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大观:投奔解放区造飞机

王 开 

“我看国民党没有希望,不可能搞飞机、发动机。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投奔共产党、投靠解放区,希望将来造飞机、造发动机”。 1948年冬天,32岁的吴大观,带着妻儿和弟弟,一家四口,装扮成从沈阳逃难回来做照相馆生意的商人,由北平到天津,再到石家庄,进入了解放区。 这位北京大学工学院的年轻讲师,专攻航空发动机研究,刚刚从美国进修归来。

吴大观

接待吴大观的是聂荣臻。那天,吃的是火锅、羊肉,气氛热烈。

新中国成立刚刚一个月,中央重工业部就成立了航空工业局筹备组。吴大观被任命为组长。其后几十年间,中国航空发动机之路,与吴大观的想法思路密切相连。

喷发-1A,红旗2,涡喷7甲,涡扇6 —在中航工业沈阳发动机设计研究所的展厅里,吴大观的作品,浓缩着中国航空发动机的发展史,他的创新,促成了中国航空发动机的每一次重大转折。

中国成为世界仅有的5个有能力研制航空发动机的国家之一,吴大观是公认的奠基者。

躲空袭时埋下航空救国梦 吴大观生于1916年,江苏镇江人。毕业于著名的扬州中学,从而得以免试进入西南联合大学。 抗战时期的昆明并不宁静,日本飞机的轰炸让这座城市陷入绝望。

本来就对航空抱有极大兴趣的吴大观,自此怀上了“航空救国”的梦想,转入了航空系。并在毕业后去了贵州大定发动机工厂,那是中国历史上建立的第一个航空发动机工厂。

贵州大定是个不毛之地,厂房就在大溶洞里,虽然条件艰苦,但设备并不差,大都是从美国运送而来。更令人称奇的是,这座只有数百人的小厂,在建厂之初,就集中了8位在海外获得博士、硕士学位的青年才俊。

1943年三四月间,蒋介石视察大定,给这个工厂题词:“我们发动机何日可以完全自制”。甚至,一天晚上8点之后,蒋介石没带任何随从,一个人翻过小山包,跑到工人的集体宿舍看望大家,见面就问:“你们睡觉了吗?”

在大定的日子,吴大观潜心研究美国莱特公司的活塞式发动机整套技术资料,全面掌握了当时世界上比较先进的航空发动机工艺技术。而他第一次接触喷气发动机,则是在1944年到1947年赴美学习时期。

当时中国买了美国一家生产小型航空发动机工厂的专利,打算选出具有大学水平、能力较强的人,到美国学习制造技术。然后,购买美国的机器、工艺规程、资料,还有锻件、铸件,等这批人回国后,就可以建厂生产发动机。

同批被派往美国学习的有25个人,大定发动机工厂的有20个人。

但吴大观从没想过要留在美国。当时贫弱的中国让他牵挂。1947年,吴大观回国了。

上了国民党的“黑名单” 1947年10月,召唤吴大观进京的,是他的同学董寿莘。这个时候,吴大观并不知道董寿莘夫妇都已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吴大观顺利成为北京大学工学院的一位讲师。就在这个时期,他的政治生涯发生了大变化。

住在学校集体宿舍里,晚上电灯不好,吴大观经常去其他同事的房间聊天。但他没有想到,跟他聊天的这些同事大都是共产党的地下党员,就连他的助教袁永厚也是。他早已被学校里的地下党组织注意到了。

那一次,北大在沙滩开会,时任北大校长的胡适表示,北平就要落在共产党的手中,动员大家随他一起南下。但吴大观代表教师站了起来,表示:我们爱国,要留下来。

为了他的安全,地下党把他送到了解放区。

1949年,北平和平解放,吴大观成了共产党的接管干部。当他穿着一身棉军装接管国民党的矿冶研究所时,那里还有一位在美国和他一起接受培训的同事。

被安排在中央重工业部的吴大观,曾经试图拉近共产党与国民党老专家的距离。比如,曾任大定发动机工厂厂长的王士倬就在吴大观的安排下,与重工业部的领导谈了一次话,然而结果并不理想,“谈得很不愉快,可以说是不欢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