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直升机 > 正文

武直10直升机有了机载雷达

2015-04-08 17:03 编辑:admin 点击:
  • 扫描到手持设备
  • 字号:
核心提示: 根据军报关于武直-10的最新报道,武直-10有了最新重大突破:机载雷达已经装机使用。该机使用的空地导弹具备发射后不管能力,其半主动激光制导模式,可以由另一个
根据军报关于武直-10的最新报道,武直-10有了最新重大突破:机载雷达已经装机使用。该机使用的空地导弹具备发射后不管能力,其半主动激光制导模式,可以由另一个平台上的激光照射器实施照射。以下为报道全文:

  从1907年世界上第一架直升机诞生,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走向战场,再到上个世纪50年代,武装直升机的正式诞生,世界军事史上刮起了一股强劲的低空旋风,陆军的作战维度出现了新的空间———“第五空间”。从诞生的那一天起,武装直升机就显示了突出的军事应用价值,并把现代战争在近地空间领域的斗争推向了一个新时代。

  转眼之间,我军首款专用型武装直升机列装部队已经3年,从首次试飞、首次海训、打实弹,到首次奔袭千里参加跨区机动演练,如同一名剑客,武直-10正在慢慢成长成熟,逐渐成为让敌胆寒的“武林高手”。回忆这几年来与这名无声的“战友”从陌生到熟悉,再到心有灵犀,留下许多难忘的瞬间和经历。这其中,有艰辛、有汗水,但更多的是的欣喜与自豪。

  

  特情处置乃“家常菜”

  提到飞行员,许多人会联想到:“天之骄子”“翱翔蓝天”“豪气干云”“勇者无畏”等等这些溢美之词,其实光彩的背后,除了辛酸和汗水,还有危险时刻相伴。正所谓“离地三尺有风险”,飞行事业是一项充满危险与挑战的工作。而飞行员也并非无所畏惧,要问飞行员最怕什么,恐怕所有人都会提到“空中故障”。想一想,在一场战斗中,因为一些机械故障或者机载设备问题处置不当,而导致战机失去战斗力,影响了战斗进程,更有甚者搭上性命,这是一件多么不值得的事情。对军人来说,胜利才是最高的褒奖,热血和汗水应该洒向战场。

  

  

  回忆自己二十多年的飞行经历,大大小小十余次遭遇空中险情,几乎每一次都是生死考验,能够一次次化险为夷,除了运气,靠的更是过硬的心理素质和娴熟的驾驶技术。

  加强空中特情处置训练量,让这一项险难课目成为日常训练的“家常菜”,这在全军陆航部队尚属先例,武直—10更是首次。特情处置训练是对飞行中可能出现的各种紧急情况的预想,是提升直升机战场生存能力的有效途径。

  6月上旬,岭南地区进入雨季,特情处置训练就是在这样的雨天展开。那天,在淅沥的细雨中,我拉杆起飞,沿着航线飞行。由于空中特情往往是无法预知的,所以处置课目事先也不会知道,都是由塔台指挥员随机出题。

  “106,左侧发动机起火,快速处置。”在飞离机场约80千米时,指挥员突然下达空中特情指令。虽然是一次演练,可是当听到指令的一刻,我和副驾驶小唐还是下意识的猛地绷紧神经,因为这是我首次处置武直—10空中险情。平时学习的几十项处置方案快速在我脑中闪现。此刻,经验告诉我,时间就是生命,稍有迟疑,错过机会,后果将不堪设想。短短几秒实际上是一名飞行员的飞行技术、航空理论、心理素质的沉淀和爆发。

  身边的小唐是毕业不满3年的年轻新飞,此时他已经慌了神,眼巴巴地盯着我。我知道,这一刻只能靠自己。关掉左发油门,打开防火开关……一套流程下来,我判定,直升机已不能再次空中开车,只能选择紧急迫降,我一边向塔台指挥员报告,一边调整航速航向,直飞返场。

  由于战机上装有定位装置,此时我的坐标和方位等信息,可以在塔台指挥终端上实时显现。数十千米之外,急救警报骤然响起,灭火车、救护车、牵引车等地面急救分队迅速启动。在机载设备“嘀嘀”的告警声中,我们单靠一台发动机的动力接近了机场。“下降高度,准备滑跑着陆。”我心里暗暗告诉自己,这是最关键的一步,必须稳稳落地,如果稍有倾斜,可能造成旋翼触地,直升机会在瞬间撕裂成几段。

  我紧紧握稳方向舵,为了减少机体受到的冲击力,要在触地的一刻猛地抬舵。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的两臂开始发酸发软了,轻微地抖动起来,我知道,一旦体力消耗过多的话,后面就更麻烦了。“小唐,快帮我一起用力!”不容多说,直升机的高度已贴近地面,“拉!”几乎同时,我们一起发力,成功着陆!直升机在地面划出数十米后,稳稳停住。成功了!我知道,每多一次成功处置险情的经历,就会为战场生存增加一分胜算。

  超低空掠海击毁靶船

  2002年美国国防部一份评估报告显示,美军在阿富汗投放的各种炸弹和导弹,约有75\%命中目标,而这一数据,也让阿富汗战争成为史上“最精确之战”。战场上从来就没有想当然的百发百中。靶场表现与战场表现并不能画等号,要缩短从“靶场”到“战场”的距离,必须不断提升部队的实战练兵水平。

  7月上旬,粤东某海滨靶场,云雾密布天际,考核如期进行。8时,随着一发红色信号弹划破天际,机场一侧一阵惊雷滚过,顿时,狂飙乍起,首批射击的武装直升机编队荷炮载弹,引弓待发,挟风雷之势跃入空中。我作为编队机长握杆踏舵,飞在最前面,作为射击主任,打响第一弹是惯例。

  水汽腾腾的海面上,战鹰编队出击,劈波斩浪,扑向海上目标。飞行途中,战鹰巧妙利用海面对雷达波的屏蔽,超低空抵近目标区。隔着舷窗,可以清晰看到,旋翼飞转,海面荡起层层涟漪。

  与以往不同,此次实弹射击我们大胆设置了全新考核条件、新的评判标准和新的打法。飞行二十多年,实弹射击已经参加了无数次,可这次给我的感觉是:“不按套路出牌”。命中率不再是实弹射击的唯一评判标准,射击距离和滞空时间等战术动作分数比重增大。同时,考核组将过去在目标区域设置长宽30米的白色泡沫标识,全部换为面积不足10平方米的靶船,不仅增加了射击难度,而且更加贴近了战场的真实感。在打法上,飞行员的攻击方式由过去预先指定射击参照物,变为射手随机目视发现、激光测距,这样可以最大限度检验飞行员实际空中能力和武器攻击效能。

  “前方发现海上目标!”编队直升机在数千米之外的茫茫海上发现“敌”目标,我立即向地面指挥所报告。

  “实施打击!”指挥员下达攻击命令。编队直升机迅速沿着超低空掠海向目标快速挺进,机载雷达准确定位“敌”目标群。“1号机攻击西侧目标、2号机攻击中间前侧目标、3号机重点攻击东侧目标。执行!”我利用新型信息系统向编队发出作战指令。

  蛇形机动、跃升倒转、标定方位、俯冲攻击……目视头盔牢牢“咬”定目标,一枚枚导弹和火箭弹吐着火舌呼啸而出,“轰”……导弹刚刚脱离挂架,武装直升机旋即左转撤出作战空域,隐没在茫茫海天交接之际。尽远攻击有利于发挥武直—10超视距攻击特点。武术中流行一句话叫: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先“敌”发现、先“敌”行动、准确判明目标、有效规避“敌”火力打击,这样方可最大限度地保存自我、消灭对手。

  “一发命中,二发左侧偏离……”通过无线电波,我们能够得知导弹命中与否。与我搭档的射手刘凯是一名首次参加实弹射击的新射手,飞行生涯的第一次亮相他居然打出了87分的好成绩。其实,刘凯并不是此次考核的唯一新射手。这次考核中,59名新射手是考场主力,这在我旅还是第一次。经历了“大考”一大批新射手完成蜕变,正式成为战斗员。

  极限飞行检验武直-10超强战力

  对于直升机来说,扩展作战半径,就意味着提升战斗力。直升机到底能飞多远,这个问题只有一次次的飞行去检验才能得到答案。前不久,一场跨越3个省、10余个城市的长距离奔袭转场中,我们再次检验了武直-10超强的耐极限飞行能力。

  6月下旬的一个清晨,粤东腹地某机场数十架陆航直升机相继升空,飞赴千里之外。7时30分,随着3发信号弹升空,机场沸腾起来,由武装直升机、侦察直升机和运输直升机组成的全机型直升机群,引擎轰鸣,蓄势待发。5分钟后,先遣梯队起飞,在梯队最前面负责侦察航线天气。尔后,十余架运输直升机和武直—10武装直升机组成的第一梯队迅速升空,第二梯队紧随其后,梯队之间间隔数分钟,梯队各机间隔数秒跟进飞行。我作为武装直升机编队机长,担负空中护航任务。

  9时许,编队开始超低空海上飞行。机群几乎贴着海面加速飞行,机翼飞旋带来的强大气流搅动着海水,掀起硕大的波纹,水花飞舞,雾气升腾。15米、10米、8米……随着直升机的高度一再下降,透过舷窗,我感觉前方的海面好像已高于机身,飞机正往海水里钻。直升机在10米以下的高度,操纵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旋翼卷起的海浪压盖导致坠海。

  我稳稳地握着驾驶杆,密切关注着机群编队的外围动向,谨防袭扰。水天之间,机群正不断变换队形,调整飞行姿态,演练着一个个战术动作:楔形编队、超低空掠海飞行,在海面卷起道道水幕,蔚为壮观;机群前方和两侧担负护航任务的武装直升机伴飞跟进,时而高空盘旋,时而掠海低飞……

  突然,武装直升机编队接到战斗命令:前方海域发现不明船只,迅速前出侦察!接到命令后,我第一时间调整编队,命令最前侧的2、3号机前出侦察情况,其他武装直升机保持外围警戒。两架武装侦察机迅速爬升高度,改编成箭队悄悄向目标接近。

  经过绕飞侦察,侦察机判明,“不明”船只是一艘商船。警报解除,3架直升机迅速归队,返回战位。大约3小时后,机群飞出海域开始在陆地上空疾驰。综合显示器显示此时高度是1800米。舷窗之下,一片青葱翠绿,一条条蜿蜒而上的山间公路如白色的丝带萦绕,行驶的车辆只有指甲盖大小。

  “嘀、嘀、嘀……”告警灯伴随着刺耳的警报声突然响起。编队长机通报前方航线发现雷雨区域!云雨区域中伴随着气流气压和电磁紊乱等复杂气象条件,对直升机机载仪器的精密程度有很大影响,而雷电是对直升机威胁最大的自然因素,一旦被击中,后果不堪设想,处置这种情况,通常采取绕开雷电空域。整个机群迅速下降高度进行规避,几分钟后,各梯队成功避开了雷雨区域。

  经过两天两夜的转场飞行,随着最后一架直升机稳稳着陆,大机群全机种长距离转场训练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至此,多梯队、全机种,跨越3省,10余个城市,经过4次地面加油,齐装满员圆满完成转场训练任务,这次远距离极限飞行,不仅检验了武直-10多项极限飞行数据,而且锤炼了飞行员的心理素质和驾驶技术。

  (钟鸣

  口述

  霍东兴

  整理)
  • 热门点击

    更多>>