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舰舰长:需要实战型航母

(辽宁舰在出售给中国之前,遭到了非常严重的破坏。动力部分完全不可使用,后来在国内重新装上了动力。长期以来传闻该舰只能用于训练。舰长这番讲话证实了这一传闻。)

今天是人民海军成立纪念日,由海军与清华大学共同主办的第九届海洋观教育日活动在清华大学启动。在“海军青年精英主题演讲”活动中,“辽宁舰”舰长张峥发表了题为“实干托举梦想青春激励远航”的演讲,与清华大学师生分享了中国航母人的故事,这也是张峥担任“辽宁舰”舰长以来首次在公开场合发表演讲。

以下为张峥演讲摘录:

心中有梦想,再苦再累也值

我是1986年考入上海交通大学的,大学毕业后,我加入了人民海军,逐步成长为一名舰长。期间,分别到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和三军联合指挥及参谋学院进修一年。在大学时,我就是一个海军迷,在部队时,我就是一个航母迷,梦想着中国海军早日拥有航母。

image

2009年冬天,我和我的战友站在大连造船厂的船台前,终于见到了自己国家的航母。仰望着这艘还在施工中、如大山般巍峨的“海上城市”,既感到前所未有的激动,又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激动,是因为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航母,而且自己即将成为中国第一批航母舰员;压力,是因为能不能驾驭这艘航母,当时对我们所有人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不夸张地说,当时的每一名官兵都陷入了“本领恐慌”。世界上的航母国家,也“心照不宣”地对我们实施技术封锁。压力面前,整支部队如同上满发条的机器,高速运转起来。回想起来,大家真的都是“蛮拼的”。

为了提高驾驭装备的水平,我们先后辗转17个省20多个城市,进院校、入厂所、上舰艇,开展理论学习、设备培训、技能训练。很多官兵就在家门口学习,也顾不上回家看一眼。

为了尽快全面准确地摸清各类结构和装备系统,舰员们坚持每天上舰摸排。当时航母还没有施工完毕,通风、照明等系统都还没有完工,舰上弥漫着厚重的粉尘和刺鼻的气味,部分舱室温度接近40℃。舰员们戴着呼吸器和安全帽、打着手电,一个一个舱室、一条一条管路地摸,一天下来,呼吸器滤芯是黑的,作训服的后背结满硬梆梆、白花花的盐渍。

为了探索航母运行机制,在一无经验、二无借鉴的情况下,我们开始了艰苦的研究攻关。一天深夜,我像往常一样翻阅战友们汇总的航母资料,几百页的资料,此时在我眼前如同五线谱上的铿锵音符,我突发奇想,这难道不就是一首强国强军战歌吗?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已是凌晨五点,向窗外望去,鹅毛大雪在风中飞舞,我推门而出,抬眼看见会议室的灯光还亮着,我推开会议室的门,看见十几名战友围着一张图纸,争论得不可开交,桌上是一堆早已冷了的泡面。那幅画面,如电影胶片一般,一直定格在我的脑海。

就是靠着这样一股拼劲,不到两年时间,所有舰员通过了厂所和院校的考核,全部获得了上舰资格。2012年9月25日,辽宁舰正式交接入列。从此,中国海军有了自己的航母,中国有了自己的航母。那一刻,回想起为梦想付出的点点滴滴,万般感慨归结为一个字: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