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页第二页

美鹞式战机老往下掉

分享到:

  〔美〕艾伦·米勒凯文·萨克 高峰编译

  编者按:就在五角大楼紧锣密鼓地准备对伊开战时,军事观察家们开始预测美军在这次战争中会动用哪些武器。许多人不约而同地认为,海军陆战队的鹞式短距/垂直起降战斗机很可能与此次军事行动无缘。日前美国《洛杉矶时报》刊载文章,向我们解释了这只“鹞”是如何的不争气。

  1998年春天一个晴朗的上午,美国海军陆战队飞行员彼德·扬特驾驶一架鹞式战斗机飞上了蓝天。当飞机爬升到14500英尺的高度时,发动机突然熄火。扬特两次试图重新点火,但它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飞机失去控制!”他通过无线电冷静地向地面报告。“发动机熄火,没有反应。我准备跳伞!”接着他拉动了弹射杆。扬特立刻被弹出座舱。当降落伞在他头顶打开时,它的两根背带猛地抽到了他的头盔上。这名42岁的陆战队中校、两个女儿的父亲,由于颈部折断当场死亡。
  时常发生机毁人亡的事故,AV—8A多半意外坠毁
  扬特并不是第一个因为鹞式战斗机失事而丧命的飞行员。自从美国海军陆战队1971年从英国引进这种飞机以来,它在非作战情况下共发生了300多起事故和900多起险情,导致45名飞行员送命。这些人大多都是优秀飞行员,他们有的是刚刚走出航校大门的高才生,有的是陆战队重点培养的中坚力量。
  按照美国军方制定的衡量飞行安全的标准———每10万飞行小时重大事故(也称A级事故,指导致人员死亡或永久受伤,或财产损失超过100万美元的事故)率,第一种鹞式飞机(AV—8A)的A级事故率之高简直称得上是天文数字———31.77起/10万飞行小时。20世纪70年代中期,由于某鹞式中队接连发生机毁人亡的事故,中队飞行员干脆给这种飞机取了个“寡妇制造者”的绰号,结果它一直流传至今。据统计,AV—8A一半多在事故中坠毁。
  20世纪80年代中期,陆战队开始用安全系数更高、作战能力更强的AV—8B取代AV—8A。但是截止到1996年,新型鹞式战斗机也摔毁了近1/4。AV—8B的平均事故率是11.44起/10万飞行小时,比同期其它军种攻击机或战斗机的事故率总和还要高。此间,由鹞式飞机失事所导致的直接经济损失超过了18亿美元。2001年似乎是鹞式飞机的“安全年”,它创下了有史以来最低的A级事故率———2.74起/10万飞行小时。但截止到10月1日,鹞式战斗机2002年的A级事故率又重新升到9.66起/10万飞行小时。
  
在鹞式飞机的老家英国,它们在安全方面的糟糕表现与美国相比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也许是鹞式太能“索命”,连一向以拾美军破烂为荣的台湾都不敢碰它。
  操作复杂,发动机熄火,控制杆卡住,设计缺陷多
  由于鹞式飞机使用了独特的空气动力原理,因此驾驶它对飞行员也就提出了特殊的挑战。普通喷气式战斗机只有起飞和降落两种操作模式,而鹞式飞行员则需掌握四种基本的起降方法。除了节流阀、控制杆和方向舵踏板以外,他还必须控制好四个旋转式喷气管,以确保飞机得到所需要的升力或降力。在垂直飞行时,他还要密切注意风向。如果在夜间或航行中的军舰甲板上起降,飞行员需要考虑的因素就更多了。
  如此复杂的操作需要飞行员进行高强度的训练,但是由于这种飞机故障频繁,经常被停飞,因此飞行员只能在模拟器上练习。由于训练时间不足,飞行员在飞行时很容易发生误操作,这也是导致鹞式频频坠机的一个重要原因。
  此外,鹞式从头到脚都是毛病,发动机熄火、压缩机叶片出现裂纹、控制杆被卡住、副翼摆动失灵、导向轮自己滑出跑道等,这些故障都发生过。用一位飞行员的话来说就是,“你能想象到的故障会发生,想象不到的故障也会发生”。但最要命的还是陆战队在排除这些故障中表现出的不负责任的迟缓。
  1986年,一位飞行员就发现副翼摆动失灵,可直到去年才真正排除这一隐患。此外,鹞式战斗机弹射座椅以及发动机上的设计缺陷,也是拖了多年之后才得到纠正的。
  此外,鹞式飞机还很难“伺候”。如果更换它的发动机,平均需要550工时,而对F/A—18做这项工作则只需9小时。鹞式每上天一小时,平均需要25小时的地面维护,这相当于F/A—18的2—5倍。
  曾被视为“技术奇迹”,被指望成为陆战队的空中支柱
  尽管鹞式飞机的安全记录十分恶劣,但陆战队却一直对它寄予厚望,希望它能成为“有陆战队特色的空中力量”的支柱。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海军陆战队在南太平洋的瓜达康纳尔岛经历了最惨烈的战斗。在战斗的紧要关头,美国海军出于本军种的作战需要还撤走了对陆战队的空中掩护。结果此次战斗中,共有1000多名美军陆战队员送了命。
  从那场战役之后,陆战队就发誓建立一支属于自己的空中力量。1957年,当时的陆战队总司令提出一个大胆设想:成立一支既能像直升机那样垂直起降又具备固定翼飞机航程和速度的新型战斗机部队。这个设想直到1968年陆战队在英国一个航展上第一次见到鹞式战斗机后才开始付诸实践。据当时参加航展的陆战队上校托马斯·米勒回忆说,“我对它一见钟情。它的两个机翼可以向后向下折起,4个喷管喷出的热空气可以提供23800磅的推力,使整个飞机能够从地上升起,进入盘旋状态,然后再飞向远方。这简直是一个技术奇迹”。
  陆战队如愿以偿,1971年向英国购买了第一批鹞式战斗机。在此后的31年里,共购买了397架,尽管已经停产,但陆战队目前还装备着154架鹞式战斗机,它们还将服役13—17年。
  无论续航能力还是目标定位能力,鹞式都已经落伍
  虽然被陆战队寄予厚望,但“鹞”本身的设计缺陷就决定了它在战场上不会有太大的出息。喷管喷出的气体温度过高,容易损坏跑道,而强大的吸气又容易吸进小鹅卵石等杂物,对发动机造成破坏。此外“鹞”的自重不能太大,否则无法垂直起降,这就限制了它的载油量,从而进一步限制它的航程和其它负载。它的最大外部负载只有9000磅,与此相比,F/A—18的负载为1.55万磅。为了减轻重量,“鹞”的油箱没有加装防护装甲,油箱里没有阻燃泡沫,也没有加衬能够自我密封的隔膜(这种隔膜可以堵住被子弹射穿的窟窿),这些省略降低了它的战场生存性。但鹞式战斗机最致命的软肋还是它的喷气管。出于平衡的考虑,它产生推力最强、同时也是温度最高的喷管位于机身中央,而其它飞机的最热点则在机尾附近。所以一旦被热寻的导弹击中,鹞式飞机受的伤将更加致命。
  这点担心已经在1991年海湾战争中得到了证实。在那场战争中,陆战队共有7架鹞式战斗机被伊军炮火命中。根据美军的战后评估,鹞式战斗机的战损率为每出击1000架次损失1.5架飞机,而陆战队的主力战斗机F/A—18则毫发无损。在去年的阿富汗战争中,鹞式战斗机由于缺少一种激光瞄准系统,因此作战时只能由其它飞机提供定位。结果在去年11、12两个月,“鹞”参战最繁忙的阶段,它们也不过出动342架次,扔下了161颗炸弹。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分析家安东尼·科德斯曼在一篇文章中指出,“鹞式战斗机以往担负的紧密空中支援的任务已经发生了变化,在阿富汗战场上,紧密空中支援就意味着B—52在3万英尺的高空投下激光制导炸弹。此外,装备着狱火式导弹的捕食者无人机也能够执行鹞式的任务。AV—8B无论在续航能力、战斗负载、战场生存,还是在目标定位、通信能力上都已经落伍了。它之所以能够参战,无非是五角大楼想给每个人一个上场机会罢了”。
(摘自12月18日美国《洛杉矶时报》)

·空军世界首页  ·博客  ·攻击机  ·English site  ·上一页:A-7 海盗II ·下一页:AC-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