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文垂舰长回忆被击沉细节

现代海军,战舰被击沉以后会有些什么事情发生呢?最有发言权的应该是皇家海军了。

让我们从“考文垂”舰长戴维-哈特-戴克的回忆录里节选一些被击沉后的细节,品味一下。

1982年5月25日,英阿马岛战争中,42型护卫舰“考文垂”号被阿根廷空军飞机投掷的炸弹击沉。

虽说战斗状态下要求关闭所有水密门、防火门啥的。但马岛皇家海军战舰都变通了一下,尤其是那些主甲板以下封闭舱室,都保留一个舱门,以便于事发时更快向上逃跑,以及人员移动和相互救援,心理上也能减轻舱内人员的焦虑,后来救了不少人。

HMS Coventry 8

防毒面罩虽然是用来三防的,但马岛皇家海军普遍随身携带,用来在浓烟中防窒息;

阿根廷A-4天鹰用机炮对船体的扫射,虽然口径小,但由于散步广,在多个水密舱段造成了破口,加速了进水;

舰长当时在CIC指挥,其中一枚1000磅炸弹在CIC下一层的计算机室爆炸,计算机室7人全部遇难,冲击波造成CIC全体人员昏迷一段时间,而瞬间的高温烈焰和气流从二者之间的舱口进入CIC,把CIC内人员的衣服都烧光和吹走,耳机话筒全部烧化渗透皮肤,防火手套和面罩也被烧毁和吹走,只剩下手腕上松紧带的碎片。但防火制服和防火面罩手套还是有效保护了人,由于高温烈焰持续时间很短,而制服和防火罩在被吹走前吸收了大部分热量,因此大部分人只是表层皮肤烧伤,事后都几乎无疤痕痊愈。但防火手套手腕处残留的松紧带橡胶碎片烧化渗入皮肤却造成了最严重的烧伤。

英军水兵穿戴的防火服

article-2070551-0F1069BD00000578-130_634x464

冒着英军炮火突击的阿根廷A-4攻击机

article-0-13553F79000005DC-760_964x880

事后刚刚回国的戴维,脸上还有伤疤;

191009scztkobdbtcw586s

多年以后,基本恢复了,没有伤痕

191013djgxm0mug8qq5dpx

事先开着的舱门起到了很大作用,便于受伤、虚弱、神志不清的人员逃生,以及其他人员进来救人;如舰长就是昏迷在CIC无力出逃,救援人员3次进入CIC将所有人救出;

爆炸造成的通道、梯子扭曲,增加了辨认路线和逃生的困难;

由于军官密集的CIC被命中,军官大部分受伤或者昏迷,指挥序列早已不复存在,后续损管、救援、逃生工作更多依靠是舰员的自发、本能和主动行为;尤其弃舰行动的实施——其实自始自终舰长没机会下达弃舰命令——但事后普遍认识是理智的选择;

除了救生衣,配发的像冲浪服一样的一次性保温防水服救了很多人的命,尤其在南大西洋的低温环境下;

由于倾斜严重,“考文垂”的舰载直升机无法起飞,但地勤人员依然把直升机固定在飞行甲板上,避免了飞机滑动翻滚可能造成的二次伤害;

很多放下水的充气救生艇被舰艇表面的一些尖锐物刺破,如发射架上“海标枪”导弹前端的天线;

一般的救生艇没法用,因为战舰是一侧翻沉,那一侧的救生艇都没有机会放到水里去,另一侧的救生艇基本都是超载一倍,所幸都承受了这种载荷;

倾斜到35度以上时,跳海的人就会容易被船底的一些结构所伤害,如推进器,舵等。“考文垂”大副就是撞到减摇鳍上不治身亡的;

临近的“酷剑”号提供了救援,伤病不严重的临时待在“阔剑”上等待转运,紧急的20多人都被直升机立即运往更大的船;

“考文垂”舰长被救上“阔剑”号后,“阔剑”舰长赶来只说了一句话“我非常抱歉,戴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