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援越奠边府战役准备工作 (上)

1953年8月初,也就是在奇袭越军在谅山地区的后勤基地的“燕子行动”约20天后,法军再度在越南人的眼皮子下面上演了一幕“胜利大逃亡”。成功地把那产的12000名守军全部撤走。事实上,早在6月16日的西贡会议上,纳瓦尔已经对各战区指挥官透露了他即将放弃那产的计划。理由是,在政治上,那产不是什么首府或者重要城市,对人们的心理影响有限;军事上,那产不是什么交通要道,越军可以轻易地绕过那产进入上寮,实际上,越军当时已经在修筑一条公路通往上寮,准备绕过那产那块鸟不生蛋,又相当坚固的小地方。

中国援越抗法 - 奠边府 (上)

为了迷惑围困那产的越军部队,从8月初开始,那产的法军就开始不断地发出“请求支援”的电报,并且故意让越军截获。同时还派出受法军训练和指挥的傣族游击队袭扰越军后方,使其无暇注意那产守军的动向。紧接着,法军再一次把手头的全部C47运输机动员起来,以最高速度开始把那产守军撤出那个小盆地。其起降频率之高,穿梭之频繁,真可以和1952年底那产之战时有的一拼。争分夺秒的空运一刻不停,守军很快从1.2万人下降到9000,随后又下降到5000。消失的速度宛如冰山在热带的烈日下飞快地消融。到8月12日,法军最后一批人员飞离那产。临走前工兵将无法带走的物资进行了大爆破和纵火焚烧。为了不给越南人留下一点有用的东西,甚至在守军全部撤离后,法军飞机还对那产进行了轰炸。总之,那产这个小地方现在是片瓦不存,宛如月球表面般的荒凉。

越军在法军撤退之际的表现一如既往的反应迟钝。本来那产这块难啃的硬骨头,按照越军总部和中国顾问团商量的结果,是准备留给年底的旱季攻势的。届时越南人民军的重炮兵和高射炮兵都将出师。把这些部队拉去打那产,肯定能砸碎法军的集团据点群。可惜这美好的愿望再次被那些白痴般的监视部队给毁了。

这次成功的撤退使得法国远征军的士气又上了个新台阶。7,8月间的几次成功,使得纳瓦尔的威望也随之水涨船高,这下子,原本还对他的计划有些狐疑甚至腹诽的的声音也全部消失了。纳瓦尔将军志得意满,雄心勃勃,准备开始他的豪赌。

回到越方这里。8月中旬,法军从那产成功撤退后,越南人民军原定以攻击那产为主要目标的冬季作战计划不得不作改变。8月13日,越南劳动党中央电请中共中央“对情况认识和今后作战方向问题”,“帮助提供意见”。同时,越南人民军总部重新制定了冬季作战计划,把作战方向放在北部平原,放弃了夺取莱州的原定计划,将包围那产的部队撤至清化。

  8月22日,越南劳动党巾央政治局开会讨论作战问题。武元甲的发言仍然偏重于北部平原战场的正面作战(!在经历了那么多的挫折和失败之后,文哥仍然那么执着,不得不让人感叹下文哥怨念的可怕),未提夺取莱州,也不积极主张进一步开辟上寮战场。经过讨论,会议认为,目前应加强敌后斗争,正面战场则给予有力的支援和配合。同时加强上寮作战和其他战场配合,并准备对付敌人可能向越北解放区的进犯。罗贵波应邀参加了这次会议,并将会议情况报告了中共中央。

  中共中央于8月27日、29日两次电复罗贵波并越南劳动党中央,对纳瓦尔上台后的形势作了分析,对应采取的军事措施,特别是较长远的战略计划,提出了意见。在29日的电报中指出:“首先消灭莱州地区之敌,解放寮国北部和中部、然后逐步将战场推向寮南部及高棉①,威胁西贡。这样做,就可以缩小伪兵源、财源,分散法军兵力,使之陷于被动,扩大人民军本身,主动地各个歼灭敌人和逐步地削弱敌人。这是夺取越北平原的先决条件”。“这一战略计划的实现足以击败法帝在越、寮、高(棉)的殖民统治。但必须准备克服各种困难,必须长期打算”。先夺取西北和上寮,逐步向南推进的战略方针,是中共中央研究了印支战场的情况,于1952年秋在北京向胡志明、长征提出来并为越南劳动党中央所接受了的。这时,中共中央就这一方针,进—步提出更具体的战略计划的建议,就使粉碎纳瓦尔计划的战略指导方针更为明确了。这一战略方针与纳瓦尔计划是针锋相对的。实现这一战略方针,将使纳瓦尔集中机动兵力,夺取战争主动权,先南后北地解决印支问题的企图完全落空。
  ①高棉即柬埔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