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25改进型 苏-25TM/苏-39

苏-25军援朝鲜记事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点击查看:苏-25详细介绍 : English version

军火贸易一直是具有特殊意义的贸易形式,经济因素往往在其中占有很小的份额。特别是在二战结束后的几十年间,军火贸易带有更明显的政治色彩。冷战最高峰 时,苏联每年财政预算的40%花在武器生产和军事援外上。由于1991年解体,苏联赊借给尼加拉瓜、安哥拉和其他“革命政权”的1460亿美元武器和物资 完全打了水漂,而80年代末苏联向朝鲜提供苏-25“白嘴鸦”强击机也是此类合同之一。

先进作战飞机的到来

1953 年朝鲜半岛停战后,朝鲜人民军依然与美韩联军对峙在“38线”上,大战随时都可能重启。几年积累下的战斗经验使朝鲜领导人金日成认定空军是打赢现代战争的 决定性因素,为此他向中国和苏联寻求帮助。到80年代初,朝鲜空军已拥有苏联提供的220架米格-21、30架苏-7BMK、50架伊尔-28,中国提供 的19架歼-6、150架歼-5,从这份清单上可以看出,朝鲜最真挚的“血盟之友”中国满足不了朝鲜空军现代化的需求,金日成只能竭力争取苏联的援助。

1985 年,金日成乘火车访问莫斯科,经过不懈努力,终于获得引进米格-29歼击机、米-24武装直升机和苏-25强击机的许可,这些飞机才刚刚装备苏联在东欧的 卫星国。令人称奇的是,金日成最早拿出的求购清单里居然还包括携带远程巡航导弹的图-22M3轰炸机,当然苏联最后婉言拒绝了。然而直到苏联解体,朝鲜也 只付清了大约一半的飞机货款。

1987年末,第一批12架苏-25K和2架苏-25UBK强击机离开第比利斯TAM工厂,尽管每架飞 机悬挂4个副油箱,但它们中途还是降落好几次,其中包括奇尔奇克、乌兰巴托和切尔尼戈夫卡,最后降落在距平壤80公里的顺川机场,一些必需的地面物资和设 备也随后到达,TAM工厂还派来一个使用维修小队(由于人数刚好是11人,被戏称为“格鲁吉亚足球队”)。到1988年春,朝鲜空军迎来第二支苏-25大 队,当年秋又分两批(每批6架)接收了第三个苏 -25大队,它们共同组成第55强击航空兵团。

苏军精英为朝鲜服务

严格来说,苏联对朝鲜的军事援助还算慷慨,像苏-25K强击机就用更先进的R-862无线电台取代老式R-832电台,它能用两个相互独立的频率工作,减少 被敌人电磁干扰压制的危险。苏-25K还安装了全新的SPO-2敌我识别发射/应答机(IFF),换掉原来的老式“口令式”应答器。但太过先进的飞机也带 来麻烦,由于朝鲜空军长期未接触高新航空技术,再加上“格鲁吉亚足球队”只在朝鲜呆了一个月就回去了,所以朝鲜空军在掌握苏-25的过程中感觉吃力,金日 成亲自向戈尔巴乔夫寻求专家帮助。

苏联国防部和红军干部管理局联合下发第0020号命令,挑选空军各专业精英前往朝鲜服务。这里面还 有一个小故事,朝鲜在引进苏-25的过程中从没忘记省钱,朝方再三压缩苏联代表团成员数量,力求让最少的人做最多的事情,他们可不愿多掏一份路费和口粮, 为此原定14人的苏联专家组只剩下8人,他们都是在某一技术领域绝对权威或非常具有战斗经验的飞行员。1988年6月24日,从苏联前线战术空军 (VVS)独立第80、90、206强击航空兵团的8名飞行员和工程师来到朝鲜,他们被编入朝鲜空军,并成立一个教学组,组长为布鲁什科中校,副组长是卡 拉什尼科夫少校,后者是发动机方面的专家。对所有团员来说,这并非是首次出国服务,许多人曾去过非洲和近东,而且都到过阿富汗前线,卡拉什尼科夫少校曾任 驻阿苏军独立第378强击航空兵团的工程师,而布鲁什科中校则是两枚红星奖章获得者,许多赴阿富汗参战的苏联飞行员都是他的门生。

根据苏朝协议条款,苏联专家每月能获得120美元和800朝元(当时约合750卢布)的报酬,几乎是国内收入的两倍多,这让大家都很诧异,因为苏联报纸多年 来把朝鲜描绘成负担沉重的贫穷社会主义国家,需要苏联提供财政补贴。苏联专家与朝鲜军人相处还算融洽,朝鲜军人对苏联专家十分客气,对年长和年轻的教官分 得非常清楚,他们对职务和辈份非常重视。朝鲜军人从来不谈政治,不说一句关于朝鲜领导人的坏话,更不对苏联政府的作法做出任何评价,朝鲜翻译的嘴封得更 紧,他们总是有选择地翻译,不把朝鲜学员的牢骚声传到苏联专家的耳朵里。

“脑力会战”

最初在接收苏-25之后, 朝鲜人想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来掌握这种新机型的操控技能,可惜一直也弄不明白,最终不得不求助于苏联。接收苏-25飞机的朝鲜团长曾在苏联克拉斯诺达尔航 空学校进修过,但回国后他只驾驶过两种机型,对于新一代的苏-25根本没见过。朝方的日程安排得非常紧凑,于是苏联专家到达后的第二天就开始工作了。

TAM 工厂方面并没有印刷专门的苏-25朝语说明书,而负责配合苏联专家工作的朝鲜翻译对于飞机方面的知识一窍不通,所以在教学过程中出现很多问题。每次,专家 在对一个部件进行讲解时,会有20~30个朝军学员围拢在旁边,翻译会认真地记下每句话,然后和学员们一起讨论到很晚,直到弄懂每一个细节为止。夜里,那 些写字好的学员会将白天的学习笔记和交流成果认真地抄下来,第二天将交给其他学员检查和复习。学员们通过这种“脑力会战”刻苦钻研着苏-25。

这 些朝鲜学员非常爱学习,对什么问题都寻根究底,从不放过任何一个学习知识的机会。在讲课时,他们会一直围在教官身边,认真地记录、画图、观察部件。惟一遗 憾的是,朝鲜学员掌握的基础知识不足,许多技术和飞行方面的理论知识他们都没学过(苏联工程师普遍认为他们的教育水平只够满足米格-15飞机的操作),所 以最终他们只能学到一些简单的应用知识和技术,更深入的东西他们无法理解。

有着充足的劳动力就可以让许多工作变得很简单。朝军为每架 苏-25强击机配属7~8名机械师,他们可以在较短时间内保障好飞机。在每次检查和考核过程中,他们都能出色完成任务。朝军经常召开军人大会,讨论各种问 题,届时士兵和军官都可以发言,讲述自己的见解,气氛非常民主。

但面对各方封锁和自然灾害,再好的民主集中制也不能解决朝军贫困的状 况,飞行员和机械师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很艰苦,却从来没有人就此产生过疑问。朝鲜机械师都配发深蓝色的工作服,但很多人不舍得穿,特别是在实践课当中,他们 总是穿着旧的、缝补过多次的旧军装。相对于机械师来说,飞行员的生活相对“奢侈”些,他们不仅配发淡绿色的漂亮飞行服,还有营养相对丰富的口粮,为了给他 们补充体力,每天的餐桌上都会有免费的白酒。

厉行节约到每个环节

朝军在各个方面力行节约。为节省宝贵的航空煤油,飞机从机库进入跑道时都不发动,而是用卡车甚至畜力车将其拖拽过去。而当飞机降落后,飞行员立即关闭发动机,在滑行结束后用同样的方法拖到停机坪或机库里。

朝 军每个月都要进行一次战术飞行演习,主要以团为单位举行。演习过程中,朝军苏-25强击机要对靶场上的目标进行轰炸,这个靶场设在黄海(朝鲜称西海)的一 个岛上。为应对“即将爆发的战争”,朝军的航空炸弹储备还是非常充足的,不过这些炸弹大部分都是朝鲜战争前后制造的,全是M46型老式炸弹,根本不能挂到 苏-25上。幸好,苏军教官中有一位参加过阿富汗战争的军官,他在那里也遇到过这种问题,于是他让朝鲜工程师们用锉刀将炸弹上的第三个挂钩轻轻锉掉,这样 就能挂在苏-25机翼下了。

朝军飞行员每年的飞行时间只有约45~55小时,他们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飞行机会,训练时特别刻苦,这使 他们的驾驶水平进步得非常快,因此也得到苏军教官的赞许。但苏-25在设计上有一个致命的错误,它的机翼非常大,而起落架和底盘却相对较小,当飞机以一定 速度接近地面时,空气会给机翼很大压力,当压力不平衡时就会使飞机倾斜或摆动,而此时发动机基本处于待关闭状态,方向舵没有足够的动力控制住飞机。这一问 题对经验老道的苏联飞行员尚且难以解决,对刚刚接触苏-25的朝鲜飞行员来说就更加头疼了。在刚刚接收苏-25的半年之内,朝鲜就因此损失两架,其中一架 万幸被修好,而另一架则完全失去修理的价值。朝鲜军人非常心痛,他们将损坏的苏-25重新粉刷一遍,安装在一个底座上,做成一个纪念碑。大家戏称,修建这 座纪念碑是为了提醒人们牢记——这架飞机是如何损坏的。

苏-25强击机上的先进瞄准和导航设备到了朝鲜却不能使用,因为朝鲜机场没有 照明灯等配套设备,飞行员降落时还是像以前一样,完全依靠膝盖上的飞行地图。他们更不会使用计算机和“枫树-PS”激光瞄准系统。但朝鲜军人对苏-25上 面的先进武器非常感兴趣,特别是对Kh-29导弹情有独衷,这是一种激光/电视复合制导的空对面导弹,具有命中率高和威力大等特点。

保密伪装非常到位

朝 鲜经常举行各种演习,而空军在演习中必须是最先进的部队。由于吸取了朝鲜战争的经验,朝鲜军方非常重视空军发展,并对机场进行大规模改造,以满足大量航空 兵机动部署。朝军大部分机场都修建在三八线附近,机场跑道大多宽15~20米,长2000米。由于缺少水泥,朝军没有足够多的掩体保护飞机,于是他们就采 用疏散和伪装的办法。

朝军伪装手段堪称世界一流,他们在各种大小森林中修建多个假机场,上面停放飞机模型,有的就是用一张迷彩网披在 几十根柱子或树干上,如果不拆开迷彩网的话,就算走到跟前,也不会怀疑那是一架真飞机。朝军还把老旧的苏-7BMK歼击轰炸机伪装成先进的苏-25,而后 者却停放在不远处的山洞里,洞口用和山体一样的迷彩网覆盖着。在20米宽的山洞内,可以容纳一个航空兵团的战机,加油车和保障车可以自由进出。在山洞内, 苏-25战机可完成所有战备,打开洞门后就可直接升空作战。朝军的伪装术如此高明,以致苏联专家在很长时间后才发现了其中的奥秘,往往机场和跑道旁边是玉 米地,不远处就隐藏着防空阵地。

世界变化快

为奖励苏联专家组的辛勤工作,朝军高层在1989年安排了一些高层次 的聚会,苏联专家受到最高领袖金日成的接见,这对于朝鲜民众来说是无上光荣。在一次聚会中,整个大厅里笼罩着庄严气氛,当金日成出现时,大厅里顿时一片沸 腾,人们跳跃着,喊叫着,奋力向前挤,许多人激动得流下了眼泪。这种情感和信仰绝非假装的,试想一下,如果没有这种情感和信仰的话,长期处于西方封锁状态 下的国家怎么坚持下去呢?

尽管苏朝两国签署了为期三年的合同,但从1989年6月起,苏联军官就开始陆续回国。此时,朝鲜军人基本掌 握了苏-25的各项知识,没必要再受合同的束缚。一年后,整个专家组全部撤走,他们在朝鲜获得了真正的尊重,分别时,朝鲜军人送给他们礼物,隔着车窗长时 间的握手,依依不舍。

此后,苏朝之间的军事合作基本停止了,朝鲜方面对苏联的先进武器也没有太强的好奇心了。随着苏联的解体、俄罗斯与韩国建立军事合作关系以及金日成去世,让朝鲜感到俄罗斯已不再是以前的兄弟了,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空军世界首页  ·博客  ·攻击机  ·English site  ·上一页:Su-25 ·下一页:Mig-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