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一颗没有烂透的疮

  希腊新财长、曾在雅典大学任经济学教授的Varoufakis说:希腊应该债务违约,但要留在欧元区。“就像老鹰乐队成名曲《加州旅馆》里的最后一句歌词解释了我们当前的处境,‘你想什么时候退房都可以,但你永远无法离去。’”

  你要愿意随时都能结账,但你永远别想离开。——老鹰乐队《加州旅馆》

greece

  1997年4月,欧洲的财政部长们在布鲁塞尔开会。欧洲各国已经决定要统一货币,发行欧元。新的欧元应该是什么样子?要不要在欧元上印上拉丁文,表示欧洲的悠久历史和精神传承?

  希腊财政部长帕潘托尼欧(Yannos Papantoniou)不甘寂寞。他说,欧元上不仅要有拉丁文,最好还有希腊文。德国财政部长魏格尔(Theo Waigel)冷冷的说:“一个贫穷、弱小的半农业国,有什么资格对一种即将在法国和德国这样强大的工业国流通的货币指手画脚?”他甚至不想掩饰自己的鄙夷。魏格尔对帕潘托尼欧说:“你凭什么认为希腊会是欧元的一部分?”

  是啊,希腊为什么会是欧元的一部分?

  大多数人提起希腊,想到的都是苏格拉底、柏拉图、荷马史诗。希腊是欧洲文明的发源地。但是,现在的希腊,已经不是古代的希腊。从中世纪开始,希腊就变得越来越不像一个欧洲国家。在罗马帝国时期,欧洲的中心的确是在南欧。地中海是英雄和史诗的舞台。但从中世纪起,西欧就开始逐渐崛起。北海直接联通着大西洋,她的开放和地中海的封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西欧地区土壤肥沃、河网密布、森林蓊郁,天然适合农业生产和贸易交往。希腊却被喀尔巴阡山脉隔开,慢慢的和欧洲分道扬镳。它流淌着一半西方的血液,一半东方的血液。如今,希腊已经是一个典型的巴尔干半岛国家。

  二战之后,希腊始终跟不上这个世界的节拍,它在队伍的后面越落越远。

  当整个欧洲开始从一片瓦砾中迅速复兴的时候,希腊却在打仗。希腊很不幸的成为了冷战的前沿。它周围的几个国家,包括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和南斯拉夫,都加入了苏联阵营。希腊国内的共产党力量也很强大,他们进入北部和南斯拉夫、阿尔巴尼亚接壤的山区,拿起武器打游击战。这是一场冷战导致的内战,也是二战之后的第一场代理人战争。希腊共产党一直坚持战斗到1949年,由于南斯拉夫的铁托和斯大林交恶,而希腊共产党又是坚定的斯大林主义者,失去了南斯拉夫的支援,他们才最终不得不放下武器。随后,希腊成了东南欧唯一一个接受马歇尔计划的国家,是美国在冷战时期楔入巴尔干半岛的一枚棋子。

  当整个世界都进入民主化浪潮的时候,希腊出现了军事独裁。在哈佛大学政治学教授亨廷顿看来,20世纪出现了三次民主浪潮,其中第二次就是在二战之后。到20世纪60年代末,世界上约有三分之一的国家是民主国家。1967年4月,希腊爆发了军事政变,帕帕多帕罗斯上校(Georgios Papadopoulos)掌管了政权。直到1974年,文官才再度执政。

  即使没有这场军事政变,你也很难说希腊就是一个民主政体。战后的希腊,基本上是由两个家族轮流执政。如果你1944年到希腊,你会发现希腊的总理是帕潘德里欧(George Papandreous)。他是帕潘德里欧爷爷。如果你在1981年到希腊,你会发现希腊的总理还是帕潘德里欧(Andreas Papandreous)。他是帕潘德里欧爸爸。2011年,先是宣布要对该国欧元区地位进行全民公投,后来又临时变卦,最后宣布辞职的希腊总理还是帕潘德里欧(George Papandreous)。他是帕潘德里欧儿子。

  当帕潘德里欧家族不在台上的时候,是卡拉曼尼斯家族(Karamanlises)。在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康斯坦丁·卡拉曼尼斯先后四次当选希腊总理。在希腊债务危机爆发之前,希腊总理是科斯塔斯·卡拉曼尼斯,他是康斯坦丁·卡拉曼尼斯的侄子。

  当整个世界都开始推进经济自由化改革的时候,希腊却沉浸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幻梦之中。20世纪80年代,美国的里根总统和英国的撒切尔夫人掀起了经济自由化改革的热潮,中国也恰好在这一时期开始了市场化改革。当整个世界都朝右的时候,希腊坚持朝左。1981年到1989年是安德列斯·帕潘德里欧当总理的时候,他是个职业经济学家,在哈佛上过学,在伯克利教过书。但不知道为什么,帕潘德里欧总理对市场经济格外反感。在他执政期间,希腊的国有经济不断膨胀。1980年希腊的公共部门大约占GDP的30%,到1990年已经占到45%。

  庞大的国有部门导致希腊经济沉闷而低效。就拿希腊的铁路来说吧。这可能欧洲赔钱最多的铁路系统。2010年,希腊的铁路系统每天都要亏损200万到250万欧元,整个铁路系统的欠债高达110亿欧元。但是,这个铁路系统养活了6500个工人,其中一半以上都在50岁以上。这些工人满心盼望着早点退休,领一份优渥的养老金。希腊平均的退休年龄是58岁,而德国是65岁和67岁。希腊的退休工人拿到的钱是上班时候工资的96%,比德国退休工人能拿到的钱多两倍。

  希腊怎么就成了欧元的一部分呢?

  事实证明,加入欧元区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难。意大利不是加入了吗,西班牙和葡萄牙不是也加入了吗?再多一个希腊又有什么问题呢。欧元区并不是绿茵场上的球队,必须经过严格的选拨,才能成为球员。欧元区更像一个带空调的健身俱乐部,你可以加入之后,才开始锻炼。

  1993年,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墨迹还未干,希腊就已经打好了加入欧元区的申请报告。但是,在20世纪90年代,希腊货币德拉克马(Drachma)多次受到市场上的冲击,希腊的财政赤字占GDP的比例一度高达16%,债务余额占GDP比例始终在100%以上。这样的表现也能加入欧元区?

  奇迹突然发生了。到2000年,希腊的财政赤字占GDP的比例大幅度降到1%,通货膨胀降到5%,尽管债务余额占GDP的比例仍然是100%,但总体表现已经相当不错了。2000年3月,希腊拿着这张成绩单,正式申请加入欧元区。到7月就被批准加入。当然,我们现在都知道了,这张成绩单是怎么回事。你懂的。

  随后,希腊经济像昙花一样绚丽绽放,又像昙花一样突然枯萎。希腊加入欧元区之后经济增长率为4.2%,在欧元区内仅次于爱尔兰。但是,这是靠借债刺激出来的经济增长。在加入欧元区之前,金融市场上几乎没有人愿意借钱给希腊。因为希腊过去经常有违约的记录。莱因哈特和罗高夫在《这一次不一样:过去八百年金融荒唐事》一书中就提到,从1800年以来,希腊是欧洲违约最多的国家,比拉丁美洲的国家还不靠谱。加入欧元区之后,大家争相借钱给希腊。希腊国债和德国国债的利差缩小到55个基本点。换言之,希腊要想借钱,只用比德国多支付0.5%的利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