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查普曼 “谜”一样的美女“间谍”

  据说安娜还曾与众多企业家接触,其中包括Topshop公司老板、亿万富翁菲利普·格林爵士,甚至有消息称她一直在与股神沃伦巴菲特密切合作。

  安娜曾是莫斯科青年企业家俱乐部成员,也是俄罗斯青年企业家协会成员。她的朋友评价其为“聪明到骨子里的商人”,她的前夫也说“她的智商高达162,能够应付众多事情,并最终取得胜利”。

  不过对于安娜的聪明才智,也有人并不认同。一位曾在华尔街鸡尾酒会上数次邂逅安娜的金融家说,她非常爱调情且具有侵略性,但她似乎并不是那么聪明。“她每次说法都不同。第一次,她说她运营一个房地产网站;第二次,她说她在做石油生意。然后又告诉我,她是一个金融衍生品交易员。我问她一些常识,她却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她挺笨的,老实说。”

spies-460_1669811c

anna-chapman

  由于曾在伦敦工作生活多年,并有过一段4年的婚姻,安娜因此也受到了英国军情五处的极大关注。

  在最近的调查中,安娜的前夫、现年30岁的精神病科实习医生亚历克斯·查普曼表示,安娜在4年的婚姻生活中,曾发生戏剧性的变化,而他怀疑自己的前妻就是在那时被莫斯科方面“控制”的。

  亚历克斯来自英国南部的伯恩茅斯。2001年,他在伦敦一家派对的舞池里认识了安娜,当时年仅21岁、在一家录音棚工作的亚历克斯对“这个我所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孩一见钟情了”。2002年,两人就登记结婚了,没有通知双方父母,甚至没有钱买结婚戒指。

  安娜的父母知道女儿结婚后,出资供两人去埃及度过了为期两周的蜜月,后来他们又一起去了津巴布韦,当时安娜的父母就居住在那里。安娜告诉亚历克斯,父亲是一名俄罗斯政府外交官。亚历克斯后来才知道,原来安娜的父亲还曾当过特工,“很久之后她才告诉我,她父亲曾经是克格勃的间谍。”

  亚历克斯1日接受《每日电讯报》采访时称,他怀疑2005年二人婚姻关系走向末路之时,安娜已被莫斯科秘密联系人“吸收”了,而那个联系人可能就是安娜的父亲。

  亚历克斯说,他和安娜曾经计划生育一个孩子,但安娜突然改变了主意,一心想要去美国开创自己的新事业。“安娜的父亲控制着她的全部生活,我认为她会为了父亲做任何事情。说实话,当我看到她因为被怀疑是间谍而被捕的时候一点都不吃惊。离婚前,她变得非常神秘,总是单独去见‘俄罗斯朋友’,现在我想这可能是因为她与俄罗斯政府也有联系。”

  今年3月29日,亚历克斯还接到了安娜发来的电子邮件,内容是:“我太爱你了,我不忍心失去你,为此我很痛苦……”安娜在邮件中还表示,她至今都为当初不要孩子的决定而感到难过。不过,安娜又在后来的电子邮件中表示:“幸福和成功即便来得再晚也是好事……幸福就像生意一样,你必须首先有计划,然后才能去实现它并享受它。”

  不过,亚历克斯的父亲凯文在网上看到相关报道后却感到非常吃惊,他坚称自己的前儿媳妇绝对不可能是俄罗斯间谍,“她很单纯,没有什么蛇蝎心肠,她不可能是间谍,她只是一个普通女孩而已。”

  凯文认为,安娜绝不是为了取得英国护照才嫁给亚历克斯的,“我相信那不是一个温柔陷阱,他们真的很相爱,那种情况是不合情理的!”

russia-spies-home

russia-anna-chapman

  俄罗斯“间谍网”身份大起底

  ●唐纳德·霍华德·希斯菲尔德和特蕾西·福利夫妇

  两人育有两子,生活在坎布里奇,该地与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毗邻。夫妻俩都为一个名为TechCast的智囊团工作。   

  ●迈克尔·佐洛蒂和帕特里夏·米尔斯夫妇

  这对夫妇育有一个儿子,邻居能听出他们带有浓重的俄罗斯口音。迈克尔·佐洛蒂在一家电信公司工作,妻子帕特里夏·米尔斯是家庭主妇。

  ●克里斯托弗·梅措斯

  54岁的梅措斯是加拿大公民,被检察官指控为“间谍的影子洗钱者”,是间谍网中“最神秘的人物”。 FBI在监控中发现,梅措斯曾经利用一个与俄罗斯驻联合国大使团成员擦肩而过的机会,暗中接手了那名俄罗斯官员提供的一个装有大笔资金的箱子。他还在一处公园藏钱5000美金,两年后被另两名间谍里挖走。6月30日,在塞浦路斯遭逮捕的梅措斯弃保潜逃,警方已启动发出逮捕令程序。(记者 董立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