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中国 > 正文

中国太空行走的巨大险情(4)

2016-08-16 21:52 编辑:空军世界 点击:
  • 扫描到手持设备
  • 字号:
核心提示: ——— 宇航员终于出舱,然而真正危险的事情就在这时发生。舱门上的把手转动到了打开位置,可是,当翟志刚拉动舱门时,舱门并没有像人们期望的那样 …… 全文:

 

    刘伯明在上天前曾说过,有些特殊情况是在地面模拟不到的。训练条件不具备的,我们就做一些安全预想,尤其是飞船啊,外太空的环境变化引起的一些可能出现的特殊情况,我们尽量都把它想到。

 

    可真实的情况却还是超出了他们在地面时的各种预想。

   刘伯明说,我把撬棍递给翟志刚后,舱门刚一撬开,就已经看到地球了,非常漂亮。

可是为什么外面还有那么大的力,舱门又给吸回去了?

 

    这也是上去之前没有想到过的问题。 看来,气闸舱虽然经过充分泄压,仪表也显示舱内已经达到了出舱的条件,但舱内不可能是绝对真空,人类目前还很难办到这一点,所以舱内外自然就会存在一定的压力差。 这次舱门打开困难,光压的问题可以忽略不计,要知道那连一根头发丝的压力都比不上。但热辐射和热沉的问题倒是应该重视,因为舱内泄压到接近真空之后,舱门外面受太阳照射,温度升高,而舱门里面却是低温,在这种情况下材料会发生形变,也可能造成打开费力的情况。

 

    在刘伯明协助之下,翟志刚经过7分钟的全力操作,最后终于奋力一拉,把轨道舱舱门完全打开。

 

    舱外的地球上,恰好有一架飞机飞过。此时“神舟七号”处在渭南和青岛测控站的测控之中,是整个飞行任务过程中最靠近北京的一次。

 

    从开舱门到最终完全打开,用去了将近7分钟的时间。在那样一个令人紧张焦虑的时刻,这7分钟被无限拉伸,显得格外漫长。听着翟志刚重重的喘息,黄伟芬说,在舱外活动的时候身体负荷非常大,他始终在操作,所以跟地面通话的时候你会感觉到他有点喘。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低压,在这种真空低压的环境下,听他的声音也是会有变化的。

 

    舱门打开以后,翟志刚休息了几秒钟,他喘气的声音清晰地传回到了地面。16点43分,作为世界上第354个出舱行走的航天员,翟志刚把第一条安全索固定在舱外的安全扶手上,并慢慢爬****道舱。

  • 共9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下一页
  • 热门点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