢?”

F-15飞行员:“谁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呢,不过我想这不该是你想问我的问题吧?”

笔者:“哈哈,你说的不错。(其实心里正在挖空心思合计该问什么,忽然表演区里腾空而起的一架F-18F帮了笔者的忙,看着其不收起落架在百米左右的超低空做的的横滚以及在数百米低空做的过失机动的精彩表演,笔者想到了问题了,回过头去看那位年轻的中尉,发现他看得比笔者还入神,于是赶紧发问)那架超级大黄蜂飞得不错吧(晕倒,也就问了个这个水平的问题)?”

F-15飞行员:“是啊,相当不错,加长了边条,迎角性能上去了,机翼的尺寸放大,翼载荷也下来了,就发动机而言,F414的功率也比F404高了一个台阶,我喜欢这架飞机的格斗性能。你看它飞得有多棒!当然它的隐身性能也不错,我的飞机的RCS比它显眼多了。”

笔者:“感觉到你的鹰的技术含量落伍了吧。还有信心在空战中战胜或者是击落像是超级大黄蜂以及F-16BLOCK60这样的对手吗 ?”

F-15飞行员:“当然,我有信心在空战里宰了这些家伙(笔者在问询他时用的是SHOOT DOWN或者DEFEAT的字眼,而没想到眼前这位看似文质彬彬的年轻飞行员回过来的是KILL这样自信到有点杀气腾腾的辞藻)。“

笔者:“为什么?你就这么有信心?”

F-15飞行员:“是的,你先注意一下这些飞机的使用者吧。先说F-16 BLOCK60,或者就算是BLOCK52吧,空军的头头们会让他们花至少1/2的时间练习对地攻击,剩下演练对空作战的时间也许不到50%。回过头来看看使用超级大黄蜂的那些海军的小子们,他们更惨,他们至少得花1/2的精力到如何安全的着舰上面去吧,那么剩下的1/2呢?他们还得从中间花相当一部分时间去练习如何把他们的LGB,JADM,JASSM,JSOW,小牛、捕鲸叉等等对地对海的制导武器准确地扔到敌人头上去,那他们还有多少时间去熟悉BVR作战环境或者是DOGFIGHT(近距离格斗)?再来看看我们,我一年的训练任务中100%的时间都投入到如何在空战中把对手揍下去的思考当中,我所有的战训都围绕这个主题,不论我是单机格斗,小编队截击,由AWACS引导进行拦射截击,或者是接收数据链传来的目标参数隐匿攻击,所有的所有,无一例外都是空对空的作战使命,我没有浪费一分钟到与空战无关的其它战训任务上去。既然如此我就具有比他们更强的空战能力,那我为什么没有信心在一场可能的空战里宰了他们?!”

笔者:“你一年的年度飞行小时数能达到多少?”

F-15飞行员:“我平均每周飞4次,每次1到1个半小时(一年56个礼拜,这样算下来这位年轻的中尉飞行员的飞行小时数至少在230小时以上)。我是12中队最小的雏(自嘲的笑笑),所以得多飞多练,老家伙们才能接受我。你知道这是个凭本事立足的活,你不行,没人帮得了你,也不会有人当你是个人物,不要指望老家伙们一觉起来发了善心能宽容你在训练中的失误,如果你始终不行,他们就会视你为扶不起的娘娘腔,那你卷起被盖滚出这个中队的日子也就到了--------谁希望这样?!”

笔者:“看来你们的训练很有目的性,对抗性也很强,你有直接参加对抗性质演练的经历吗?我是说,你有机会参加像是“红旗”、“枫叶旗”这样演习的机会吗?”

F-15飞行员:“坦白的说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机会参加“红旗”或者“枫叶旗”的演习,你知道我毕竟是个新人,这种演习长官们还是希望有经验的老家伙去,不过总有一天我也能去参加的,我相信我有这个实力(还是那幅信心十足的样子)。不过我们联队有自己的演习,我相信对抗性也不差,因为装备的飞机种类也不少,我们有F-15C/D/E,我们还有E-3B,这足够我们组织大规模的对抗演练了。我们也研究对手的战术和飞行的姿态,不管是SU-27或者SU-30,也不管是大黄蜂或者F-16,这样我们在演练中也能模拟它们的战术和飞行方式,让你感觉如同真的在于敌人较量,这样的演习质量一样不差。我也从中间学到很多,所以我说我能赢得胜利,即便他们的飞机性能比我们好一点。”

笔者:“你让我想起了我们国家不唯武器论的说法,人才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

F-15飞行员:“哦?请问你来自哪个国家?“

笔者:“中国!”

F-15飞行员:“呵呵,原来你来自中国(意味深长的一笑)。是的,我相信只要你训练充分,能充分发挥你驾驭飞机的作战性能,你一样有机会去宰了那帮驾驶着性能更好一点战机的家伙。当然我想强调一句,武器的性能差距是允许的,但不能无限化,你能指望我驾驶我的F-15C揍下超级大黄蜂或者F-16BLOCK60,但你不要指望我驾驶我们中队以前的F-4“鬼怪”式战斗机能同样做到这一点(很认真地补充说明)。我没有那个本事。”

笔者:“你说的很对,我想我们讨论的是个哲学问题,人与武器的最佳配合才是战力的保证,不能无限制地拔高突出其中任何一极而同时矮化其它一极的作用,不是吗?”

F-15飞行员:“我想这是你总结的结果,不过听起来好像不赖(两人一起笑了)。其实我们的F-15一直在不断地改进,它本来就是个很好的空战平台,现在经过一些升级,能力又有所提升,这也是我对我的飞机有信心的原因所在。”

笔者:“能具体说说吗?”

F-15飞行员:“好的,你知道第3联队只有我们中队的飞机全部换装了APG-63(V2)主动电扫相控阵列雷达吗?”

笔者:“啊?!(惊愕),真的吗?”

F-15飞行员:“当然,你知道我们在阿拉斯加,这是抵御潜在敌人战略打击力量进犯我们国家首当其冲的空防要地。拥有远距离的拦射打击能力是我们的首要目标,要是进入狗斗的距离,我们肯定能把敌机揍下来,可那时侯他们早有机会向我们的西雅图,旧金山甚至洛杉叽发射空射巡航导弹了,所以我们必须远距离发现,远距离击落他们,当然也要尽可能早点收拾掉他们的护航战斗机。”

笔者:“可你们不是有像E-3B这样的AWACS吗?为什么强调要换装相扫雷达呢?难道E-3B的发现探测距离还没有你们机载的相扫雷达距离远?”

F-15飞行员:“你不能指望E-3B机群能够完全监控整个区域,而且它们相对而言是巨大的辐射源,在潜在敌人的远距离空对空导弹或者空基反辐射雷达的打击下会是很脆弱的,而我们F-15C的机载相扫雷达正好是个很好的补充,它的探测距离大大高于原来的APG-70脉冲多普勒雷达,而且它的探测范围比波束窄的多普勒雷达大得多,便于我们跟踪和锁定大数量目标。同样因为我们整合了数据链系统,我们也可以让一个截击编队中的一架F-15C打开相扫雷达进行探测,作为辐射源而言,它较之于E-3B来讲是个小目标,而其它几架则可以用数据链共享探测数据和隐匿打击目标,为什么不换这样好的雷达呢?”

笔者:“这样听起来倒是不错啊。”

F-15飞行员:“我们现在还只装备了AIM-7和AIM-120A拦射导弹,不过正在改进,你看吧,我们即将装备的AIM-120C能充分发挥相扫雷达的性能。另外,我们也要换装新的格斗导弹了。”

笔者:“哦?AIM-9X?”

F-15飞行员:“是,不过,现在的HUD不能完全发挥它的性能,我们还会换装JHMCS。”

笔者:“综合头盔瞄准显示系统,是吗?”

F-15飞行员:“是的,这样更能加强我们的狗斗能力,特别是对付那些机动性能比我们更好的对手,AIM-9X加上JHMCS的组合肯定能充分化解他们在机动能力方面的优势,飞机的机动性能说到底是不可能超过导弹的,不是吗?”

笔者:“如果真如你所说那样,那F-15C的作战能力的确上了一个层次,可问题是你怎么知道会有这样的改进(笔者的问话稍显委婉,原来的意思是想问你个小小的中尉新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么详尽的换装计划?)?”

F-15飞行员:“雷达换装已经是事实了,至于说其它的换装计划在我们公开的空军周刊里早就有所提及,这并不是什么秘密,而且我今天可以对你说什么,不能说什么,在我来前早已有长官交代了,难道你还有什么不相信的地方?”

笔者:“哦,那倒没有(原来美国人的方针是让你知道我有多先进,籍此达到威慑的目的)。换个话题吧,谈谈你对中国或者俄国空军以及飞行员的看法行吗?”

F-15飞行员:“他们拥有一批很优秀的飞机,像是SU-27,SU-30,MIG-29。不过好像他们的训练强度达不到要求,我听说中国的飞行员一年只飞120小时左右,而俄国飞行员更少,6、70个小时吧,我认为这样的训练时间达不到提高的目的,强度太低了(直言不讳,没有一点拐弯抹角)。我看过俄国人的SU-27飞行表演队的表演,确实很疯狂,不过表演终归是表演,不是作战。所以我说,我尊重他们(中、俄飞行员),但我不怕他们(又是直来直去)。”

笔者:“谁告诉你们这样的飞行小时数的?你们的情报官员?”

F-15飞行员:“不,从简氏上看到的,我相信这是一本不错的专业指导教材,上面的分析很客观准确。”

笔者:“我也看简氏,不过上面的介绍未见得有你想象的那么客观。(两人都笑了)。如果公平一点,让中、俄飞行员也有如你这样高的年度飞行训练小时,都有AWACS,都有数据链,那么这样一场较量才是公平的。”

F-15飞行员:“公平?我不觉得现代的战争需要公平(声音上去了,中尉有些许激动)。你知道吗?只要我升空作战,对我而言只有两个结果,生存或者死亡。如果追求公平,那不如学习骑士决斗。现在的空战绝不是骑士决斗,你要赢得空战,你就要需要最大程度地取得战果,并且保证牺牲最小数量的人。所以技术的领先是必要的,因为这样才能够在客观上保证更多参战者能够有机会活着回家陪伴家人。对于我们的作战对象而言,要让他们知道,他们和我们作战不是和我们进行简单的单机或者编队对抗,他们是在和我们一个经过整合的先进系统对抗,技术领先的系统是能够战胜对手而且不给对手任何战胜我们的机会的,这比公平来得更重要,不是吗?”

笔者:“恩,你说的没错,对了,我看资料介绍你们是昨天才到这里的,今天航展就结束了,你们明天返回基地吗?(转移话题)”

F-15飞行员:“我们明天一大早就起飞离开这里。”

笔者:“回返基地的旅程轻松惬意吧?”

F-15飞行员:“不,我只说明天要离开这里,没说要回返基地。”

笔者:“哦?不去基地?去哪里啊?”

F-15飞行员:“去训练的地方(狡黠地笑),我们要进行一次空中加油,然后在落地前进行半个小时的对抗演练。刚才你问我明天是否会很惬意,我会回答你昨天和今天我很惬意放松,不过我更喜欢即将在明天到来的对抗演练!”

笔者:“先远距离飞行并空中加油,再在落地前进行对抗演练,强度这么大?”

F-15飞行员:“我喜欢这种挑战极限的感觉,要是你在对抗中获得胜利那就更棒了!”

正在谈论之及,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由F-15,A-10,P-51组成的混合编队,喷气发动机的轰鸣和活塞发动机的声响在天空奏响一曲和谐的重唱,那位跟笔者谈兴正浓的飞行员立即用一句“不好意思”终止了和笔者的谈话,转而拿起身边的一个数码相机拍了几张编队的照片,接着立正,向编队敬非常正规的军礼,笔者同时也惊异地发现,临近的A-10以及E-2C的飞行员也像接到了同一指令,都不约而同地用同样规范的军礼向天空这个小小的美军编队致敬。不能否认当时这一幕情景对笔者的触动之深,回忆起之前跟数名美国飞行员交谈中感受到的他们的专业,敬业、自信、荣誉感以及对国家的忠诚,让笔者感觉此次参观航展确有收获,也的确认为他们拥有值得中国军界同行学习和借鉴之处。

我们的军队肩负着捍卫国家主权和在关键时刻促成国家统一的艰巨而崇高的使命,衷心祝愿他们能够放眼世界,紧跟新军事变革潮流,师夷之长以制夷,努力学习外军的先进经验,扎扎实实地在训练和战法养成中去融会贯通,走出一条踏踏实实的有中国特色的精兵之路,才能不辱使命,帮助中国屹立在世界强国之列,实现中华民族的复兴。

 

空军世界

解放军军机:

歼-20战斗机 J-15战斗机 歼-10 歼-10B战斗机 歼-31战斗机 J-11 J-11B Su-27 fighter china J-10B F-10B Fighter 翔龙无人机
歼-20 歼-15 歼-10B 歼-10 歼-31战斗机 详解我军苏-27 武直-10直升机 翔龙无人机

·空军世界首页  ·博客  ·战斗机  ·English site  ·上一页:F-15 ·下一页:F-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