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战斗机飞行员部分带伤

“还差一个飞行小时,我就能完成教员带飞直-9训练课目的第一提纲了。”春节后,总参某陆航旅的第一个飞行日,对直升机女飞行员贠璐来说意义重大。

  不过,要想坐到正驾驶的位置上驾机翱翔“一树之高”,贠璐仍有两个阶段的训练需要扎扎实实地完成。

  虽然,此前她飞过比这直升机升限要高得多的天空——

中国女战斗机飞行员部分带伤

  贠璐是我军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曾驾驶教-6、教-8、歼-7等多种机型。2009年首都国庆阅兵时,她还作为教练机方队第二梯队长机飞过天安门上空……

  今天,同样是“飞行员”,但贠璐驾机飞过的航迹却由“万米高空”降到了“一树之高”——正如她大起大落的“飞行人生”。

  2005年空军招飞,贠璐被选拔为我军首批歼击机飞行员。那时的贠璐,凡事都力争成为最优秀的那一个。所有机型她都是首飞,所有险难课目她都是第一个上天,所有高难度动作她都是率先完成。苦练精飞为她赢得了一连串荣誉:全国“三八红旗手”集体领军人物,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登过央视春晚舞台,上过杂志封面,在人民大会堂做过报告……

  “一个人,在20来岁时,就达到了人生巅峰,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正当年轻的贠璐在内心叩问自己时,命运却突发转折。2013年3月,歼-10女飞行员选拔体检,作为候选人中综合素质最强的贠璐,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被刷下来了。

  8年的“玩命”飞行,在贠璐的身体累积了不少伤病。“歼-10战机对飞行员要求较高,如果申请硬上,既是对自己不负责任,也是对飞机、对战斗力不负责任。”贠璐对记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