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战斗机 > 正文

F-35B服役了,但困难还是很多

2015-08-25 15:42 编辑:空军世界 点击:
  • 扫描到手持设备
  • 字号:
核心提示: 长久等待之后,美国海军陆战队最终正式宣布F-35B具备作战能力,另外11家客户正在受到关注。但这个里程碑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个数据点,因为他们所需的更完整飞机版本的开发完成还需两年时间。 项目仍面临着重大

    [据美国《航空周刊》杂志2015年8月6日报道]长久等待之后,美国海军陆战队最终正式宣布F-35B具备作战能力,另外11家客户正在受到关注。但这个里程碑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个数据点,因为他们所需的更完整飞机版本的开发完成还需两年时间。

    项目仍面临着重大试验挑战,包括外挂武器所需的3F软件包的持续测试、更广泛的武器选择以及已被大加称赞但从未展示过的电子战能力。尽管试验取得进展,但费用问题仍为项目投下一丝阴影。大量国际客户近期订单的缺乏,使得该机采购价格无法降到此前洛马公司承诺的8500万美元,从而导致某些军事力量由于高昂的价格而无法采购。为缓解这些压力,海军陆战队于(2015年)7月31日正式宣布F-35B形成初始作战能力(IOC),这已经比原计划拖延5年并造成数十亿美元超支,这些超支费用的一部分专门用于解决短距起飞垂直降落的F-35B所存在的缺陷。
F-35B

    尽管按计划在2017年完成开发面临困难,但该里程碑开创了战术航空的新纪元——为广泛的国际应用引入了第一种单发隐身飞机设计。拥有最大需求量(仅美国空军就需要1763架)的常规起降型F-35A,将在2016年12月形成IOC。此外预计还将向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丹麦、以色列、意大利、日本、荷兰、挪威、韩国以及土耳其在内的其他伙伴国家销售数百架该型机。F-35C是为在美国航空母舰上使用而进行优化设计的型号,为了便于拦阻降落以及弹射起飞该机设计有一个更大的机翼。海军预计将于2019年2月宣布(F-35C)形成IOC。

海军陆战队IOC形成以驻扎在亚利桑那州尤马基地VMFA-121中队的10架F-35B作战就绪为标志,该中队以往使用F/A-18“大黄蜂”战斗攻击机。

    海军陆战队宣布以洛马公司提供的2B版本软件包所具备的有限能力形成IOC。这表示(F-35B)只能使用AIM-120空空导弹、500磅激光制导炸弹和2000磅联合直接攻击弹药(JDAM)。早期发布的软件只允许使用(F-35)机内弹舱的武器。即使未经升级,海军陆战队负责航空的副司令乔恩•戴维斯中将坚称F-35B要比该机即将取代的F/A-18“大黄蜂”和AV-8B“鹞”飞机具有更高的效能。根据海军陆战队表述,(2B版本的)软件支持“基本的”近距空中支援和截击任务以及“有限的”敌方防空压制和防空摧毁任务。

    海军陆战队发言人保罗•格林伯格少校表示陆战队计划在2026年将“鹞”式退役,此后的2030年将“大黄蜂”退役。VMA-211将在2016财年成为陆战队第二个装备F-35B战斗机的中队,该中队现在装备“鹞”式飞机。此后的2018年VMFA-122将第三个装备F-35B,该中队现在装备“大黄蜂”飞机。海军陆战队希望在该项目开发阶段结束的2017财年第四季度形成完全作战能力(FOC)。达到这一里程碑后,陆战队最终将获得3F版本的软件包,可以使用更多的武器包括为陆战队专门开发的机炮,飞机也将具备完整的电子攻击能力。

    戴维斯表示对于第一个中队而言首要任务是提高执行任务率。目前,VMFA-121中队的执行任务率约为60%。尽管这一数字还比较低,但这已经是陆战队官员对于F-35B初始服役能够达到的期望值了。部分原因是该中队配属的这些飞机都是洛马公司位于沃斯堡生产线的早期产品。这些飞机需要更多的更新以达到最终产品标准,这是项目本身开发与生产并行带来的副产品。这种并行模式受到批评家和部分立法者的猛烈抨击。

    戴维斯表示执行任务率的最终目标是保持在80%。他预计将在开发阶段结束的时候达到这一目标。提高执行任务率的挑战之一是保证项目的备用预算。直接可用的备用金会影响维护飞机所需时间以及出动架次率。服役初期的另一个限制是2B版本软件的F-35无法使用多功能先进数据链(MADL),该数据链设计用来隐蔽地共享飞行员所掌握的空中和地面目标的态势感知数据。(MADL)计划用于四机编队,暂时远距MADL只能在两机间可用应用。目前,海军陆战队计划在两个两机编队间使用旧有的Link 16数据链来缓解这一问题。

    这一策略的缺陷在于Link 16不隐身。它是一种广播形式,敌人可以探测到从而暴露F-35的位置信息。MADL采用特殊波形以及定向天线从而保证(F-35的)隐身特性,这对于穿透良好防御的空域至关重要。F-35项目办官员已经对改进在四机编队中使用MADL的可靠性的软件补丁进行测试,陆战队将尽快接收这一补丁。在7月27日的新闻电话发布会上戴维斯表示“目前没有融合任何东西”。但陆战队选择同时宣布形成IOC,这样就可以退役老旧的“大黄蜂”和“鹞”。

    这些老旧的飞机缺乏隐身特征,如经过优化的飞机外形、降低雷达散射截面的涂层以及热控制。此外他们还缺乏洛马公司宣称的“传感器融合”,在新头盔中向飞行员提供单一的图像显示,图像中包含了来自包括光电摄像机、雷达告警接收机以及机外传感器在内的不同来源的数据。F-35的批评者(一个包括了旧机型生产者和担心费用过高的人强大团体)认为F-35为了隐身过多牺牲武器挂载和机动性。对此,戴维斯反驳到需要看到新技术提供的收益远远超过批评家所谴责的。

    随着F-35B进入海军陆战队服役,该军种同时操作着国防部最昂贵的战斗机和最昂贵的旋翼机(V-22)。与F-35B相似,V-22采用了新技术。它的倾转旋翼设计用于垂直起飞、降落和悬停,但又可优化成螺旋桨飞机那样完成高速远距飞行。根据与洛马公司2014年秋季签订的协议,F-35B的最新协商批次单机价格为1.005亿美元。这一批次(低速初始生产第8批次)的F-35A目标价格为9800万美元。到目前为止在产数量最少的F-35C价格为1.111亿美元。这些都是飞离价格,并不反映飞机的研发费用。

    与技术障碍一样,费用问题不止一次的导致F-35项目几乎终止。2001年项目开始生产后数年,由于严重的超重问题F-35B不得不进行瘦身。随后,国防部重组了项目,将B型的设计排到首位,彻底解决了这种最具挑战性型别所面临的问题。这导致空军和其他客户的飞机推迟服役。由于在试验过程中的黯淡表现,2011年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为F-35B设置了“缓刑期”,直到取得改善。最终,项目扭转局面,直到宣布IOC实现。

    2014年,由于6月F-35A发动机起火事故引起的机队停飞,F-35B缺席了在英国举办的皇家国际航空展(RIAT)及范堡罗航展。起火原因已在生产和装备的飞机上得到解决。F-35B现在计划在明年的RIAT与范堡罗航展上实现它的首次国际展示。

    海军陆战队几乎购买420架F-35,包括353架在小甲板两栖舰船上使用的F-35B和67架在大型航母上使用的F-35C。但国防部正对总的F-35采购计划进行再审查。2017年VMFA-121将永久移防日本的岩国基地。(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研究中心  黄涛)

  • 热门点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