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9成为中国第一代舰载教练机?

万里海疆是中国的蓝色国门,海洋对和平崛起的中国至关重要。进入 21 世纪以来,中国即将建造航母的传闻紧锣密鼓地一波接一波地传来,中国军政高层也在多种场合阐述航母的必要性,中国航母是箭在弦上、指日待发了。

JL-9 trainer

  航母的威力在于搭载的舰载飞机,而舰载飞行员就是舰载飞机战斗力的关键。在浩淼的大洋上,10 万吨的航母也好像一张漂浮的邮票一样,要在这弹丸之地上安全、迅速地起飞、降落,是对舰载飞行员技艺的极大考验。空军飞行员的资历是以飞行小时计算的,舰载飞行员的资历则是以航母上起飞、着陆次数计算的。舰载飞行员的训练当然就具有特殊的重要性。

 中国海军一旦开始装备航母,在一开始将采用俄法模式,从有经验的飞行员中选拔,在陆地上模拟训练,然后跳过舰载教练机阶段,直接上舰。但以后将长期采用这一模式,还是走美国海军的训练路线呢?这取决于两个问题:1、中国是不是有合适的舰载教练机,2、中国舰载飞行员的训练体制。

  尽管教练机也用于训练民航飞行员,但一般仍把教练机划入战术飞机,但教练机是战术飞机中比较异类的。和强调终极性能的战斗机不同,教练机强调结构皮实、操控平和、出动率高、采购和使用费用低。作为舰载教练机,不光需要和舰载战斗机同等的航母上起飞、着陆的性能,还需要具有特别优秀的低空低速操控和前方视界(包括学员和教员),以利于新学员的飞行训练,但另一方面也不必太过拘泥于主要用于基本飞行技能的初级、中级教练需求,舰载飞行员新学员也都已经过了这些阶段了。这也就是说,舰载教练机只需要从高级教练机(简称高教)中考虑。

  高教可以用来训练复杂气象飞行和简单的战术动作,也容易在适当扩充机载系统能力后具有一定的作战能力,作为对地攻击飞机甚至简易战斗机使用。但是,现代战术飞机的成本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不再是来自于机体的发动机,而是来自于机载系统。在世界市场上充斥着二手先进战术飞机的情况下,炮灰级战术飞机的战场生存力很成问题,但战场上对地攻击飞机和战斗机在设计中也是有严格的成本控制问题,教练机要达到同等的能力,不会因为叫教练机而不是战斗机就魔术般地解决了成本问题。如何抵抗性能升级的诱惑而导致成本攀升和丧失作为教练机的成本优势,这对世界各国都是一个考验,韩国 T-50“金鹰”在出口市场上屡屡碰壁,欧洲 MAKO 到现在还只在纸上谈兵,原因都和这有关。过度强调作战能力对高教是一个滑溜溜的斜坡,一踩上去就身不由己了。

 中国海军一旦开始装备航母,在一开始将采用俄法模式,从有经验的飞行员中选拔,在陆地上模拟训练,然后跳过舰载教练机阶段,直接上舰。但以后将长期采用这一模式,还是走美国海军的训练路线呢?这取决于两个问题:1、中国是不是有合适的舰载教练机,2、中国舰载飞行员的训练体制。

  尽管教练机也用于训练民航飞行员,但一般仍把教练机划入战术飞机,但教练机是战术飞机中比较异类的。和强调终极性能的战斗机不同,教练机强调结构皮实、操控平和、出动率高、采购和使用费用低。作为舰载教练机,不光需要和舰载战斗机同等的航母上起飞、着陆的性能,还需要具有特别优秀的低空低速操控和前方视界(包括学员和教员),以利于新学员的飞行训练,但另一方面也不必太过拘泥于主要用于基本飞行技能的初级、中级教练需求,舰载飞行员新学员也都已经过了这些阶段了。这也就是说,舰载教练机只需要从高级教练机(简称高教)中考虑。

  高教可以用来训练复杂气象飞行和简单的战术动作,也容易在适当扩充机载系统能力后具有一定的作战能力,作为对地攻击飞机甚至简易战斗机使用。但是,现代战术飞机的成本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不再是来自于机体的发动机,而是来自于机载系统。在世界市场上充斥着二手先进战术飞机的情况下,炮灰级战术飞机的战场生存力很成问题,但战场上对地攻击飞机和战斗机在设计中也是有严格的成本控制问题,教练机要达到同等的能力,不会因为叫教练机而不是战斗机就魔术般地解决了成本问题。如何抵抗性能升级的诱惑而导致成本攀升和丧失作为教练机的成本优势,这对世界各国都是一个考验,韩国 T-50“金鹰”在出口市场上屡屡碰壁,欧洲 MAKO 到现在还只在纸上谈兵,原因都和这有关。过度强调作战能力对高教是一个滑溜溜的斜坡,一踩上去就身不由己了。

 高教的另一个困扰就是超声速能力问题。超声速教练机在技术上不成问题,问题在于超声速能力对于教练机的重要性和带来的采购和使用成本是否值得。超声速可以从两条途径来获得,一是降低跨声速阻力,这必然带来低空低速性能的损失;二是增大发动机推力,这必然带来采购和使用费用的攀升。另一方面,声障早已不是障碍,现代飞控技术使超声速飞行也不再需要特别的飞行技巧。除了美国空军还在使用 T-38,北约国家空军和美国海军早已放弃超声速教练机的概念,在高亚声速高教和超声速同型双座战斗教练机之间,没有专用的超声速高教。

  高教的一个特殊情况是同型双座战斗教练机,这是单座战斗机的双座型,后座具有和前座相同的操纵系统,供教官使用。如果机载系统不缩水的话,可以具有和单座战斗机同等的作战性能。同型双座战斗教练机的优点是可以当作战斗机使用,缺点是采购、使用成本和战斗机一样高昂。一般不作为普通高教使用,而是用作飞行员换型训练、高级战术训练、离开飞行岗位的飞行员再熟悉训练等高级训练任务。

  多年来,中国的高教主要是歼教-6 和歼教-7。歼教-6 已经太老旧,歼教-7 是现役高教的主力。这是中国从歼-7 战斗机发展而来的双座同型教练机,用于飞行员换型训练是适合的,但作为高教存在很多不足,尤其是起飞着陆速度太快和教官前方视界不良。教练机本来就是用来训练新飞行员的,起飞、着陆速度太快和训练要求背道而驰,后座教官前方视界不良则严重影响飞行安全。

  进入 21 世纪后,中国航空工业推出了两种新型高教,昌飞的 L-15 和贵飞的教练-9。L-15 的设计先进,采用大边条、翼身融合体、电传飞控、双涡扇发动机,但由于种种原因,进展较慢,至今尚未获得确认的订货。教练-9 以歼教-7 为基础,保留了歼-7 后期的中后机身、双三角翼和新型的涡喷-13 发动机,但大胆修改前机身,采用两侧进气和阶梯式前后座舱,使起飞着陆性能大幅改善,接近苏-27SK 的的水平,后座前向视界也达到国外同类水平,适合于训练第三代战斗机飞行员的要求。教练-9 还采用先进座舱和航电,成为采用成熟技术、控制研发风险、达到较高性能的多快好省的典范。中国空军已经开始采购教练-9,并可能将部分状态较好的歼教-7 升级改造到教练-9 的标准,用于飞行员训练。中国海航和空军在一般装备上通常保持一致,教练-9 将可能是未来十年里中国空海军最重要的高教。

  教练-9 采用单台涡喷 13 型涡喷发动机,相对于双发来说,结构简单,重量轻,耗油低,但是可靠性低,推力不足,无法训练单发着陆项目,也难以训练单发停车后空中启动项目。但这些缺点不少致命的。美国空军在 90 年代就对单发的 F-16 和双发的 F-15 作过失事记录分析,结论是如果发动机的可靠性足够,单发和双发由于发动机故障而造成失事的机率没有原则性的差别。美国海军根据这一结论,接受了单发的 F-35C 作为下一代舰载战斗机。美国海军的舰载教练机 TA-4 和 T-45 也是单发的。涡喷 13 的技术成熟,知根知底,在国产发动机中属于较可靠的,所以教练-9 的单发不是多大的缺点。

 教练-9 具有有限的作战能力,这也不是问题。中国航母数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将相当有限,不会指望用教练-9 或者任何舰载教练机去打仗。教练-9 具有超声速能力,但舰载教练机的重点不在超声速,而在于起飞、着陆,教练-9,这个能力有了不多,没了不少。美国 T-45、TA-4 和俄罗斯苏-25UTG 就是高亚声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