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击落国泰客机,遭美军报复

被解放军击落的飞机原为C-54A型(DC-4为该款飞机民用时之型号),由美国道格拉斯飞机公司製造。1944年5月16日交付美国陆军航空兵使用。1946年2月,卖予皇家荷兰航空(KLM)。1949年8月转卖国泰航空,机身编号改为VR-HEU。按历史照片及当日机长描述,飞机除了在两方机身写有国泰航空之英文名字(Cathay Pacific Airways)以外,在垂直尾翼更有5英呎乘3英呎之英国国旗。

1

1954年7月23日早上(2019GMT,香港时间0419),机身编号VR-HEU的国泰DC-4型客机,

载着6名机组人员及12名乘客从曼谷返港。此班机原由新加坡起飞,停曼谷后继续返港。早上0840(香港时间),飞机以9000英呎高度,飞至海南岛以东30海浬之公海上空,位于国际航线之内。 机长及副机长发现飞机两侧分别各出现一架螺旋桨战机(按事后中共资料,两机实为解放军空军La-11型苏製战机)。发现战机后不久,国泰飞机突然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受战机射击。客机的一号引擎、四号引擎及油箱被击中及即时起火,火势更向四处蔓延。


至于机舱内,当时情况亦一片溷乱。机舱的窗户被打碎,机身出现大破洞,空气中充满硝烟。机上一名空中服务员中枪当场身亡,驾驶舱部份仪表被打坏。 副机长及机上一名机械士冒险走向机尾,向乘客派发救生衣及毛毡。机上华籍通讯员按指示立即发出求救讯号,并在飞机堕海前不停重覆。机长则在两战机之间不停作出机动闪避,并从9000英呎急速向下俯冲。飞机先后失去尾舵、襟翼。下降至1000英呎高度以下,两架战机方才停止攻击。 在攻击开始后约两分钟,飞机以160节的速度,在海面成功迫降,右边机翼与机尾在迫降时折断。 部份生还者成功离开下沉中的飞机残骸。机长及副机师待证实解放军离去后,约于两分钟之后方才爬上充气式救生艇,并救起其馀各人。

一架由越南河内飞香港,法属越南航空的民航机事发时在现场附近,收到求救讯号改道到往现场,机上有人目睹国泰客机沉没,并发现漂浮海上之救生艇。法国从最接近事发地点之越南岘港,派出一架PB4Y型飞机到场。驻港英国皇家空军,指示一架当时正从香港飞西贡之列达式(Vickers Valetta)军用运输机改道到现场,另外从启德机场先后派出一架军用York型运输机、一架新德兰(Short Sunderland)飞艇,及两架黄蜂型(De Havilland Hornet)战斗机到场搜救。国泰航空亦从香港派出一架PBY水上飞机。美国空军得到消息后,从菲律宾克拉克空军基地先后派出航空拯救队的两架格鲁曼SA16信天翁式飞艇(Grumman SA16 Albatross)协助拯救。此外美国海军由在邻近西沙群岛海域值勤之大黄蜂号航空母舰派出8架A-1 Skyraiders攻击机到场。英属香港启德机场透过无线电,通知广州白云机场有客机在海南岛对开海面堕海,香港政府将派出驻港军机救援。白云机场则回应,只准许新德兰飞艇到场,威胁其他国家军机若进入中国领空,将会被解放军击落而不予警告。但英、美、法等国的救援部队选择不予理会。英国皇家空军最先抵达,但由于现场风浪太大,浪高至15英呎, 新德兰飞艇盘旋2小时仍无法降落。美军航空拯救队的首架SA 16于下午1时左右抵埗。机长Woodyard上尉盘旋半小时后,选择在海南离岛「大洲」附近,海浪稍细处冒险降落,然后在大浪中滑行两英里,救起所有生还者。SA-16之后以喷射引擎辅助起飞,于下午5时30分抵达启德机场,可是其中一名女乘客于降落前身亡。其他获救者送往香港九龙医院。

Woodyard上尉后来因此次救援行动获飞行十字勋章。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英、美、法的关係立即紧张。英国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提交抗议。 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则发表强硬声明,谴责中华人民共和国行为野蛮。美国国防部派出包括两艘航空母舰菲律宾海号及大黄蜂号在内之战舰群,抵达海南岛附近海域继续搜索。太平洋舰队司令公开表明,若美军受到威胁,将不会犹豫立即作出攻击。 其他航空公司停飞该航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