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团长大机动飞出手臂血点

40多岁的飞行员就像40多岁的运动员,常常会有人把他们与“退役”联系在一起,但特级战斗机飞行员陈刚却从不服输。去年,陈刚成为海军一支王牌部队的第30任“掌门”。

这支王牌部队就是“海空雄鹰团”,曾创下击落、击伤敌机31架的辉煌战绩和“双机对头着陆”等世界空战史上的“八个第一”。

上任伊始,陈刚便瞄上了卡了海军航空兵训练数十年的硬骨头——“高度差”。

“高度差”是为确保安全,人为设定“红”“蓝”双方战机在对抗中不能处在同一高度,虽然能达到一定的技战术训练目标,却是一个不符合实战的作战环境!

雄鹰换喙始艰辛。一个对抗架次,飞机之间最近仅数百米;一次2分钟的突击,居然10多次飞出极限数据——对抗归来的陈刚,手臂上全是密密麻麻的血点。

苏-30MKK中国战斗机美图 su-30mkk

“空中极限飞行因载荷过大,手脚可能会冒出许多血点。”陈刚笑着说,“没事,正常反应,习惯就好!”

在“海空雄鹰团”,飞过5种机型、安全飞行2300余小时的陈刚,保持着驾驶某新型战机海面昼间超低空飞行、夜间超低空飞行两项最低高度纪录,同时还参加过实弹演练、新机接改装、东海防空识别区侦察巡逻等数十项重大任务……

自由空战攻防转换快,既要寻找目标操纵飞机,又要使用武器,眼睛需要频繁在舱内外转换。

“眼睛从舱内转到舱外,专注寻找目标,这是自由对抗空战带来的喜人变化。”陈刚介绍,国外战术素养较高的飞行员在空战对抗中,90%的精力都会放在舱外。为杜绝高载荷条件下出现的“黑视”,有着20年烟龄的陈刚,硬是把烟给戒了。

三个月后,陈刚带队奔赴空军某机场参加海、空军首次自由空战对抗演练。对手来自空军第一支三代歼击机团,曾多次在空军“金头盔”比武竞赛中取得佳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