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直10总设计师详谈研制过程

中航工业直升机所总设计师吴希明先后参与、主持了直-8、直-9、直-11、直-10与直-19等多个国家重点型号的研制。

他主持设计的中国第一款专用直-10武装直升机被英国《简氏防务周刊》誉为“解放军树梢杀手”。外媒惊呼:直-10武装直升机是世界上现代化和最具战斗力的武装直升机之一,将中国直升机技术向前推进了20年。

wz10

wz10

作为直-10、直-19两型武装直升机的总设计师,他带领团队,实现了中国直升机从仿制阶段向自主研制阶段的艰难飞越。

他就是吴希明,中航工业直升机所总设计师、“解放军树梢杀手”的设计者。30年来,他先后参与、主持了直-8、直-9、直-11、直-10与直-19等多个国家重点型号的研制。

一次偶遇,一生执着

看过越战题材影片的人几乎都记得一个镜头:一大群“休伊”直升机载着陆战队员从天而降,周围还有装有M60机枪的火力支援型“休伊”对四周隐蔽目标进行扫射。总之,越战影片中没有“休伊”的身影就不能称其为越战影片。

这是上个世纪60年代直升机的作战理念,也是专用武装直升机正式登上历史舞台的时期,更是陆军成为直升机作战主角的开始。从越战开始,美国陆军离开了地面,飞上了“一树之高”的天空。

而此时,作为中国第一款专用武装直升机的设计者,吴希明还只是福建邵武中学的一名学生。

“福建前线”这是上个世纪60年代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诞生的名词,从新中国成立之初到上个世纪70年代末整整沿用了30年。从“福建前线”这一称谓,今天仍可想见当年海峡两岸的紧张局势。

生在这样特殊历史时期与地理环境中,吴希明比别的孩子更早的接触到直升机。

在吴希明上中学的时候,一天,一架直-5直升机轰鸣着降落在邵武中学的操场上,随后几名解放军迅速的在直升机周边建立警戒线。“我和小伙伴们被这个庞然大物惊呆了,在当时,我并不知道噪音是直升机的设计缺陷,反而觉得这个声音令它很威武,我们被它的神秘所吸引,开始远远的围着它一圈一圈的跑,看着旋翼发呆,一遍一遍的想着它是怎样飞起来的。”

一次偶遇,吴希明开始了对直升机痴迷的探索。考大学的时候,他选择了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因为那是中国学习直升机设计的最高学府。

大学期间,吴希明就像一块海绵在直升机理论的海洋里无尽的吸收着,这是他人生第一次系统的了解这个“树梢杀手”的工作原理。然而,老师却告诉他,只有通过工程实践才能真正领会飞上“一树之高的天空”是怎样的艰难。

陶醉于理论计算与公式推导里的时间充实而快乐,吴希明并没有更多的去关注中国在直升机领域的发展现状,他对直升机的追求是执着而又朴素的:“中国哪里设计直升机,我就去哪里。”

“服从国家分配吗?”

“服从!”

这是吴希明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选择,也是他唯一一次不假思索就做出的选择。

1984年7月10日,大学毕业的吴希明走出景德镇火车站,踏上了去直升机设计研究所的卡车,他沿途所见几乎都是农田。

这座“中国直升机摇篮”的设计所就隐藏在深山沟里,依山傍水而建,在地域特有的烟雨天里,设计所背后的山顶上总是云雾氤氲,宛若仙境。

然而,直升机总体设计室内却是另一番景象:屋顶在噼里啪啦的漏着雨,本来不宽敞的房间被各种塑料布和接水的工具占据着,10多名设计人员只能挤在一张大桌子上,用铅块压住有机玻璃条绘制着直升机外形。在当时,他们所从事的设计工作仅仅是摸索直升机的设计理念。

吴希明翻开景德镇的黄页,38个单位中有36个单位是制造瓷器的。他跑到设计所的高处向城里眺望,整个城市的上空都被景德镇瓷窑冒出的黑烟所笼罩着。

刚入设计所,大学生入住的招待所只有两层楼,通铺间的木地板因为年久失修走上去吱吱作响,所有人走路都有些蹑手蹑脚,害怕地板会忽然断裂。这一夜,吴希明几乎无法入睡,他的心中不再是初出校门的兴奋,他开始意识到这一句“服从”所要付出的艰辛。

“那就是当时中国现实的工业基础,就是当时中国现实的直升机产业。”然而,吴希明的心是坚定的:“一定要制造出凝聚中国智慧的直升机,这就是我要为之奋斗的事业。”

“难道直升机是纸糊的!”

直升机的特点鲜明,可以垂直起降和在空中悬停,不依托机场,在任何需要的地方都可以起降,便于灵活部署。直升机的飞行速度可控制在0-360公里/小时之间,有利于与陆军作战行动融合,便于在“一树之高”贴地飞行,也可利用地形地物隐蔽出击。

正是由于这些性能,直升机在战争中的角色变得越来越重要。

上个世纪80年代,关于“陆军不能只是运输兵;陆军需要飞上“一树之高”的天空;陆军需要自己的‘树梢杀手’”这样的呼声日渐受到中央军委重视。

然而,此时的中国直升机设计所仍处于萧条的状态,在吴希明的记忆中,那时山区的生活艰苦,由于型号匮乏,所里的年轻人都是想尽各种办法争活干。

1986年,在中国军队百万大裁军的同时,中央军委决定组建我军陆军航空兵,虽然比外军晚了20年,但是,对于中国直升机来说,终于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战略机遇。

为了弥补陆军武装反坦克直升机严重不足的局面,刚组建的陆航部队提出了研制武装直升机的要求,直-9武装型直升机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成为我国自行研制的第一代多用途武装直升机。

年仅21岁的吴希明在师傅的带领下,第一次真正认识到什么是直升机工程,什么是直升机设计。

“直-9武装直升机是在民用直升机基础上改进的武装直升机,我们想赋予它最好的作战效能。”当时,参与总体设计的吴希明还没有意识到,如何解决机体结构与配装各类武器兼容性的问题,这将是一个决定生死存亡的艰难挑战。

1988年,进行直-9武装型直升机地面反坦克导弹发射试验时,意想不到的挫折发生了。

“当第一枚反坦克导弹发射后,直-9武装直升机的尾部已经不见了,由于尾部是复合材料制造的,整个试验现场,复合材料的蜂窝结构漫天飘散,导弹的研制方不禁惊呼,难道直升机是纸糊的!我们所有的人都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吴希明回忆说:“这是直-9武装型直升机研制过程中遇到的最大挫折,差一点导致型号下马。”

在当时,无论是导弹还是直升机的设计单位,都没有考虑导弹发射的冲击波与后坐力对机体结构的影响,也没有考虑复合材料制造的机体结构是否能承受导弹发射时尾喷火焰的高温。试验失败后,两家研制单位才开始分析武器发射对直升机机体结构的影响。

“那段日子干的很苦,所里500多名设计人员全部铺在直-9武装型直升机上。整整用了3年时间,我们才最终解决了直升机与武器系统的匹配问题。”吴希明说:“放在现在,十几个设计人员,几个月就能完成,可想而知,当时我们的基础是多么薄弱。”

“在工程中,一切问题都没有标准答案,一切问题都需要综合而平衡的去处理,一切问题都需要在妥协与取舍间做出抉择,只有不断的迭代与综合才能使一个设计臻于完美。”只要是谈到直升机工程,吴希明总是动情的说:“设计中的挫折总是煎熬的,但这也正是工程永恒的魅力所在。”

1999年10月1日,直-9武装型直升机参加了国庆50周年阅兵,接受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