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后美国军工企业兼并重组简史

战后美国军工企业兼并重组简史

谈到大飞机,很自然会想到波音和空客。波音本身也是全球最大的防务企业之一,而空客的母公司欧洲宇航防务集团(EADS)也是军工巨头,大飞机项目同军事工业的联系恐怕无须再赘述了吧。航空航天工程牵扯面广、产业链长、附加值高。

二战结束后军用飞机的单价直线上升,二战中生产一辆虎式坦克的工时相当于生产两架Me109战斗机,今天像M1A2SEP这样信息化程度很高的主战坦克价格尚在1000万美元以下,采购量屡次削减的F-22若摊上研发费用单价将超过2亿美元,而研制伊始就立足于降低采购成本的第四代战斗机F-35,其单价乐观估计仍会高达4500万-6000万美元。克虏伯和法本德国两大军事工业垄断企业,在纽伦堡审判中被认定对战争负有责任,并在战后被盟军当局强行重组。克虏伯是老牌钢铁、造船和枪炮企业,法本则是当时德国乃至世界最大的化学工业康采恩。而到了今天,航空航天企业牢牢掌控着军事工业的命脉,这成为了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尤其是美国军事工业。

二战的繁荣

冷战结束后,美国独占唯一超级大国的宝座,强大的军事力量无出其右,同时也拥有全世界最庞大的军事工业。目前,美国形成了四大军工集团,分别是波音、洛克希德-马丁、诺思罗普-格鲁门和雷神(或译为雷锡昂)。雷神主要从事导弹和电子方面,其他三大集团都是从航空工业起家的,雷神的规模和实力相较之下也要弱一些。美国航空和军事工业以私人公司为主体,既然是私人公司为主体,资本运作和并购重组就是少不了的一条重要线索。波音、洛马、诺格三大集团取得现在这样的地位,除了不停地接军方的大订单,也是大大小小无数出兼并重组的结果,这要从第二次世纪大战慢慢说起。

二战爆发为美国从30年代的大萧条中复苏注入了强劲动力,美国参战前租借法案已经使美国潜力无限的军事工业机器慢慢启动,而珍珠港事件导致美国正式参战为各家军工企业带来了雪片般飞来的订单。就当时而言,美国航空工业的竞争是相当充分的,产业集中度比起德国、日本或者英国要低很多。各家飞机公司都至少能接到一项大订单,政府和国会基本上一碗水端平了,分布相当均匀。对此我们可以如数家珍一番:波音B-17“空中堡垒”和B-29“超级空中堡垒”、道格拉斯DC-3/C-47“达科他”和A-26“入侵者”、洛克希德P-38“闪电”和PV-1/2“文图拉”/“鱼叉”、贝尔P-39“飞蛇”和P-63“眼镜王蛇”、寇蒂斯P-40“战鹰”、共和P-47“雷电”、北美P-51“野马”和B-25“米切尔”、诺思罗普P-61“黑寡妇”和SBD“无畏”、沃特F4U“海盗”、格鲁门F6F“野猫”和TBF/TBM“复仇者”、统一B-24“解放者”和PBY“卡特琳娜”、马丁B-26“劫掠者”……功勋卓著的战机和热火朝天的工厂成为了二战时期美国航空工业的真实写照。

然而,这种前所未有的胜景在战争开始时就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这在对战争结束起到关键作用的B-29四发重型轰炸机上得到了充分体现。1940年6月,陆军与四家飞机制造商签订“超级轰炸机”预研合同,分别是波音XB-29、洛克希德XB-30、道格拉斯XB-31和统一XB-32。洛克希德和道格拉斯率先被淘汰出局,但他们在民用客机市场将与波音继续恶斗40年,直到被747彻底击败为止。美国为研制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总共秘密拨款25亿美元[注1],而1941年中开始在波音威奇塔(Wichita)工厂生产的首批250架B-29,合同金额就高到30亿美元,难怪笑到最后的波音能够大发利市。除了波音的威奇塔工厂、马丁的奥马哈工厂和贝尔的玛丽埃塔工厂也参与到B-29生产中来,而北美公司的堪萨斯工厂和通用汽车的克里夫兰工厂也曾一度被安排以许可证方式生产B-29。这虽然有整个国民经济纳入战时体系的因素,但也反映出战后美国航空工业兼并重组浪潮的征兆。

注1:在曼哈顿计划带动下,靠着联邦政府不断拨款投入,美国能源部下属的洛斯阿拉莫斯、桑迪亚、橡树岭、劳伦斯·利弗莫尔等国家实验室,在国防项目中也承担着非常极其重要的作用,例如核武器研制和星球大战计划,实际上为了掩人耳目,很多绝密武器研发是从能源部走账的。

休斯的歪打正着

霍华德·休斯传奇的一生前两年被好莱坞拍摄成人物传记电影《飞行者》。1932年,霍华德·休斯向洛克希德公司租赁了在加州伯班克的一间飞机修理棚,休斯飞机公司就在那里成立了,斥巨资将H-1竞速机改造成军用飞机。在那个年代里,竞速运动飞机被改造成优秀军用飞机的例子并不鲜见,例如都成为一代名机的“喷火”和Bf.109,但H-1的运气并没有交上好运。

二战中为了满足跨洋洲际军事空运的需求,疯狂的霍华德·休斯建造了夸张的H-4“云杉鹅”(Spruce Goose)水上运输机,该飞机迄今为止依然是史上机翼展最大的飞机,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整架飞机几乎完全用木料制成。值得一提的是,H-4也是由建造自由轮的工业巨子亨利·凯泽提出的。罗斯福总统对这项建议非常感兴趣,但最初找的是道格拉斯公司,后者觉得这一疯狂的概念太不现实,便婉言谢绝了。凯泽最终用其影响力,成功说服了霍华德·休斯接手这一项目。然而H-4迟迟无法竣工,却花掉了复兴银行公司(Reconstruction Finance Corporation)[注2]1800万美元的巨款。加上霍华德·休斯性格古怪,导致军政两方都对休斯公司相当不满,休斯本人甚至落到必须面对国会听证的田地。为了证明H-4这个真正的木质奇迹能够飞行,休斯亲自驾驶唯一一架H-4进行了“试飞”。在这次场面巨大的“试飞”中,H-4只离开了水面70英尺(21米),然后就被送进了博物馆,因为二战已经结束了。

注2:美国在三十年代为对付经济危机而设立的金融公司

由于云集了一批军工和航空航天企业,休斯公司所在的南加州地区在二战后。二战爆发前,休斯公司还只有仅仅4名全职员工,而到了战争结束时已经多达了8万名,这恐怕是H-4除了一堆无用的世界纪录外唯一实在的功劳!不过休斯再想和军方做生意恐怕就难了,于是在1947年休斯接受调查后的第二年,休斯在公司旗下设立了宇航分部,并将飞机制造业务转向直升机。由于休斯不像贝尔和西科斯基那样早就投入直升机研究,XH-17“空中起重机”重型直升机的设计方案还是从当时的直升机厂商凯列特(Kellett)那里买来的,所以公司早期的几款作品都不成功。1955年,休斯公司正式组建了直升机分部,但直到休斯造出AH-64,其投资才总算是真正有了回报。1982年,休斯公司终于等来了陆军的AH-64A订单,然而两年时间之后,麦道靠5亿美元就得到了休斯公司。

20世纪40年代末开始,美国空军的发展重点几乎完全围绕着战略核轰炸和国土防空,休斯公司的两名工程师西蒙·瑞莫和迪恩·伍德里奇敏锐地把握到了这一趋势,创新性地提出了一整套解决技术方案,为空军提供战略轰炸机用的一体化自动导航和轰炸瞄准系统,以及截击机用的空空导弹和火控系统。然后,休斯公司将业务逐步拓展到计算机、雷达设备、光电系统、导弹和卫星,世界上第一台红宝石激光器就诞生于休斯实验室。AH-64之所以中选,与休斯在光电观瞄设备和机载火控系统方面的实力不无关系,这种整合能力是当时其他竞争对手所不具备的,事实证明这块业务是公司最赚钱的。

1963年休斯生产了全世界第一颗同步通信卫星、1966年同样休斯生产的全世界第一颗同步气象卫星被发射上天,同年休斯“测量员”号探测器在完成了第一次完全可控的月球软着陆。1995年休斯宇航和通信公司成为了全世界最大的卫星提供商,在2000年的时候全球40%在役的卫星是休斯生产的。休斯在20世纪80年代还为美军全球军事通信网络生产组网卫星,另外“伽利略”木星探测器也是由休斯生产的。

晚年性格越发古怪的霍华德·休斯注定是要和瑞莫和伍德里奇这两位出色的工程师闹翻。两人辞职后先是建立了自己的公司(Ramo-Wooldridge Co.),1958年又与汤姆逊产品公司(Thomson Products)合并成了日后另一大军工巨头TRW,与休斯公司形成了直接竞争关系。同休斯一样激光也是TRW擅长的领域,前者80年代参与了海军的“海石”高能激光器计划,而后者90年代参与了空军的ABL机载高能激光导弹拦截项目。

1997年,休斯电子公司的宇航和防务业务并入了雷神,雷神还获得了休斯实验室一半的控制权。2000年,波音公司收购了休斯宇航和通信公司,并与波音、通用汽车和雷神一起瓜分了休斯实验室。

贝尔

贝尔飞机公司研制了世界上第一种超音速试验飞机贝尔X-1,开创了NASA著名的X飞机系列。公司创始人劳伦斯·贝尔曾是格伦·马丁公司的早期员工,后来担任了马丁公司和统一公司的总经理。1935年,统一公司迁往圣地亚哥后,贝尔在纽约州水牛城建立了自己的公司。贝尔公司的P-39被美国陆军航空队认为性能不足,苏德战争爆发后按租借法案大量提供给苏联后却深受对方好评,苏联二号王牌波克什雷金的多数战国就是在P-39上实现的。贝尔公司从1941年开始研制直升机,1943年贝尔30进行了处女航,此后直升机成了公司最重要的业务。1956年劳伦斯·贝尔去世后,公司开始陷入连年的财务危机,最终没能逃过被收购的命运。1960年,合成纤维巨头Textron为了实现多元化经营,收购了贝尔飞机公司。

实际上,如果贝尔再能撑几年的话,完全可以不接受对方的收购要约,因为美国很快就将更深地卷入越南战争,而直升机成为了越南战争的象征。1962年,贝尔UH-1A“休伊”直升机被部署到越南,贝尔根据实战需求一方面改进UH-1,另一方面又在UH-1基础上开发出世界上第一种攻击直升机AH-1“眼镜蛇”。虽然在AH-1基础上发展的贝尔409 YAH-1在同休斯YAH-64“阿帕奇”的竞争中败下阵来,但OH-58“基奥瓦”侦查/攻击直升机却和后者成了战场上一对拍档。在80年代美国陆军的LHX(实验轻型直升机计划)项目中,麦道-贝尔小组再输一阵,不敌波音-西科斯基的方案。然而波音-西科斯基的RAH-66“科曼奇”迟迟无法服役,最后被拉姆斯菲尔德取消,OH-58地位一直没有被真正动摇。进入21世纪,贝尔老当益壮的另两个产品UH-1和AH-1仍然在不断改进,其最新型号UH-1Y和AH-1Z依旧获得了国防部的订单。

共和之死

1957年,共和公司成了一个直升机分部,以许可证方式授权生产法国的Alouette直升机。共和公司当时确实相当具有前瞻性,而且比有好直升机但最终把公司卖给别人的贝尔公司更有魄力,但共和公司在直升机上的功力和造诣根本不能望西科斯基、休斯、贝尔之项背。另一方面,共和还非常愚蠢地要在民用客机市场上与波音和道格拉斯相抗衡,在喷气时代已经很明显的时候,倒行逆施地推出了一种中程涡轮螺旋桨客机“彩虹”。当然我们或许不应该过多责备共和公司的商业战略,因为洛克希德也推出了相同概念的L-188“伊莱克拉”(Electra)。问题是,共和公司不仅同航空公司缺乏长期合作关系,也不像洛克希德那样可以依托同海军的老关系,将L-188“伊莱克拉”变成海军想要的反潜巡逻机P-3“猎户座”。

共和还在犯了其他错误。F-105“雷公”好不容易击败了北美公司从F-100“超佩刀”基础上发展出来的F-107A,继共和F-84之后再度成为美军主力战斗轰炸机,但共和公司希望继续获得更多的订单。于是在1960年,共和公司收购了荷兰福克公司的少数股权,并极力向空军推销福克公司设计的一种攻击机,但空军对这种外国设计的飞机毫无兴趣,而福克公司的设计也不是B-57“堪培拉”这样的飞机。空军当时沉迷于F-105这样能飞到里2马赫的战斗轰炸机中,能唤起其更大兴趣的大概也只会是F-111这样更快更强也更大更重的战斗轰炸机。倒是陆军在1960-1961年期间,发布了“先进空中火力支援系统”(AAFSS)的招标书,计划挑选一种适合执行前沿空中控制(FAC)和侦察/攻击任务的新型飞机。不过,AAFSS虽然考虑过意大利菲亚特G.91,但2架接受测试的G.91就有1架坠毁。内外交困的陆军在1962年终止了AAFSS,不管怎么说陆军一样不会买外国飞机的账。

空军重新意识到自己对地近距火力支援方面的问题,还要等越南战争逐步升级之后。1966年,美国空军正式提出了研制先进近距支援强击机的A-X计划,最后这演变成了诺思罗普A-9和费尔柴德A-10的角逐,而菲尔柴德正是那个“谋杀”共和的人。从60年代初开始,谢尔曼·费尔柴德拥有的费尔柴德航宇公司就开始不断买进共和公司的股票,并在1965年对其进行了收购。A-10的官方绰号“雷电”II(Thunderbolt)正是继承了共和P-47的传统名称,“疣猪”(Warthog)只是非官方的诨名。从某种意义上说,费尔柴德巧取豪夺了共和的前瞻性,做成了自己的大生意。然而,依靠成功资本运作的费尔柴德难道不具有更大的前瞻性吗?

注2:战斗轰炸机、双重任务战斗机、攻击机、强击机的作战任务设定有明显区别。

麦道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