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舰舰长:需要实战型航母

心中有梦,才能逐梦远航

拥有了自己的航母,只是我们梦的开始。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一艘能航行的航母,我们更需要的是一艘能打仗的航母。

航母是人类制造的最庞大、最复杂的、可移动的战斗机器。它涉及船舶、航空、电子、兵器等几十个行业门类。对于我们而言,辽宁舰不仅是数百个系统、几万套设备的集成,更是舰艇、航空、通信、装备等多个专业的技术交织。在航母面前,我们传统的经验必须向新的领域艰难转型。

大家可能注意过航母甲板上流畅的起降作业,它是艰苦训练的结果。航空部门,顶着难以站立的甲板风,日复一日地练习;消防队员,身着沉重的战斗服苦练技能,随时准备迎接烈火的考验;机电部门,守在全舰最艰苦的战位,用“光和热”点亮每个舱室;舰务部门,每天在蒸笼般的厨房里,在无人知道的焚烧舱,为几千人准备膳食、处理垃圾;航海、通信、作战、武器部门,每天都要繁忙地作业。

一次次训练,一次次操演,一次次试验试飞,我们对装备的驾驭越来越熟练,底气也越来越足。

2012年11月23日,舰载机试飞员驾机在辽宁舰上实现了阻拦着舰和滑跃起飞,我国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能够独立培养舰载机飞行员的国家。此时,距离航母交接入列仅仅过去两个多月,连外国海军同行都感到不可思议。

心中有梦,我们共同担当

美国海军有句名言:推动海军前进的是军官,推动军舰前进的是水兵。为了共同的梦想,第一代航母人汇聚到一起,他们中有博士硕士舰长、飞行员舰长,有留英、留俄的各领域各专业的人才,还有“五四奖章”获得者、全军优秀指挥军官等等。无论是舰长、部门长,还是普通的传令兵;无论是驾驶舰载机翱翔蓝天的飞行员,还是控制止动轮挡的战士,都是航母的主人。

航母的主人,就要有航母的担当!比如那个很有特点的“航母Style”,看似轻松潇洒的背后,其实危机四伏。舰载机离舰的瞬间,隐藏着许多令人心悸的风险:舰载机偏移起飞跑道,巨大的尾喷,可能把离得最近的起飞助理吹到海里;一旦尾喷流扫到人体,鲜活的生命,瞬间可能被灼伤致死;一旦被发动机吸入进气道,活生生的人立即就会粉身碎骨……在世界航母发展史上,这些都是曾经发生过的案例,靠什么规避?只有依靠科学的规程、严格的训练、冷静的头脑和娴熟的技能。

我们舰的局域网上,有一位战士留言:舰长,靠码头后我就要退伍了,两年了,我一直在炊事班干活,出海时每天听着战机呼啸而过,但从未亲眼见过飞机起降,能不能在临走前让我看上一眼?我答应了他的要求,组织即将退伍的战士观看飞机起降。歼-15战机展翅加力,沿着14度仰角滑跃起飞的刹那,这位一辈子第一次、也许是最后一次观看歼-15起降的战友,向着远去的飞机,敬了一个军礼。

张峥最在演讲中表示,我们的航母梦,是在前一辈海军人的肩上成就的。我们这一代人,成为航母的舰长和舰载飞行员,与其说是个人的努力,不如说是时代的造就;与其说是优秀,不如说是幸运。我想我们今天的交流,属于“所有那些过去稳操舵轮的水兵、今天勇往直前的水兵,以及即将标绘海军未来之路的水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