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格-29K——意外选择背后的历史机缘

米格-29K——意外选择背后的历史机缘
徐勇凌

说到俄罗斯舰载机米格-29K的“新”似乎有点牵强,这款早在90年代就在舰载机竞争中败北的“失宠者”,受到印度人的追逐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然而,近来关于俄罗斯人要用米格-29K替代苏-33的传闻,却令许多专家大跌眼镜,人们不禁要问,相对于性能优秀的苏-33舰载机,米格-29K的先进性究竟何在?最近,当我从报刊和网络上读到关于米格-29K的专业评述,依然无法捋出头绪。我不得不从记忆中翻出我在米格-29飞机上曾经的飞行经历,当我将所有的信息交织在一起的时候,似乎找到了答案……

米格-29K

米格-29K

米格-29飞机无疑是俄罗斯人的骄傲。前苏联和美国的军事领域的竞争从来没有停止过。作为一个在经济和综合国力上远远不及竞争对手的国家,前苏联能够在航空装备技术的竞争中始终与美国人并驾齐驱,的确是他们激情追求的结果。冷战时期,无论是苏联人还是美国人,无论是政客还是军界,都充斥着一群狂人。美国人不遗余力地公开叫嚣,而苏联人却卧薪尝胆地默默作为。美苏的军事竞争从陆地到空中再拓展到大气层外,太空成为战略竞争的“高边疆”。60年代苏联人风光无限,在太空,他们首先实现了人类的太空遨游,在航空技术领域他们在飞机高度与速度的竞争大获全胜。美国人从越南战争中铩羽而归,痛定思痛过后,他们开始了军用航空技术的新一轮探索,他们借助于强大的综合国力和丰富的技术储备,在短短的6年时间内,将F-15从图纸变成了航空武器,并在1974年装备美国空军。苏联人从情报线获取了美国人新一代战机的核心技术,但沉迷于速度竞争的落后理念制约了航空技术的发展。无论是在米格-29还是苏-27的研制过程中,苏联人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空难的悲剧如影随形。

然而,七十年代的苏联正如日中天,超凡的自信和勇气最终成就了他们的梦想。1977年5月和10月苏-27和米格-29先后成功首飞,令他们的对手美国人感到震惊。当美国人从卫星照片中看到这两款飞机模糊的外形时,似乎明白他们遇到了真正的对手。苏联人知道在研制进程上他们已经比美国人慢了半拍,因此,在技术的追求上他们渴望实现超越。国家计划体制下的苏联军工领域分工明确,当时,尽管米格公司的技术能力远在苏霍伊公司之上,但米格-29还是被赋予了前线机动作战飞机的定位,他们发挥自身在轻型战斗机设计领域的优势,将米格-29打造成了高机动性的作战飞行平台。

十几年前,在米格-29飞机上的飞行经历至今令我难以忘怀。1993年3月,当我领略了米格-23变翼飞翔的速度和威猛之后,在米格-29上的第一次飞行完全改变了我的飞行概念。相对于米格-23平稳的起飞,我只能用“迅猛”这个词来形容米格-29的起飞。强大的推力和敏捷的操控,使米格-29飞机仅滑跑了11秒钟就离开了跑道。教官乌拉尔在我收起起落架后,没有操纵飞机缓慢地上升,而是打开加力直接向上做了一个筋斗。我分明看见米格-29边向上机动边加速,以我从未体验过的极小半径完成了筋斗。与苏-27相比,米格-29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其极限机动能力,在许多方面其性能甚至超越了苏-27。它可以完成9G的连续机动,比苏-27还要大1个G。在以后的飞行中无论是热尼亚还是科沃丘尔,都在米格-29飞机上尽情展示他们的飞行技艺。记得科沃丘尔在做“方块筋斗”时边做边大声地呼喊,在垂直向上的跃升中,随着过载的突然增加,飞机迅速进入倒飞状态,接着又迅速转头向下。机动中我的脖子稍一放松,强大的过载就使我低下了头。在后来的机动中我有了准备,始终把头靠在椅背上,我看见米格-29在强大推力的支持下,发出一阵阵呼啸迅捷地变换着机动方向,并且始终保持足够的能量,这对二代战机来说是不可想象的。

就在我即将完成米格-29所有的飞行计划时,试飞教官热尼亚为我秀了一把超惊险的“筋斗着陆”。他在我完成所有空中试飞动作后说:“徐,后面我来!”根据我和他飞行的经验,我知道他又要开始展示技艺了,但我无法猜测这次他又要玩什么惊险动作。在飞机距离跑道只有不到1000米,高度只有60米即将着陆之际,他让我收起了起落架。他突然接通了加力,飞机在他的操纵下迅速向上机动,而此时的飞行速度只有400公里/小时。飞机很快就到达筋斗的顶点,就在我以为他要翻转改出时,他大声喊道:放起落架!飞机继续向下机动。此时大地景物向我扑面而来。只见他很好地控制着飞机的轨迹和数据,在飞机即将退出俯冲时,我忽然明白他想干什么了:他要直接着陆!这个小型表演机经常玩弄的惊险把戏,热尼亚居然要在米格-29上完成!但我不得不佩服热尼亚操控飞机的能力,飞机退出俯冲时方向正对正跑道,而速度也恰好控制在320公里/小时的最佳进场速度。他喊了一声:你来吧!我顺势接过驾驶杆,稍稍一拉杆,米格-29就轻巧地着陆了。

彼德罗维奇是一位令我钦佩的俄罗斯航空技术专家。93年底,在给我们上试飞理论课时,老彼德(我们对这位教官的爱称)经常会侃起他在舰载机试飞中的见闻。作为飞机性能研究方面的国家级专家,彼得罗维奇参与了俄罗斯舰载机的研制和试飞。那时,我们对于俄罗斯航母计划知之甚少,只是时常从彼德罗维奇的脸上读到他对于舰载技术的自信,和对俄罗斯国运衰败的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